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3940 
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佛道一体    下一章 ( → )
玄云子自然晓得,这必是徒儿暗中捣鬼。

  只是一者因这位师弟,自入玄门三十余年,仅于年少时与自己结伴下山三次,而每一次均因性格过烈,生出事端。

  如今他也已年过六旬,列入长老之位,自己虽是掌门,有权他下山,在情在理,却不能驳他面子。

  同时,玄云子精通卦理,算出玄武师弟,此次下山,虽仍免不了惹事生非,但终结都均可逢凶化吉,安然归来!

  所以,玄云子也不说破,便一口答应下来!

  于是神算子玄武,趾高气扬地携了三个师侄下山,一路上武当三剑为投其师叔所好,也专门找些霉气的小贼,给他试手!

  他们一行四人,穿越大巴山脉,入川沿长江一路旱行,数月间打打走走,到这时也才到了这湘南岳

  在路上武当三剑加油添醋,将老子山落败之事告诉于玄武,自承替武当派丢了大人!

  玄武倔强好胜,闻言顿时大怒,声言不但要找云中紫凤朱玉玲,并还要远下鲁东向北儒朱兰亭兴师问罪!

  哪知事有凑巧,这下午,玄武四人方到达岳,便在旅店门前,头遇上了南北双儒!

  武当三剑终年走动江湖,虽未与双儒发生交往,却知他们二人生相打扮,这时再一听两人互相的称呼,顿时大喜过望!

  神算子玄武哪能将二人放在眼里,闻言略一侧目,立时便命三剑中的穿心剑史育过去知会二人,二更大南门外岳道观相见!

  穿心剑史青傲然传话,也只是这一句,南北双儒觉出情形不对,却决料不及,名门正宗派的武当派,会找自己麻烦。

  故而,两人住定之后,稍事休息,便即依时前往。

  及这岳道观,只见那玄武道人,大咧咧毫不知礼,立即出言责备朱兰亭教女不严之罪!

  朱兰亭早已听爱女说过这事,闻言顿时会意,正想出言解释,南儒金继尧却已身而出,与玄武动起手来!

  玄武潜居武当,研武学数十年,甚少与人真个动手,以命相搏,故此在对敌经验上不免有点欠缺。

  但因近来屡次出手,胜券常,自以为已然无敌。

  哪知南儒金继尧的太极绵掌,功深招纯,经丰识广,并不少有逊,这已令他十分气恼。

  谁料斜刺里蓦地冒出个年青后生,轻轻一招,掌风如,刚柔合济,山涌而至,得他连退三步,方始稳住势了!

  这么一来,玄武心中不啻是火上加油,也未听清赵玉琳说的是什么,陡然大喝一声“呼呼”两声,捣出两团惊风,直击玉琳,紧跟着猱身外进,一招“砭海金钟”右拳猛往玉琳的口捣去!

  赵玉琳心中暗笑,这老道怎会这般鲁,脚下斜踏莲花,身似游鱼,闪身自拳风中滑向玄武背后!

  玄武右拳出处,面前人影倏失,心中一凛,想也不想,一招“倒击金钟”右掌一抡,自左肋后出。

  赵玉琳却还不还手,香肩不晃,身形霍移,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刹那间幻出数条人影,绕着玄武,兜起圈来了!

  玄武觉得眼花缭,一时也分不清哪个影子是实,哪个是虚,他只有施展武当“九宫神拳”一路紧扫,招招相连而出,但闻风声如雷,拳影似山,却一拳也打不到赵玉琳的身上!

  一旁观战的玉瑛、玉玲、玉玑,不由得咯咯娇笑,几乎笑弯了

  那一边武当三剑,一方面心惊对方身法玄奇,另一方面也深深觉得,师叔这一味地胡捣乱打,太以丢人!

  南北双儒,尤其是朱兰亭,都以为十分不妥。

  皆因玄武既位列武当长老,则无论如何不济,像这般遭人戏耍,便全派都跟着大失面子!

  这么一来,武当岂肯就此作罢?岂不又树下不该树立的敌人,朱兰亭一念及此,顿时开声阻止道:“两位且停,请听朱某一言如何?”

  玉琳闻声,脆声应好,身形一转,霍止于二丈开外。

  玄武一路神拳快将使完,仍不能奈何人家,不由有些气馁,这时一见赵玉琳退下,他虽未听清朱兰亭说的是什么,却也住下,回问道:“你说什么?”

  朱兰亭微微一笑,缓步而出,温言道:

  “道长适才相责之言,以朱某想来,可能是事出误会,再说朱某与道长,虽非同门,却皆是武林一派,想今魔焰炙,方兴未艾,我辈正应齐心合力,何必因些许误会,而干戈互见呢?”

  玄武然怒嚷道:

  “明明是你那丫头仗着你传下的几手功夫,横行无忌,不将我老道与武当放在眼里,亏你会说事出误会,哼,我不信!”

  朱兰亭闻言,暗中苦笑忖道:“这老道怎的这么不讲理,哎,真没法子…”

  朱玉玲听见老道叫她丫头,不由得十分生气,又见他一付猛恶无赖之态,忍不住一掠上前。

  朱兰亭一瞥爱女,只见她薄怒染颊,就要发作,忙施眼色上住,对玄武朗笑一声,道:

  “武当名门正宗,素受武林尊崇,小女何能,敢如此目空四海?道长若是信不过朱某,小女在此,请道长自己问吧。”

  玄武道人上下打量朱玉玲,纤弱玲珑,美似仙姬,一身紫罗衫裙,衬得她若似闺少妇,哪像是叱咤风云的武林侠女?

  神算子心中疑惑,不信她竟能击败自己的三位师侄。

  同时,他心里对玉玲也不由产生喜欢,觉得像这般美人儿,绝不会如师侄所说的凶横无孔!

  因此,神算子神色渐趋缓和,温声问道:“姑娘便是云中紫凤吗?那位呢?”

  说着指指赵玉琳,他以为玉琳可能就是传说纷纷的蓝衫神龙。

  朱玉玲聪慧绝顶,善于察颜观,一见神算子玄武盛气渐平,便亦悦相向,检衽施礼,道:“晚辈正是朱玉玲,这也是东海方壶神尼前辈的弟子…”

  方壶神尼之名一出,神算子玄武暗暗大惊失,皆因神尼远在三十余年以前,便为同道所敬仰,誉之为三仙之一。

  所具金刚禅功之高妙,天下无双,便玄武之师,上届武当掌门大诚真人,亦是自叹弗如!

  三十年前华山仙魔之战,玄武之师,亦曾参加。

  但会中三仙功高盖世,群魔势盛焰张,天诚真人有自知之明,他仅是旁观,却始终未曾动手。

  该会结束之后,天诚真人心灰意冷,回归武当,誓非练成绝学,不再山下,哪知天不假年,绝学未成,便即仙逝道山!

  神算子玄武既为天诚真人的亲传弟子,自然听其师说过当年的武林盛事!

  但他以为武林三仙,如今不可能再存人世,孰料想竟在此地,猛不丁出来了个方壶神尼的亲传弟子。

  这怎么不令他心惊疑惑,面惊容?只见他呐呐地问道:“神尼,神尼她老人家可好?”

  赵玉琳翩然行近,笑道:“家师托福,至今健朗如昔,道长可是识得家师吗?”

  玄武方才已领教过玉琳的玄奇身法,此际瞥见他那神采翩然而临的身形,不晃不摇,迈步间即是数丈,姿态自然潇洒。

  虽然脸色似腊,身材较瘦,活似是个书生相公,却仍自难掩举动中那一股雍容华贵之气!_

  玄武不由大为佩服,闻言忙举手还礼,道:“贫道哪有这种眼福,识得他老人家的仙颜?只不过贫道早年,听先师一再提起神尼当今奇人,向往罢了!”

  赵玉琳见他前据后恭,微微一笑,方出言,霍听松林中衣袂风动,不由住口,扭头而视。

  果然,她方一回头,松林中顿时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刹那间,林中钻出个叫花子,正是那竹杖神乞余大维!

  竹杖神乞余大维足迹遍历大江南北,侠胆义肠,凡正道之士,多敬服于他的为人,也多半与他有一段情。

  武当目下的掌门玄云子,就是与他厚的一个,因此之故,他曾数度驾临武当山与玄云子盘桓。

  也因此,而识得大部分的武当门人!

  余大维一入场中,且不理南北双儒,径自奔近神算子玄武,哈哈大笑道:“老杂,我算准是你在这里惹事生非,果然不错,但你晓得,我老花子已奉了你那老牛鼻子的将命,来拿你了吗?”

  玄武一见是老花子,顿时也哈哈大笑,道:“好个老叫花,你真是无孔不入,大半夜你不在破巢里寻梦,却跑出来是要偷哪家的啊?”

  武当三剑一见余大维,都不由暗自皱眉。

  皆因这老花子言语无忌,惯于揭人短处,这事儿既让他看在眼里,将来保不住会在玄云子面前,告他们一状!

  但皱眉直管皱眉,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见礼!竹杖神乞余大维一边受礼,却一边又哈哈笑道:“罢了,三剑客,老花子可吃不消这一套,我看还是省省,等会向你们牛鼻子师父行吧!”

  三剑客闻言心头一跳,史青忍不住问道:“老前辈,家师他老人家也来了吗?”

  余大维笑容骤收“哼”道:“怎么,你们来得,就不许你那老牛鼻子师父来吗?”

  武当三剑料不到他会玩这一手,直恨得牙,偏偏面上又不敢显示,而只好躬身后退,连声:“不敢!”

  玄武也听出老花子话中有因,便急促问道:“老叫花,你正经点行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师兄他下山来作什么?”

  余大维大笑道:“好好,我们说正经的,不过牛鼻子的事儿,等会再告诉你,容我老花子先给你老杂介绍各位高人!”

  说着,向南北双儒招招手,为众人一一介绍,说到赵氏姐妹,因见两人扮作男装,便只说是方壶神尼的亲传高弟,赵氏昆仲!

  说罢,余大维不容别人开口,又道:“老杂,如今时已深夜,有什么话明儿再说,你既然不让我们进观,那我们告辞,明儿岳楼再见如何?”

  玄武经过余大维的一阵哈哈,盛气早已平息了,闻言老脸不由一红,连忙请众人入观休息!

  赵玉琳觉得深夜入观,一者有些不便,二者时间太晚,玉玲、玉玑身怀有孕,也须要安眠,乃道:“三位伯伯请留下与道长谈谈,我们先回客栈好吗?”

  玄武不知她两人实为女儿身,尚待挽留,朱兰亭却已然答应道:

  “好吧!让雪儿先领你们回城去吧。”

  余大维接口笑嚷,道:

  “好,好,好,老杂快去些酒来,我老花子肚子又叫唤啦!”

  说着,早已大踏步向观中闯去!

  玄武见状,只好对赵玉琳四人客气几句,举手肃客,将南北双儒与粉面秀士王维武让入观里!

  赵氏姐妹与朱、苏两人,也转身穿出松林。

  朱玉玲不见雪儿,连唤数声,仍然不见回音,正自奇特时,霍闻半空中传来一声清鸣!

  四人抬头一看,月光下但见一头‮大巨‬的白鹤,翩然飞降!

  她四人一见白鹤,以为是李玉琪来了,顿时芳心大悦,苏玉玑更是忍不住,跳着脚娇唤:“玉哥哥!”

  眨眼间白鹤落在身前,四人伸颈一望,鹤背上除了灵鸟雪儿,哪有人影?这么一来众人大失所望,苏玉玑娇嗔骂道:“臭雪儿,叫了你半天也不答应,你捣什么鬼?”

  灵鸟雪儿,咯咯作声而笑,展翼飞落在玉瑛香肩之上,学着苏玉玑的声音,也叫道:

  “玉哥哥,玉哥哥…”

  苏玉玑玉面一红,扬掌作势拍,雪儿一下又跳到玉琳的肩上,道:

  “白儿是从东海来的,哪里会有什么玉哥哥呢?少见风是雨,想哥儿…”

  玉玑气得直跳,又要打它。

  玉琳一听雪儿言出有因,忙拉住苏玉玑,对雪儿道:“它从东海来的?是我师父那里吗?”

  雪儿脆声应是,道:“它还为你带来了信呢!”

  众人闻言低头一看,果见鹤腿上各绑着一封信!玉瑛慌忙过去,巨鹤白儿得道千年,善解人意,见状即把左腿伸了出来!

  玉瑛连忙解下一看,只见封套上写着:“琳儿、瑛儿亲展”字样,果然是师父的笔迹!

  她方待去解另一封信,巨鹤白儿一跳避开,伸颈一阵低鸣,雪儿道:“它说那个是给你的,那是给它主人的啊!”雪儿说毕,白儿长颈微点,霍地张翼,冲空而起,向南投去。

  玉瑛执信,正要打开来看,玉琳止住道:“妹妹进城再看吧!雪儿你带我们去找店房好吗?”

  雪儿应好,鼓翼而飞,在前领路,四人联袂起步,不多时已临城下!

  此际城门已闭,四人越城而入,踏房越脊,快捷如风,片刻间落在一重院落之中了。

  雪儿栖在院中一株桂花树技之上,道:“这整个一进,已包下啦!那边一排,四位少随便住吧。”

  四人一看,设身处果是一所小独院,院中平屋三合,每边约有四间,‮央中‬是一块花园草地,清幽可人。

  此际,店中伙计多已入睡,玉琳四人便也不去惊动,好在房门都未落顿,便悄悄推门而入!

  玉玲、玉玑有孕在身,不敢过份劳累,王琳、玉瑛同处一室,玉瑛从怀中取出信来,与玉琳同观,只见上面写道:

  “琳、瑛儿知悉:

  前接琼州铁面道婆道友遣鹤飞涵,言及尔等私情,盛誉李氏玉琪之不凡,以老尼为其二徒作一调人!

  老尼世外之人,遁迹既久,道心静如止水,本不为尔等事,多所烦心!

  唯老尼与尔等多年相处,块垒已成,时常令老尼缕怀悬念着,即是尔等之终身事也!

  故自接铁面飞书,踌躇者再,终以潜心之功,历时三天,详测未来!

  数中所示,李氏玉琪诚属奇人,福缘之深厚,无可抉比,而情感之纠结,亦非可避之!

  若尔等雅能容人,凡事退思三省,顺天而为,则家室之和美,不待言也!

  至于江湖中事,以尔等及李氏之力,小心应付足可消祛魔焰,老尼久绝尘俗,亦不俗再作入世之言矣!

  琐琐致嘱,不觉有堕一劫,罪过!罪过!

  师示年月

  这封信,看字意含糊,玄机处处,实则玉琳、玉瑛心中雪亮,必是玉琪与铁面道婆之徒,又发生了纠关系!

  但两人心中也十分不解,铁面道婆何来两个徒弟?除蓝玉琼外,到底还会有何人?

  至于蓝玉琼,她俩是早已见过,她早已经就从她对李玉琪的态度上,看出她的存心。

  蓝玉琼对李玉琪有医病之恩,若她有意加入进来,倒也未可厚非,可是那另外一人,又是从何说起呢?

  因此赵玉瑛十分气恼,忍不住幽叹道:“玉哥哥也太风啦!这么下去,以后的日子,可真不好过呢!”

  赵玉琳微微一笑,安慰妹妹道:“此皆天意,怎能怪玉弟弟呢?不过据我猜想,玉弟为降之吉人,情至厚,并非薄凉之辈,我姐妹与他同起同卧,情深重,即使是情势所迫,加上几个姐妹,却并不至影响我们的感情啊!”赵玉瑛见琳姐偏袒玉琪,一时连她也气上了,她施了个白眼,闷闷歪倒榻上,和衣睡去!

  玉琳见状,知她又使小孩子,便不去理她,默默为玉瑛盖上薄被,即亦解衣就寝!

  次一早,玉瑛气仍未消,方才起,便自跑去告诉苏玉玑与朱玉玲两人!

  朱玉玲的反应,与玉琳差不许多,她只是困惑于铁面道婆的另一位女徒是谁,却并不十分气愤李玉琪。

  但苏玉玑可真的气愤不已,她忿忿地表示,只要等李玉琪回来,她非大兴问罪之师不可!

  赵玉琳见她们两人闷闷不乐,便提议出去游湖。

  玉玲心知其意,附和怂恿,正预备动行,竹杖神乞余大维、南北双儒带着粉面秀士王维武,已自返回!

  店中伙计,随在众人之后,跟进来侍候,一见偏院内霍地多出来两男两女,不由大吃一惊。

  只是,凡是开店的眼皮都杂,尤其岳一带,见惯了各各样的草泽龙蛇,他一看这群人身上的衣着,便知必是江湖人物。

  故而,店伙计心中叫怪,脸色却一如往常,笑嘻嘻逢人请安问好,好象都与他有过情一般!

  竹杖神乞余大维生好酒,好玩笑,他到哪里,哪里便分外的热闹!

  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只见他方才落坐,便即呼酒唤菜,忙得个店小二,脚底朝天!

  玉琳等人关心晚间之事,也奇怪老花子何以来得这么巧。玉瑛、玉玑心中有气,默默陪坐一旁,都不开口。

  倒是玉玲,首先问起此事。

  竹枝神乞余大维未言先打一阵哈哈,道:“好教侄女得知,我老花子抵达这岳城,已有数,只因这里距贼巢太近,难免魔子魔孙,在附近市有眼线,所以我老花子一变而成了夜游神,白天藏在花子巢里,到夜里才出来活动活动!”

  这一番话,文不对题,却说得煞有其事,玉瑛、玉玑眼见老花子指手划脚,不为之莞尔!

  南儒金继尧看见他老罗嗦不着边际的废话,便代他将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竹杖神乞余大维数以来,他一直奔忙不休,他不仅传谕门下,密切注意江湖黑道的行动,传递侠义柬、示警柬等等,且还亲自奔跑,联络各大门派,以求诚团结,群策群力地扫平魔劫。

  武当派为当世一大派系,前文已经表过,绝艺虽然不见得能够独霸宇内,但人数却是最多。

  老花子与武当掌门玄云子厚已经有数十年之久,自然会跑上武当,去找那牛鼻子的。

  在竹杖神乞余大维抵达的前数天,武当山上,已然接到了他的示警柬,再经他与玄云子对面一谈,顿时得到了这位掌门的慨然合作。

  他们二人秘密策划,决定在这庭湖中,找一个对抗幕的基地。

  这基地一者可用作联络中心,二者也可供给群侠云集岳,攻击幕的住宿集中之所。

  皆因为天下的群雄,多半是散居在各处,平常不但联络艰难,更是不易聚集在一堂!

  故此,凡事皆不易沟通意见,便也更难于齐心协力了!

  但反之,倘若在这岳附近,设此一地,则凡是接到魔头开府之会请柬的豪侠之士,若是赶来,不但可以居住,而且在未赴会之前,可以会议方式,通过对付群魔的万全之策!

  玄云子与余大维如此决定之后,便由余大维期前赶来,寻找适合之地!

  临下山时,玄云子想起神算子玄武下山之事,顺便告知老花子,若要遇着,可代传掌门之命,着玄武与武当三剑合力协助余大维行事。

  余大维下山又跑了几个地方,回转金陵,通知南北双儒,复又赶回岳,他之所以每晚夜游,便是为着此事。

  昨夜,余大维偶过岳观前,因闻得打斗掌声,触动好奇之念,哪知入林一瞧,却意外发现,这双方全是他要找的人。

  故此,老花子显身出去,劝住了玄武,入观后,又复将武当掌门的旨意,传达了一遍!

  北儒朱兰亭也乘机向玄武解释,声言过去玉玲之所以与武当三剑为敌,实因不知他们是武当门下之故!

  这种理由,显然十分勉强。

  但一者由于老花子在坐,二者大敌当前,正道中人不宜再互相寻隙斗殴,三者,有东海方壶神尼的弟子在内,玄武与三剑,自忖也绝非敌手。

  故此,武当三剑心虽不愤,但表面上却表示事既过去,不必再提!

  最后,那玄武表示,既然掌门人有命,决定暂时在岳观内住下,协助老花子,但对于地点,倒也说不出什么适当的所在来!

  赵玉琳听到此处,凝目思索片刻,霍然道<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二十二章佛道一体,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