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2752 
上一章   第十九章 蛇王神威    下一章 ( → )
李玉琪欣然喜,答应一声,对肩头的雪儿道:“喂,你要跟着我们,可不能不做事儿啊!快下去帮我找寻环妹妹,若找着了便有赏!”

  雪儿半天也未开口,这时却“哈”了一声,脆叫道:“赏什么啊!先说来听听,值不值!”

  李玉琪可未想要赏什么,抓头托腮地考虑着,半晌才道:“你说吧!”

  雪儿偏头眨眨火眼,脆声道:“来两壶如何?”

  蓝玉琼“嗤”笑,道:“又是个酒鬼?”

  李玉琪拍拍脑袋,叫道:“哎呀,我的好酒没带,姐姐…”

  蓝玉琼娇笑拍着他的脊背,娇骂道:“酒鬼弟弟,你就忘不掉酒吗?”

  李玉琪急道:“还有小蓝蛇儿!姐姐你把他丢了?”

  蓝玉琼指指巨鹤白儿颈下,道:“姐姐有几个胆子,敢丢了你的玩意与酒呀!都在白儿颈下挂着呢!”

  李玉琪早已看见,鹤颈上挂着个大皮羹,只不知里面装的什么?这时一听,双手一拍,喜道:“姐姐真好!喂,你去吧,回头有酒赏你就是!”雪儿“咯咯”一笑,银翼一展一束,掠下鹤背,向低空飞去。

  李玉琪俯首下望,脚下一水如带,帆影点点,两岸,树木房屋,大如纸盒,十分好玩,而他们的飞行方向,也正是溯江而上。

  巨鹤飞行的速度,瞬息千里,午时已入了安徽省界。

  蓝玉琼料想,江船溯水而行,即是顺风,一行程也不过一二百里,既决定寻找葛玉环,便非得着陆等待不可。

  对李玉琪一说,李玉琪立即赞成,他俯头一望,正见江岸边有两座隔江对峙的大山。

  这两山正是安徽境内夹江对立的东西梁山,巨鹤降落在西梁山上,蓝玉琼取下鹤颈所挂皮囊,嘱它寻食吃之后,升空搜找雪儿的踪迹,以免雪儿找着葛玉环后,反而找不到他们。

  白儿领命飞去,李玉琪携着皮囊,与蓝玉琼在山顶上,找了处可以看见江面的地方坐下,蓝玉琼取出皮囊,拿出干粮!

  李玉琪取出葫芦,唤出小蓝蛇来,喂它干粮。

  小蓝蛇在他膝上,盘成一团,睁着一双火红的眼睛,‮头摇‬不吃,李玉琪轻抚着它,道:

  “你要什么?自己去找吗?”

  小蓝蛇点点头,小‮子身‬一躬一弹“嗖”的一声,弹到两丈开外,竟而昂头发出一种异常尖锐刺耳的“嘶嘶”叫声。

  李玉琪奇怪,正起身过去看看,蓝玉琼一把拽住他道:“弟弟,别过去啦,在这儿看不一样吗?”

  她知道小蛇蕴有奇毒,是个异种。

  同时也听说过,天下有许多毒物,生相制相克,此时说不定它这叫声,正是唤那些被它克制的毒物。

  她怕李玉琪不知,过去中了毒,岂不冤枉!

  果然,那叫声响过不久,附近石隙中“嗖嗖”爬出十几条大蛇,最小的也有丈余!

  蓝玉琼吓了一跳,顾不得拿皮囊,连忙一拉李玉琪,香肩一晃,飞掠上一株古木横技。

  李玉琪可不知道什么是怕,他嘻笑着坐在横枝上,边吃干粮,边注视着小蓝蛇的行动。

  那小蓝蛇,此际盘踞在一块岩石上,头部昂三寸,火眼圆睁,红信吐,神色之间,神气十足。

  那十几条大蛇,游至岩石边上,一条条罗列并排,气焰尽失,大嘴紧闭,现出一付垂头丧气的模样。

  小蓝蛇对各蛇环视一周,突然对其中一条又又大的锦鳞大蛇,一口气,那大蛇巨头一搭,头部软软地搭在岩石上。

  小蓝蛇长身探头,一口正咬中那蛇的七寸要害,鼓腮一,将那蛇蛇胆,入腹中,小头一摔,竟将那死蛇,摔出一丈多远。

  李玉琪见小蓝蛇这等威风,顿时高兴地鼓掌叫好“好”字出口,群蛇似霍被惊醒回头窜逃!

  小蓝蛇见状大怒“嘶嘶”连叫,群蛇纷纷游了回来。

  于是小蓝蛇逐一气,刹那间,十数条毒蛇,竟都被它毒毙!一一被咬破七寸要害去蛇胆,摔出老远。

  蓝玉琼见状,拉着李玉琪孤身下树,道:“想不到小蓝蛇身长尺许,竟有克制毒蛇的功能,怪不得劳山毒叟想除掉它,它也正是他的克星呢!”

  李玉琪嘘声打了个胡哨,小蓝蛇“嗖”的一声,立刻纵跃到他的掌上,神态甚是亲热。

  李玉琪以指拨着它,连连赞它能干,蓝玉琼见他不理自已,佯嗔地推他一把,道:

  “弟弟,我的话你听不听吗?”

  李玉琪点头道:“我在听嘛!怎么样?”

  这一声“怎么样”虽无责问的意味,却问得蓝玉琼无法回答。

  因此蓝玉琼话语为之一,芳心里不由得一阵伤感,撤身退坐一旁,竟自低首垂下泪来!

  本来处于恋爱之中的男女,最容易冲动感触,少有拂心的事,便会立刻疑神疑鬼的。

  蓝玉琼也正是如此,她自初见李玉琪起,便已倾心相爱,同时存下了以身相托之愿。

  在那时,除却那与李玉琪早订终身的赵家姐妹之外,她算得上是捷足者。

  但曾几何时,半年未到,时过境迁,她的地位竟一落千丈,就是连葛玉环都赶不上。

  在李玉琪心中,以感情而论,虽在第二位上,但若一旦他恢复记忆,则势必要退居到第六了!

  这对于好强的蓝玉琼,是何等的打击?

  虽则地已经下定争取的决心,并还拟定了争取的策略,但如今,李玉琪如此不注意她时,她却不由伤心气馁了。

  李玉琪闻听得泣之声,转头一瞧,吓了一跳,忙放下小蓝蛇,走到蓝玉琼面前,急急问道:“姐姐,好端端的,你怎么伤心了呢?”

  边说,边掏出手帕,托起蓝玉琼的下颌,轻轻地为她擦泪,蓝玉琼玉靥上仰,泪痕纵横,幽怨地瞧着他。

  一动不动地让他擦泪,闻言心头一酸,玉臂一张,抱住李玉琪,埋首在他的前,鸣咽更盛!

  李玉琪手足失措,心头更慌,连问道:“姐姐,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蓝玉琼颤声诉怨道:“姐姐命苦,姐姐只是一个‮儿孤‬,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不愿意和我一起的…”

  李玉琪搂往她的玉颈,接口道:“姐姐!我怎会不喜欢你?我若不愿与姐姐一起,又怎能与姐姐同去琼州?姐姐要另不信,我发个誓好啦!”

  蓝玉琼怨气稍煞,急阻他发誓道:“不要发誓,我…是怕,怕你将来会不要姐姐,我现在只问你一句,你…要不要我蓝玉琼!”

  她面羞红,却突然抬起头来,仰视着李玉琪,等他回答!

  李玉琪闻言愕然,道:“要不要?要你做什么嘛?”

  蓝玉琼又恨又羞又气,只不过心里了解李玉琪尚未恢复,若干事儿,尚还想不太通。

  但这叫她如何解释呢?方才那一句,已然逾越了少女的本份,折损了少女的尊严了。

  若再要蓝玉琼往深里解说,她是决不肯说!

  但,怎么办呢?

  幸好,女孩子们都有杀手锏,蓝玉琼心头风车一转,埋首在李玉琪上,撒娇佯嗔道:“我不管,我只问这一句,要不要随你,你说吧!”

  李玉琪虽不了解“要”与“不要”是做什么,但知道,若说不要,则必定引起她的伤心,便只好回道:“要,要,姐姐,要你做什么嘛?”

  他到底还是忍不住,追问原因,蓝玉琼闻他说要,便不答别的喳儿,反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不过,她是因得着李玉琪的诺言,喜极而泣,李玉琪不明就里,一听见哭声,不由慌道:“好啦!我不问啦!姐姐你别哭了,我真怕呢!”

  蓝玉琼微抬螓首,冲着他嫣然一笑,李玉琪心中一,只觉这一笑,恍如带雨怒放的百合,不由看得呆了。

  两人默默对视,生似是两座玉雕人像一般,其实,在这瞬间,千言万语,尽由那眼波互递,说话反是多余的了!

  忽然,鹤鸣半空,一大一小,两团白影,如殒星泻下,两人被鸣声惊醒,李玉琪举帕开始为蓝玉琼擦眼泪,而蓝玉琼呢,却像是一只温顺的绵羊,微扬着粉颊,默默地领受。

  半空中两团白影,不用说正是白儿与雪儿。

  巨鹤白儿,束翼撑腿,单独立一边,雪儿银翼一展,栖落在李玉琪肩头,脆声道:

  “玉哥儿,我找到啦,我找到葛玉环啦!”

  李玉琪喜道:“好呀!在哪里,快说!”

  雪儿偏头看见蓝玉琼蓝眸微红,便不答他,却道:“蓝姑娘,你哭啦?是玉哥儿欺负你吗?告诉我,我替你骂他!”

  蓝玉琼觉得这小鸟儿,实在太聪明了,什么都懂,闻言脸颊一红,纤手一伸,将雪儿抱到自己怀内,道:“没有嘛!你别瞎猜,快说环姑娘现在何处,我们好快去呀!”

  雪儿“咯咯”笑道:“你倒会替玉哥儿遮掩,好,我不管,不过,以后如果再有什么事,可别再找我帮忙了!”

  蓝玉琼听它话中有话,却还是不便说出实情,只得接口道:“真的没有什么嘛!不信,你问玉弟弟吗!”

  李玉琪心急葛玉环的消息,见雪儿老是和蓝玉琼在磨牙,气得“唉”地一跺脚,急道:

  “你这坏东西,快说嘛!”

  雪儿见他已经着急,不敢再逗他,便照实说道:“葛姑娘还在后头呢!她的船慢,现在还在慈湖一带,刚才我已经对她说了,她知道你们找她,欢喜得不得了!她…”

  李玉琪不听下文,便打断它的话,道:“好啦!姐姐,咱们现在就去她吧!”

  雪儿见李玉琪对它不大尊重,一心只挂着葛玉环,虽然目前他不记得往事,但雪儿心中,却总是不大舒服。

  须知,雪儿得道千年,深受达亲禅师的教化与传授,虽然藉属禽类,算起来却称得上是李玉琪的师兄。

  过去,李玉琪对雪儿虽不以师兄相称,却事事尊重它的意见,如今一反常态,雪儿自然是不大舒服。

  故此,雪儿扇翼,挣出蓝玉琼的香怀,叫道:“走吧,我带你们去!然后,我要回金陵了!”

  李玉琪欣然应好,道:“走啦!姐姐,咱们步行下山,循江寻去好吗?”

  蓝玉琼心细,听出雪儿语声不乐,一把拉住李玉琪,道:“弟弟,别急嘛,现在环姑娘船在江心,大白天无论是跨鹤或是施展轻功上船,均有不便,倒不如等天黑再去吧!”

  说毕,又转对雪儿道:“雪儿,你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李玉琪一听蓝玉琼说得有理,便强按下焦急之心,复听她问雪儿为何不乐?一下跳道:

  “啊!雪儿对不起,我忘了答应的酒啦!”

  说着,跑近皮羹,取出一葫芦酒,招唤雪儿道:“那!来喝酒吧!这酒可是好得很哩,不但是猴儿酿的,里边还泡着百年老参呢!”

  他一打开葫芦,一股浓醇的酒香便四散飘逸,李玉琪首先饮下了一口,连叫好酒不已。

  雪儿听见李玉琪向它说“起不起”气已早消,此际一闻酒香,伸颈清鸣,舒爪抓过葫芦,冲霄而起。

  蓝玉琼瞥见李玉琪面痛惜之“嗤”地一笑,过去为他取出另一葫芦,白了他一眼.似嗔似笑地道:“看你这没出息的劲儿,要吃就吃,何必那么小气?”

  李玉琪玉面一红,还想强嘴推却,蓝玉琼抢先道:“算啦!别装佯啦,喝两口煞煞馋,可不许多喝!”

  李玉琪果然也不再要强,铁了两大口酒,蓝玉琼重把葫芦放好,拉着他并肩散步,欣赏水光山

  直到天色将暮,雪儿飞回,在前引导,李玉琪两人,也不循路,径施展出绝顶轻功,踏枝渡叶,窜崖越涧,向山下奔去。

  他二人,均已是功达纯青,这一施展出轻功,真快似一缕蓝烟,随风疾飘一般快速无影!

  说是这一缕蓝烟并不为错,皆因他两人携手而掠,同落同起,故此远远看去,便宛如一条影!

  不多时,夕阳已坠,江岸边暮色极浓,唯那江心里,帆船夜航,各自点起了孔明风灯,远远望去,粼波中灯火点点,煞是壮观!

  李玉琪两人脚程快似闪电,又不须留神脚下路径,只要有一点着脚藉力之地,自能贴地疾

  这一施展开来,哪消一个时辰,便已走了百几十里。

  雪儿在江中低空飞翔,识别来船,它飞行奇速,记忆力特强,目力又佳,故此稍一睹识,即可辨别。

  正行之间,李玉琪凝眸注视,突然发现,江心之中,正有三只大型船只,围着一只帆船。

  帆船此际,已落了风帆,船板上灯火通明,只见那刀光纵横,分明正有人在打斗着。

  只可惜,三只大船上人影幢幢,围在那四周,一时也看不清打斗的到底是何人物!

  李玉琪好奇之心一动,脚程放慢,正有猜疑,突闻半空中雪儿脆声叫道:“玉哥儿快来,葛姑娘在这儿哪!”

  雪儿可正飞在那四艘船的上空,李玉琪闻声,知是环妹妹在内打斗,心中害怕她被人伤了,遂一把握住蓝玉琼的右臂,道:“蓝姐姐,我们快飞过去看看吧!”

  说到“飞”字,李玉琪所习的“两仪降魔禅功”巳然发动,两人恍似一道飞箭,眨眼已落在‮央中‬帆船之上。

  船上,果然是葛玉环,她一身翠碧,手执翠玉古琴,舞起一片寒光,正与一执刀老者斗在一起。

  看情形,葛玉环的功力已然进了不少,翠琴五式,连环运起“嗡嗡”之声凌厉至极。

  但那老者一柄马刀功力并不稍弱,把式尤其诡异,收招出招,既速且辣,正葛玉环打了个半斤八两。

  雪儿的脆叫之声,本已令在场诸人,听得是既惊且奇,此际但觉得眼前一花,舱面突现出一男一女,胆小的顿时哗然大惊,以为是出现了鬼魅!

  李玉琪两人落在船上,李玉琪电目一扫,他瞥见那三艘大船上,一排并立着几十个彪形大汉,一个个兵刃在握,神色不善,思及这都是为欺负环妹妹一弱女子,顿时气纵上冲,大声叫道:“住手!”

  这一声,是他有意而喝,再加神功绝世,意至功随,真恍似一声焦雷。

  场中的诸人,除却那葛玉环、蓝玉琼外,无不是心惊胆战的,面目变,双手掩耳后退不止!

  但,这并非葛、蓝两人功力高深,能予抗衡,实因李玉琪神功奥妙,对她俩未存敌意。

  故此,在她俩听来,只不过声音大了些而已。

  与葛玉环对手的老者,更是如响斯应,踉跄后退,弃刀掩耳。

  若非葛玉环瞥见李玉琪之来,心喜莫明,只要是稍一狠心,上前一琴,顿时便能将人击毙。

  李玉琪喝住敌人,一掠上前,拉住葛玉环空着的素手,又喜又急地嚷道:“环妹妹,你好吗?他们是谁?你怎会和他们打起来了呢?”

  蓝玉琼早具深心,也即跟过来轻抚着葛玉环的香肩,笑着追问道:“环妹妹,你为什么和他们上手呢?”

  葛玉环芳心中似对蓝玉琼存有蒂芥,不过她素温顺,不好表示出来,便也冲她温柔一笑,方待开口,陡闻另外三艘船上,霍扬起一声尖锐哨音。

  哨音未落“嗖嗖”、“嘶嘶”一片劲风破空之声,四面袭至,不用看,听风辨音,便知有无数暗器来。

  三人一齐大惊,蓝玉琼、葛玉环一个舞起了碧玉翠琴,一个却将那蓝披风当做了她的兵刃。

  她们俩都怕伤了李玉琪,不约而同背对背将他夹在中间。

  刹那间,葛玉环一面,但闻将“叮叮”响的暗器击在翠琴上,各被震落。

  蓝玉琼将玄门先天罡气,运至被风之上,宛似一片钢板,挡住三面,暗器击上,都被扫了回去。

  李玉琪夹在中间,虽有一身超凡脱俗的盖世功力,却不知应该如何施展。

  不但如此,甚至李玉琪瞥见这如雨暗器,心头不有些害怕,他见那暗器不断,忽然想起“逃”字。

  李玉琪双臂一伸,分握住前后两人的玉臂,便即想“飞”

  意动神随,神功发动,但起飞不到五尺,李玉琪突然发现奇迹。

  原来他三人‮子身‬才离开舱面,打来暗器也随之上,但不知何故,方及丈半以内,便统统如遭阻挡,自动地坠了下去。

  李玉琪这一发现,认为十分好玩,心想:“他们既然打不着我们,呆在这儿,倒也有趣。”

  想着“逃”念中止,三人的‮子身‬便重又落下,果然那四周的如雨暗器,再也打不进来了。

  蓝玉琼、葛玉环两人,初时并未发觉,仍不停舞动披凤与翠琴。

  但到‮子身‬陡升复又沉下,这才也发觉异象,两人虽惊且疑,但却同时缓缓住手,凝神运气观察究竟。

  李玉琪喜笑颜开,连声称奇道:“怪啦!怪啦!他们怎么打不着咱们啊?”

  蓝玉琼两人凝神如故,以备万一,李玉琪得不到回答,又道:“环妹妹,咱们这样挨打虽然好玩,但却不知他们何时才肯停手?要是能打打他们,那才有趣呢!”

  他语声未停,纷而来的暗器,各似是具有灵,一到丈半之内,陡然纷纷回飞,又疾又快,齐向发的各人回。

  这一下,数十人刹时大,惨叫之声不断,已然伤了多半!

  有人见势不好,大声嚷道:“风紧,拖活,这小子会法!”

  这样一来,众贼惊上加惊,未伤的“扑通”“扑通”齐往江中跳下。

  三艘大船的舵工、水手也慌着转舵扬帆,向下游驶而去,只一刻间,便已驶出十几丈远。

  这边舱面上,李玉琪拍掌叫好,蓝玉琼、葛玉环却是喜中夹惊,两人怔愕半晌,不约而同地道:“这是怎么回事?真是见鬼了?”

  李玉琪嘻笑哈哈,道:“我也不知,大概有神佛保佑咱们…”

  一言未了,脚下之船,霍然下沉,后艄藏着的船家,发觉船底破漏,再也藏不住,纷纷跳下水去,大呼救命。

  李玉琪两臂一分,抓住身畔两人的玉臂,蓝玉琼捏一声口哨,云端忽投下一团白影,鹤唳相应。

  李玉琪低喝一声:“起!”

  三人快似流星赶月,拔升半空,那白鹤赶到三人脚下,巨翼一张,正好将他们三人承住!

  他三人轻飘飘坐上鹤背,俯头一看,那只船如今已只剩下一桅杆了。

  葛玉环瞥见自己的东西,已随船沉入江底,如今只剩下孤身一琴,到底要如何回家呢?

  心中焦急,不由拉住李玉琪,哀怨诉苦道:“玉哥哥,你看,你看,我怎么办呢?”

  李玉琪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只好轻拍着她,算作安慰!蓝玉琼芳心一动,强忍住一股酸气,道:“环妹妹,不要急,我看你暂时干脆别回家了。”

  葛玉环一时忘情,此际惊觉蓝玉琼还在身边,轻轻放开李玉琪,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知蓝玉琼这话,用意何在?

  李玉琪还不明白,便道:“姐姐,环妹妹不回家到哪里去啊?”

  蓝玉琼嫣然一笑,道:“跟我们一道上琼州不好吗?”

  李玉琪鼓掌叫道:“好。”葛玉环心意骤动,面上却不免显出迟疑,蓝玉琼见状,轻握着她的柔美,柔声劝道:“环妹妹,按礼说令尊仙逝不久,你是该回家报信守孝的,但以现在情形而论,你一孤身女子,独行数千里路,可实在有点为难。再说,令尊、今兄被人残害,大仇虽已报得,但骨骸却未运回,即使回去守孝三年,亦不过只有形式,所以,我以为,不如你先与我们一同去到琼州,为玉弟弟治愈疾命,然后再同回江南,带口令尊大人的骨骸,那时,你<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十九章蛇王神威,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