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3443 
上一章   第二十章 灵智归复    下一章 ( → )
李玉琪目睹这一双玉人扭糖似地在一起,互相打趣。

  想想这都是属于他的“娇”之列,不由大悦,将方才忧心之事,抛上九霄云外去了!

  饭后,蓝玉琼告诉两人,铁面道婆已嘱他们明上路,让巨鹤白儿送三人渡过琼州海峡,立即飞回替铁面道婆传送信柬。

  故此,三人必须另做打算。

  李玉琪倒不怕走路,若他一人,施展大挪移遁法,亦可媲美巨鹤之飞行。

  但如今三人同行,既不能舍两女不顾,又心急去金陵会见赵氏姐妹,询问杀亲毁家的仇人,早报了亲仇。

  再说,他初出江湖,路径不,若了路,哪一才能抵达金陵也不知道。蓝玉琼见他沉默不言,便道:“师父此举,一来因须与东海方壶神尼取得联系,二者也在令我们沿途探听群魔蠢动的消息,所以,我认为,横跨西江之后,可乘湘船,直下庭,这一路顺而下,十分快捷,不消二月,必可到达。另一方面,玉弟你可遣雪儿,先回金陵传信,请诸位姐姐一同来庭附近会合,此处距离江南贼巢幕甚近,若有行动,岂不是一举数得吗?”

  李玉琪一想,这话果有道理,又谈了片刻,立即回房写好一封书信,准备明晨让雪儿送回!

  一宿无话,翌,三人拜别了铁面道婆,约好将来道婆若是下山,可往庭一带相寻,便自乘鹤飞下五指山峰,向大陆飞去。

  在路上,李玉琪对雪儿说明要它先回金陵,将书信捆在雪儿的钢爪之上。

  那雪儿认准方向,道:“再见。”径自率先飞去!

  当中午,巨鹤白儿将三人送入广东境内,径也飞回!

  三人一商议,与其跨越勾漏山,倒不如乘坐沿海船只,入粤江,转西江,再由桂林入湘便当。

  李玉琪、葛玉环对这一带的路境不,均以蓝玉琼马首是瞻,再说这一带的方言特别,他俩更是一句不通!

  故此,便由蓝玉琼作主涉,在雷州先休息一阵,搭上一艘大型海船,径向粤江进发。

  李玉琪与葛玉环都是第一次乘坐海船,自然感觉万分新鲜。

  尤其那船只,庞大无比,主桅有两人合抱,高耸数丈,船分上下,足有十多个单间。

  他三人租下两个单间,蓝玉琼两人合住一室,李玉琪则自居一房。

  船汗出海,三人站在舱板上,瞻望水手操作,与海天景,直至暮,方才各自回房!

  船行三,将抵粤江口,李玉琪三人,正在舱中闲聊时,突然听得船面上传来一阵吵闹!

  出来一看,甲板上,只有船老板一人,他十分焦急地指着水手,自舱内搬出一堆白花花的银两,堆放在船头之上。

  李玉琪三人十分纳闷,不知他的用意何在,正想动问,船老板一见三人,顿时面呈异色道:“少爷,你快同两位姑娘藏起来吧,否则等会让他们看见,又要活捉了去!”

  蓝玉琼三人一头水,不知“他们”是谁,方问个仔细,船老板抬头一瞥,急急道:

  “来啦!来啦!三位快进去吧!”

  说着,也不管三人听是不听,一头窜进舱里,自去藏身去了。

  李玉琪三人本立在舱门边上,故此看不见后面,闻声回头,顿时瞥见天空中,飞掠来一只巨枭。

  那巨枭大如巨鹏,两翼一横张,宽约两丈,铁椽灰翎,秃顶金目,形态异常的凶猛!

  李玉琪方一入目,便觉得有些眼,方待思索在何处见过,那枭已夹着一阵劲风,降落在船头之上。

  巨枭落地,枭背上飞纵下两人,俯身便要拾取银子!

  李玉琪一瞥那两人,心中顿时醒悟,这巨枭上的二人,正是那双魔门下的弟子。

  蓝玉琼虽不识二人来历,却猜知他们的来路不正,否则,船家怎会如此惊怕?乖乖地奉出银两呢?

  故此,她凤目一转,道:“喂,你俩是干什么的?这银子是有主之物,怎可随意拿?”

  那两人正是东海飞狸黄震宇、东海飞鱼刑震霄,他等依仗着魔岛双魔,专门勒索海商商旅。

  多年以来,凡是海上经商的船只,在他等的威之下,真可说谈虎变,故此自订陋规,与双魔弟子相约,只要是巨枭出现船上,立时由该船自动献出纹银五百两,算作是买路之钱!

  双魔门下,虽觉这一点太少了,却不但省力气,而且还可以成为经常不断的收入,故此,便也答应了下来!

  这一次,东海飞狸黄震字与东海飞鱼刑震霄,有事去中原,归途瞥见海船,就顺便下来取钱。

  哪知半途杀出个程咬金,竞追问他俩是干什么的?

  他两人本未注意舱面上有人,闻声心中震怒,抬头一瞧,正瞥见蓝玉琼娇声滴滴,英气他说话。

  刑震霄尖声冷笑道:“好漂亮的妞儿,师兄…”

  一句未毕,又看见李玉琪风度翩翩地用立一边,心头顿时又惊又恨,道:“好小子,原来你在这儿,可要到我‘和合长岛’去吗?”

  李玉琪见两人面,颜色苍老,知他们尚心怯前在安徽所吃的苦头,莞尔一笑,道:“两位别来无恙?区区有事琼州,并非要去尔岛,不过区区曾言,三年之中,若两位的令师不履中土,区区必前往一访就是!”黄震宇思及过去所吃的苦头,至今仍未全部复原,心头既恨且怕,却又无力报仇,只得发狠道:“小子休要卖狂,只要胆敢来和合长岛上,保管你有来无回!”

  李玉琪却不发怒,微微一笑,道:“何以见得?”

  刑震霄怒骂道:“臭小子不信,尽管试试!”

  葛玉环见他俩出口不干不净,十分生气,便推了李玉琪一把,道:“玉哥哥,这两人实在讨厌极了,开口小子,闭口小子,让我去教训教训他们好吗?”

  黄震宇闻育,虽然没把那纤弱的葛玉环放在眼中,却知道若是自己赢了,李玉琪更得出手。

  李玉琪的厉害,他们已充分领略过了,哪敢再来尝试?俗语说:“光不吃眼前亏,卅六计,走为上策!”

  故此,他不等李玉琪表示可否,立即尖声叫道:“大爷今何有事,暂时放过尔等,下次再遇,前仇定必加倍奉还!”

  说罢,对刑震霄施个眼色,道:“师弟,咱们走!”

  双双跳上枭背,连银子也不要了,立即冲霄而起!

  葛玉环、蓝玉琼见二人胆怯之状,忍不住同声骂道:“好不要脸。”随后便”嗤”地娇笑起来!

  李玉琪心知他等心黑手辣,狡猾异常,怕他们再施狡计,故此目注两人,一瞬不瞬!

  果然,那枭在冲起数丈之时,黄震宇两人齐齐扬手,却不见有物!

  李玉琪知有蹊跷,凝神运用“天通眼”力观察,这一看,果见空中飘散下一片无的粉末。

  李玉琪过去得过教训,深知这粉未必属于魂香一类的东西,若是不察,嗅入鼻中,说不定又要闹出笑话来!

  故此,李玉琪不待那粉末落下,双袖一扬,打出两片无声无息的劲风,顿时将粉末击落海中。

  只是他还不放心,连击数袖后,又拉着蓝玉琼两人,抢到上风,站了片刻,确认那粉未已被吹散,方才放心!

  蓝玉琼、葛玉环不知就理,见他没头脑的一番做作,连问何事,李玉琪讲出原委,二女方始恍然!

  半空中东海双凶,瞥见三人无恙,知道李玉琪的功力太高,无奈只好直接飞回岛去了!

  船家在舱里憋了半天,方敢出来!

  哪知出来一瞧,白花花的银子一两不少,仍好端端地摆在船头,心里又是疑惑.又是喜欢!

  猜不出那枭上强盗,怎的会发了善心?船达广卅,时已入夜!

  李玉琪三人看到码头上桅帆如林,灯火点点,好不热闹!

  三人下船入市,但见码头上番夷甚多,一个个黄发白肤,碧眼高鼻,夜里望见,几疑之皆为鬼怪!

  葛玉环首次瞥见,芳心怦怦,紧偎着李玉琪,只嚷道:“好怕。”

  蓝玉琼见状,便笑着对她解说,这些都是来朝纳贡的夷人,长得虽有些特别,却不敢在天朝惹事生非。

  李玉琪暗中称奇,同时他瞥见蓝玉琼的眸珠、肤,多少与他们有些相像,便猜知她的母亲,必也是他们一族的人!

  不过,蓝玉琼自幼丧亲,根本不知自己的母亲姓什名谁,当着她的面,却也不敢提起,免得惹她伤心!

  故此,三人在街上稍加浏览,便自落店。

  次,又包了一艘江船,循西江上溯,径驶“黄格”、“平乐”至桂林,再入湘江,便可直下庭!

  这样一来,所遇江船颇少,单桅独桨,倒十分轻便!

  不过,船舱只有两间,一间是船家自居,前舱有一只特大的木,才是供给客人住的!

  本来,李玉琪不大满意,但蓝玉琼认为,船小轻快,利于上行,若贪图舒服,雇个大船,路上万一不遇顺风,岂不是慢如蜗牛?

  李玉琪想想也对,便只好包租了下来!

  只是,如今李玉琪灵智已复,虽觉得三人已在铁面道婆的主持之下,订过了亲,但同却仍不方便!

  故此,他不顾两女的反对,径自令船家,在未开船之前,为他买来一只小竹,他独自一人,便宿在那小竹上。

  这样一来,葛玉环尤其是十分不乐。

  她倒非是为了别事,只是她认为,过去李玉琪与她同共枕,达数月之久,并未及

  如今,既订了终身,为何还道学一番,避起这嫌疑来呢?这不是明摆着李玉琪心厌两女,故意疏远吗?

  不过,这番意思,她到底不便挑明,而只得一个人闷在心头。事实上,李玉琪却无讨厌两女之心!

  只是,他如今已经完全成了,终面对着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自不免会时涉暇想!

  虽然,两女是他的未婚子,却终还未行大礼。

  何况,将来在赵氏姐妹面前,还得要费上一番舌解释,是否能获得原谅,尚在未定之数。

  若目下便做下逾越之事,不便有失人格,更且对不住任何一人!周此之故,李玉琪不愿与她们太过亲热。

  蓝玉琼倒是十分乐观,她知道只要师父应许出了头,赵氏姐妹在她师父方壶神尼的劝命下,是不会太成问题的!

  余下的苏玉玑、朱玉玲,她们本身便是个问题,虽然捷足先得,却也不见得能阻挠别人!

  在下山之前,蓝玉琼曾经得到过师父的保证,在他们下山之后,立遣巨鹤白儿东海传书,向方壶神尼说明原委,请她立即传谕赵氏姐妹,答应这事!

  故此,她算计,在他们三人到达庭之时,可能巨鹤白儿已经完成了这项使命。

  当它来找她会合之时,就可能会携来方壶神尼给赵氏姐妹的书信,如此,她持书去见玉琳、玉瑛,还有什么好争执的呢?

  但,事情都能那么顺利吗?

  谁知道呢?

  李玉琪既然解去了忘忧木之毒,也就恢复了记忆。

  他回想半年来.过着浑然“忘我”的生活,竟然连同共枕的子,自小相爱的情侣,尽皆视若陌路,他心中不由又是好笑,又是优急。

  皆因为,他如今已然清晰地记得,当在金陵,赵氏姐妹与朱、苏两人的悲愁怨苦神情。

  虽然,在当时她四人并未阻他琼州之行,但是李玉琪却已能体会得,她们是多么的悬心和优急!

  故而,他恨不得早返回,让她们了解,自己已康复如初。

  尤其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便是要在赵氏姐妹口中,探问出杀父毁家的仇人,到底是谁?

  但事实上,偏偏是事与愿违,巨鹤白儿被铁面道婆遣去东海,两地相距万里之遥,自非数所能到达。

  再者,李玉琪想想,在金陵时,诸女对蓝玉琼两人,表现的嫉妒与无可奈何的神色。

  今若骤尔携两女同归,虽不见得会引起出手相搏的热战,却也可能会导致冷嘲热讥的冷战。

  若果真这样,反不如缓缓而进,让巨鹤白儿,先将东海方壶神尼的书信送去,令四女有些心理上的准备好些。

  故此,李玉琪虽不免恨不得早抵达金陵,却依然乘坐小江船上,上溯西江这且不表!

  且说金陵四娇,自李玉琪来而复去,各个是清瘦了不少。

  皆因,她们都看见了李玉琪浑然忘身的形状,皆都担心着李玉琪此去琼州,是否能如愿解去忘忧木之毒,恢复记忆!

  她四人全部了解,若不能解去忘忧木之毒,虽不见得会失去李玉琪,但若要获得他的真心,却必须重新下一番工夫不可!

  这样一来,四人终愁颜相对,倒生了同病相怜之心。

  早先,尤其是赵玉瑛对于朱、苏两人的些许不,以及朱、苏两人对赵氏姐妹的些许猜妒,都无形中消除殆尽。

  须知,人处于患难之中,最容易了解与同情别人,她们四人同病相怜,因之自然而然的,合作无间了。

  李玉琪走后的第二,四人正坐在房中闲谈时,突然间一声兽啸,自江边隐隐地传来!

  赵玉瑛骤尔站起,秀眉一扬,道:“姐姐,你听这不是‘黑子’的吼声吗?我去瞧瞧!”

  苏玉玑本喜爱热闹,这些来,一方面为着等候李玉琪的消息,另一方面因有身孕,一直不曾有机会找人斗斗。这刻见赵玉瑛这般说法,心中料想,八成有人见江边的船只奇怪,贸然窥察,与守在船中的大黑猩猩,发生了冲突。

  这机会岂能放过?连忙上前拉住赵玉瑛,娇声唤道:“瑛姐姐,我陪你去好吗?”

  赵玉琳当然也是闻声知警的,同时,她还能更深一步地想到,黑子是遇到了劲敌,否则,怎会急啸若电呢?

  只是,她可不放心让瑛妹妹单独前往,皆因她儿急躁刁蛮,只一去,十有人九非和人家打起来不可!

  因此,赵玉琳站起‮躯娇‬,道:“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赵玉瑛可不管她去不去,未待玉琳说完,娇唤声“好”与苏玉玑携手儿,夺门而去。

  赵玉琳微微点首,回头对朱玉玲招招手儿,跟踪奔向江边!

  江边,在夕阳残照之中,水势汹涌,闪闪若千万明镜,归舟点点,渔歌隐隐,巍然好一付壮丽暮景!

  水滩上,那红白各半的船弦旁边,果然正有十几位劲装大汉,在围攻着一头大黑猩猩!

  黑猩猩好生成猛!但见它身高八尺,头若巨斗,周身黑披拂,油光滑亮,两条长臂,各长四尺。

  此际,经它一施展开来,似戴似,若爪若掌,居然此攻彼守,前遮后拦,各有法度。

  加以前处厉跃,迅如飞矢,十几个各执兵刃的大汉,一时不但是无奈它何,甚至还不时被它攻打得退后不迭。

  赵玉瑛与苏玉玑携手奔近,一见这等形势,心中又气又笑。

  赵玉瑛低声对苏玉玑道:“玑妹妹,你不能动手,看我教训教训这一伙以多为胜的家伙!”

  说着,香肩一晃,人若天边疾掠红云,口中娇叱一声,道:“何来不要脸的东西,以多为胜,欺负我家黑子!”

  语声里,脚下未停,形如彩云过降,身影过处“叭”“叭”连声脆响,数声怒吼。那十数位彪形大汉,连来人身材、长相都未看清,就各个吃了一个大耳括子,被打得齿摇面肿,纷纷暴退。

  苏玉玑瞥见这东海方壶神尼之徒,功力果真不凡,身法轻功,迅捷无匹,举手投足,翩翩然若风中红莲,美妙至极。

  不由得大为敬佩,娇声喝彩,一时咯咯娇笑,顿忘那隐忧重重,又恢复了多时未现的刁蛮小女之态!

  赵玉瑛一圈兜将下来,给他们每人赏了一掌,兴趣盎然,意犹未尽,方想每人再打一下。

  猛见赵玉琳已然赶来,蹙眉摇手,制止道:“瑛妹,别调皮啦!回来!”

  赵玉瑛不能不听,嘟起鲜红菱,身形闪处,停身在苏玉玑的身旁,娇颜如旧,不红不,煞似一直未曾移动。

  一付娇滴滴,亦嗔亦嘻的样儿,真个是人见人爱!

  那十几名劲装大汉,又惊又愕,纷纷后退,一字排开,到这时,才算看清了这几位美人。

  猩猩“黑子”此际嘻着一张大嘴,站在对立的两列之间,瞪着一双铜铃大眼,左顾右盼,巨爪擂,神态十分滑稽。

  赵玉琳已看清对面共十三人,有着黑色劲装,兵刃执在手中,横愤起的脸上,各有一只紫红的掌印,肿起老高,角溢血。

  不由似嗔似怨地看了玉瑛一眼,而后方莺声历历地道:“各位何故围攻我家养的黑子啊?”

  这语声温柔,听在那十三人耳中,不由皆十分羞惭!

  以自己这面十三人之多,竟会群起而攻一只畜生,且还无奈它何,这享若传将出去,哪还有脸在江湖上做人?

  其中二人,似是众人之首,对望一眼,触及颊上的紫红指痕,左方的一个“哗”然大叫,骂道:“臭丫头,暗算伤人,算什么英雄,快滚过来,让我太行…“右边的一个,一闻他要报名号,心中甚急,忙拉一把,仍声道:“四弟且慢…”

  这人确实聪明,皆因他审忖形势,那少女虽说有些儿迹逅偷袭,但凭他十三人的一身功力,在江湖中也算是高手之,却竟都未能让开一掌,岂非怪事?

  若凭这身法,便是再打,也未必能够讨得好去,何必再自找没趣,硬要丢人显眼呢?

  赵玉瑛俏目若电,在几人脸上转了几转,觉得这说话二人,甚是脸,但却一时想不起在何处见过?

  那人阻住“四弟”发话,右手倒提兵刃,微一拱手,道:“请问姑娘贵姓芳名,这大猩猩是姑娘家养的吗?”

  赵玉瑛可觉得这两人面得很,正有寻思,闻言见人家问得和善,淡淡一笑,答道:

  “我姓赵名玉瑛,这黑子正是养家,但不知众位,因何与他打了起来?”

  另外几位汉子,见自己的首领竟然是一反常态,对人和颜相问,都不由诧异地望着他,猜不出他到底是何用心?

  那人并不管别人颜色,出一丝狞笑,声音却仍然平和地道:“我等兄弟,路过此处,因见这船只搁置沙滩,十分奇怪,上前查看,不料竟遇着这猩猩盘踞舱中,不问皂白,见人就打,我兄弟迫不得已,故才想下手将它除去,今既晓得是姑娘之物,自然又当别论了。”

  这番话入情入理,不由赵玉琳四人不信。

  尤其是赵玉琳,更是歉然一笑,道:“这船亦是我姐妹的,黑子在此看守,不料竟冒犯诸位,引起误会,我姐妹十分不安…”

  那人不等赵玉琳说完,干笑两声,接口道:“姑娘不必道歉,既然事出误会,我兄弟也不便再说别的,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说罢,也不等赵玉琳回答,回身打个手势,径自沿江向下游奔去!

  另外十二人,虽不明这人之意,却又似不敢反对,各自忿忿瞪了赵玉瑛一眼,刹时没入一座疏林之中。

  朱玉玲、苏玉玑都想不到这些人,竟然会这么好说话,三言两语,便即退去,不由十分惊异!

  赵玉琳初次出山,更不了解这些人有何用心,芳心中确实歉疚,颇怨瑛妹妹不问是非,动手便打。

  幸亏这干人识得大体、不愿计较,否则,虽属误会,也必然大打一场,因此,她不由白了赵玉瑛一眼。

  哪知目光到处,赵玉瑛螓首低垂,怔怔出神。

  赵玉琳一时以为她也同自已一般,心中歉疚,不好意思,便也<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二十章灵智归复,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