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3901 
上一章   第十七章 劳山毒叟    下一章 ( → )
李玉琪毫不客气地接着,一边吃着,一边对身前峡谷打量!

  只见,那谷宽有甘余米长、纵长曲折,不知几许,深有三十多米,李玉琪目力特异,微一注视,不由喜道:“姐姐,你看下面好多猴子呀!咱们下去捉一只玩玩好吗?”

  他嘴上虽在征询意见,而事实上却一把拉着蓝玉琼的纤手,涌身直往下跳!

  蓝玉琼急切间,一把抓住石上的包袱,反腕紧握住李玉琪的玉掌.忙即提气运功,功行全身,想稳住一落之势。

  哪知,‮躯娇‬方一腾空,李玉琪掌中,霍然产生了一股气流,刹那间,包没了她的全身,使两人缓缓飘坠了下去。

  这样一来,蓝玉琼大感惊讶,料不到李玉琪竟具有这么深的功力。

  其实,李玉琪又何尝了解自身的功力几许呢?他之所以敢往下跳,乃是基于自己能“飞”的一个观念。

  故此,他一跳之际,心中一动,那神主持的“两仪降魔禅功”、“大挪移遁法”立即发动。

  同时,他瞥见蓝玉琼陡然吃惊之,遂想到她并不会“飞”一种保护她的思想也因之而产生。

  基于此种思想,那禅功真气,自动地发而出,将蓝玉琼团团包没!

  两人冉冉坠落地上,若一片毫无分量的枯叶,那么轻徐有致!

  蓝玉琼几乎不能相信,这是事实。

  皆因,无论你轻功如何臻达顶峰,自高处坠下,必须用各种不同的身法,稳住势子,缓和下落的速度,否则,一旦接触地面,必须被地面反震之力,震得断骨折,内腑受伤!

  但如今她俩竟然凌空直立着落下,不但毫未受伤,而且还连一丝声息都未发出,这是何等惊人的功力呀?

  她怔在地上,不由得息怕眼睛,放下手来,却发现李玉琪蹑手蹑脚地正向前走去。

  她这才相信,并非是自己做梦,因之芳心中小山对李玉琪大为敬服。

  在以前,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虽在一刹那间,爱上了这位美男子,也倾听过他的身世与奇遇。

  但,终究是不大相信,他会比自己更强!

  她平颇为自负,一者是基于师父乃当今武林三仙之一的铁面道婆,二者是由于她本身的机缘与刻苦的历练。

  但,如今,第一次发现自己深爱的男子,不仅是容貌俊秀,骨骼清奇,更还有一身深不可测的绝学。

  因此,她有些惭愧于过去的浅薄与自负,同时,对李玉琪,在热爱之中,又多加了一份钦敬!

  李玉琪可不管她想到什么,他只想捉只小猴儿!

  那谷内,翠林与杂树丛生,树林上猴儿成群,吱吱喳喳,跳来跳去,十分的悠然安乐!

  李玉琪掩近林边,文士巾顶的宝石,被光照耀着,闪出光辉,被猴儿看见,一声急叫,群猴刹那间走了个干净。

  李玉琪瞥见计划失败,长叹一声,跺脚懊恼不休。

  其实,以他的功力,用迅雷不及掩耳的快捷身法,捷掠趋近,随便一举手,小猴儿还不是手到擒来?

  偏是他天真过甚,不用自己之所长,猴儿逃走,他不但不追,反跺脚与自己生气,岂不可笑!

  蓝玉琼睹状,纵声娇笑,一掠而至,纤手轻点着他的额头,道:“傻弟弟,你真是,捉猴儿是这么捉的吗?唉,你…”李玉琪玉面一红,诞脸央求道:“好姐姐,你帮我捉一只吧!”

  蓝玉琼皱眉道:“咱们又不能带走,你要这个做什么?”

  李玉琪噘嘴、‮头摇‬,一付撒赖的样子,这使得蓝玉琼不忍心拒绝,于是只好点点头,道:“好,我替你捉只小的,不过你玩一会就得放了,否则,带上鹤背,被天风一吹,不冻死也得呛死,你既爱猴儿,何忍害它的性命呢?”

  李玉琪面有难,无奈应许!蓝玉琼拉着他,疾步向林中掠去,不一刻穿林而过,来至一片平地。

  平地上有一丈许的清潭,‮央中‬冒起两股泉,似箭般起两丈多高,势尽仍落入清潭之中。

  清潭四周长了一圈粉红山花,幽香四散,传出老远。

  两岸谷壁上青苔生,萝蔓长垂,上达谷顶,潭前面谷势转向东南,目光被石壁挡住,不知通往何处!

  蓝玉琼心想,那群猴儿,必是顺谷逃去,正追下,但去势突被李玉琪拉住。

  她顿下脚步,扭头望他,只见那李玉琪抬头狂嗅了两下,奇怪他说道:“这里有人家吗?哪里来的酒香呢?”

  蓝玉琼见状,细一辨味,果有缕缕酒气,似自谷壁间飘下。

  李玉琪放开蓝玉琼的纤手,踱至谷壁前,仰头上望,突然发现崖壁上有许多岩,被萝蔓的枝叶所掩,骤而察不出来。

  他嗅觉甚是敏锐,故能嗅出酒味是从中逸出,这一发现,喜得他大呼一声,攀着蔓藤向上爬去。

  那最近的一处崖,离地高约三丈,一两下立即攀到,方才拨开枝叶,突见中“吱吱”两声,钻出来两只猴子。

  这猛然之间,吓得他一声惊叫,同时也吓了下面的蓝玉琼一跳。

  李玉琪因此呆了一呆,那猴儿身手快捷,一下子便攀住另一只蔓藤,跳到别处去了。

  蓝玉琼怕他遇险,香肩一晃,纵了一上来,纤手一伸,抓住一藤子,整个‮躯娇‬便吊在上面了!

  李玉琪定了定神,冲着她一笑,攀入内。

  蓝玉琼亦步亦趋,跟踪而进,只见那石口有三尺多高,里面却十分宽大,摆放着酒葫芦、酒坛,足足有数十只。

  李玉琪近来,颇喜这杯中之物,见状大喜,欢呼趋前,提起一个葫芦便喝!

  蓝玉琼却被那酒气熏得直皱秀眉,跟近一看,发现这酒坛与葫芦,制作得十分劣,仔细一想,恍然道:“呀!弟弟,不要饮啦!这是猴儿制的酒呀!”

  李玉琪已吃下半葫芦,闻言停住,举手抹了抹角,赞道:“啊!那太好了,怪不得这么香浓味美,原来是猴儿造的,那我更得多品尝一番了。”

  说着“咕咚”又喝了一大口,道:“喂,姐姐,你也来点吧,好得很呢!”

  蓝玉琼皱眉‮头摇‬,退到口,无意间向外一望,却发现一件奇事。

  她回过头来,见李玉琪仍自牛饮不休,一气便不去理他,径自轻轻拨开中枝叶,向下看去。

  只见那下去,清潭边不知何时,来了个身材高大的老人,那老人十分奇特,右臂特长,垂可及膝,手掌又白又小,左臂奇短,仅及中,但手掌却是特大,如蒲扇一般,紫中泛黑。

  他此际背向石,故此看不清面孔,但见他凝目注视着潭中水柱,双掌似正运功蓄式,自背影望去,似正在待机出击一般!

  李玉琪一口气饮了一葫芦酒,怕没有二三斤?

  想那猴儿酿的酒,乃猴子们颉果酿成,珍藏在此,已不知放了多少年,酒味不仅浓厚,后劲更足。

  李玉琪本不善饮,这样一来哪能没有七分醉意!他丢下葫芦,正再饮一些,猛闻身后“嘘”的一声。

  回头一瞧,蓝玉琼纤手按在边,作势他出声,却招手要他过去。

  李玉琪摇摇晃晃,踱到蓝玉琼身畔!

  蓝玉琼见他玉面涨红,醉眼惺松,步履不稳,又气又怜,做状狠狠白了他一眼,点点他的额角,纤手向外连指。

  李玉琪只是痴痴一笑,当他向外看时,正碰着谭边那怪老人闻得声响,转过头来察看!

  不过李玉琪两人的身形,被蔓藤枝叶掩住,不细心根本看不出来!

  但他的面貌,被李玉琪看清之后,如不是蓝玉琼手疾眼快,将他的双捂住,准会叫出声来!

  原来,那老人背影,虽然高大得奇怪,哪知脸型更是怕人,双目与双臂一般,一大一小外,竟还没有鼻子,只有两个黑,被一丛封住。

  这多么奇怪呀?他是来作什么叫经?中的两人,都怀疑这个问题,故此,都不出声,想看个究竟。

  那老人未发现疑处,复又回过头去,注意着水柱。

  一盏茶后,水柱中突现出一条蓝影,随水上,陡然水汁二丈,盘空‮行游‬一匝,方投下,转眼投入水中不见。

  李玉琪目力特佳,己看出那蓝影,乃是条活着小蛇,红目红信,在空中盘飞‮行游‬,不但灵活,且极可爱!

  他童,终只是念念着要饲养些小动物,故此一见那小蓝蛇,便生了活捉之心!

  他正想告诉蓝玉琼,不料那小蛇又复入水。

  李玉琪十分惋惜,也奇怪不知那老人是否亦是为捉小蛇而来?但,为什么方才他不动手呢?

  李玉琪这么想着,突又见蓝蛇随水而起!

  这一次,那老人不待那蓝蛇水升空,陡地大叱一声,直似鬼哭狼号,双掌随着喝声一起一番“哗啦啦”一声大震,正击在水柱的‮央中‬,将水柱击成了点点飞星,飞溅出十六七丈。

  在他以为,那蓝影既在水中,这双掌拿捏好的时候,正击在蓝影身上,则那条小蛇必也像水珠一般,击飞出去!

  故此,他一掌击出,便立即长身一掠,随水珠飞出,落地后立身俯身寻找那条小蓝蛇!

  哪知事出意外,他方一落地,猛听得身后一声叱骂,一声娇呼,猛然回身,正瞥见对面崖下并肩站立着一双眷属!

  想不到在此荒谷内,会遇着这般人物?但他急着找那小蛇,一时来不及责问,故只瞥了一眼,立即又俯身察看。

  他方一俯身,耳中便听得一阵清润男音,道:“姐姐,这人好坏,你看他竟忍心把它打伤啦!姐姐,你有药吗?快拿来给它医医!”

  那怪老人,一闻此言,陡地掠身越过清潭,落在两人三丈之外,闪目一瞧,可不,那男的手上正执着那小蓝蛇!

  原来,李玉琪见老人掌击水柱,心中大怒,一声叱骂,立由口跳下,哪知身到空中,方瞥见那小蛇。

  它竟似深具灵.就在那千钧一发之标,猛地一挣,身躯弹高数寸,出拿风之圈,向相反的方向跃来。

  它这么一跃,无巧不巧,正与李玉玉琪个正着。

  李玉琪一见,心中一喜,也不管有毒无毒,随手一捞,立将它握在手中。

  蓝玉琼跟踪而下,见状吓得惊叫了一声,落地一瞧,那小蛇周身蓝光闪闪,又滑又亮,如小指,长不过一尺二寸。

  但此时,显已被怪老人掌力所伤,竟已晕死了过去。

  李玉琪心喜小蛇,见它晕绝,心头大急,立即向蓝玉琼乞讨灵药,要为那小蛇医治!

  蓝玉琼虽对小蛇无甚好感,但见“弟弟”面关怀、焦急之,立自囊内取出一个自玉瓶,倒出一颗白色丸药,递给他,道:“弟弟,这是长白神医公子愚特制的医伤药品,你给它放在嘴里,一定能把它医好的…”

  她一言未毕,对面那些怪老人,目见自己马上要到手的灵物,被人平白捡去,如能容忍?

  只见他陡地大吼一声,‮大巨‬的身形,陡然欺近李玉琪身畔,捷知鬼魅,长臂一伸,径直点向李玉琪左肩“肩井”要,短臂闪电般一抓,竟是后发先至,抓向李玉琪掌上所托的蓝色小蛇!

  他这一连串突来的动作,虽有先后之序,但施来却一气呵成,恍似只有一个动作一般呢!

  哪知,李玉琪耳灵目聪,早已瞥见他神情有异,心中虽记不得对敌招式、身法,却因己有几次经验,中自有成竹。

  故此,一见他凌厉攻来,不待掌风沾身,心念一动,身形立即贴地后掠,停身于一丈之外。

  蓝玉琼出道颇早,早有“九天蓝凤”之名,对敌经验,更不必说,自是较李玉琪丰富多多。

  她早已运功蓄势,芳心暗忖:“你若是善言报商,或可放你过去,否则,看你这付长相,必不是什么好人,斩除了你,倒可为世人除一大害!”

  蓝玉琼一念未完,怪老人闷声不响、竟猛然发难,九天蓝凤哪能不怒,娇叱声中,玉掌一翻,右手骄指如栽“斜飞燕”疾点怪老人左臂时后五寸处“支正”

  左掌起处,玄门先天罡气突发,打出一团刚凌无畴的劲风,向怪老人后促”印去。

  她这两招一式,同时施出。出手之迅,认之准,虽然是江湖一高手,亦不过如此。

  怪老人来历不凡,听风辨位,已知若不疾急让开,只要被扫中一点皮,必要受伤无疑!

  他这念头在脑中电闪而过,足下拗身盘腿,那‮大巨‬的躯体,便极其灵活地向左飘移!

  同时间,为了防止蓝玉琼继续追击,左掌一挫,猛然对蓝玉琼肋间,劈空打出一掌。

  其实,蓝玉琼一招将老人迫退,并未打算追袭,故此他这一招甩出,蓝玉琼轻轻一闪,便自让开。

  李玉琪退后之时,早已将灵丸纳入那小蛇口内。

  他站在那儿,低头注视掌中小蛇,一眨眼时,那小蛇果然醒转,一双火红的眼睛,先睁开一点,似窥见李玉琪果无害它之意。

  细尾一卷,顿时在掌上盘成数圈,将一颗头,起两寸之高,竟对着李玉琪吐信点头,似乎在向他道谢一般。

  李玉琪见它如此的慧异,不由得嘻笑出声,疾奔到蓝玉琼身畔,喜悠悠,令她看,道:

  “姐姐,你看,这小蛇多好玩呀!我留下来养着好吗?”

  对面怪老人一招之下,已测出这一双俊美男女,竟均具深奥武学,也想若使用‮力暴‬,对付一个,或可必胜、但如他两人齐上,自己虽不致败,但若将灵蛇夺过,则是难而又难!

  他这么一想,立有一番计较,闻得李玉进之言,未等蓝玉琼回答,便自好笑一声,发出一阵狼号般的声音,道:“这位小友,休得如此儿戏,这小蛇身蕴奇毒,沾者立死,你若留在身边,性命堪虑,以老夫之见,还是还予老人为是!”他边说,边注意两人的神色,果见蓝玉琼闻听小蛇有毒,面显厌恶之,怕她会将小蛇死除害,连忙说出还予他的话来。

  李玉琪双眼一直喜悠悠地看着小蛇。

  那老人一开口说话,小蛇似懂得一般,竟而怒目而视,向次跃跃动,似想去攻击老人,但却又像相他一般,蛰未行动。

  李玉琪心中大奇,暗想:“定是这小蛇,恨他那适才一掌之仇,想要报复。”

  蓝玉琼本来心头想叫李玉琪把蛇死,或是丢掉,但听到后来,那老人出言乞还,妙目一转,道:“你是何人?这小蛇既蕴奇毒,难道你不怕吗?”

  那老人只当她要还自己,闻言亦未深思,口答道:“老夫姓名已久不用,有一名号,人称‘劳山毒叟’,姑娘近年出道,对老夫名声,伯没有听说过吧!”

  蓝玉琼的师父铁面道婆为武林三仙之一,当年三仙会五妖,怎能不对她徒儿讲呢?

  这劳山毒叟正是五妖之一,蓝玉琼初睹他双手之际,心中已有些怀疑,只是因他的鼻子,不知为何失去,故不像其师所言之状,闻言,蓝眸一转,故意“哼”了一声,道:“你这妖人,竟敢欺姑娘年轻,胡言欺骗,真是可恶,要知那劳山毒叟,姑娘虽未见过,却听人讲过,毒叟不但双目一大一小,双臂一长一短,有异常人,且还有一颗特大的酒糟鼻子,如今你虽然双目、双臂特征相同,无奈却少了一颗鼻头,姑娘哪能信任你呢?”

  那老人闻言,又怒又急,突地纵声一声笑,道:“姑娘,竟能知道老夫特征,确是令人钦佩,但姑娘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说起来老夫的鼻头,还是这小蛇害的!”

  说着,面呈愤,指了指李玉琪掌中的小蛇。

  蓝玉琼随他指处,见李玉琪托着那只小蛇,不但不惧,竟以指拨蛇身,与小蛇玩了起来。

  那小蛇却也作怪,不但全无凶恶咬人之意,且神态间更是温顺活泼,善体人意,要李玉琪掌中,盘身游走,闪藏于指。

  还不时出首相顶,却并不用口咬。

  蓝玉琼心中惊奇,心知这小蛇,必有不凡之来历,乃存心向这自称是劳山毒叟的老者探询,因此故意皱眉问道:“你适才所言,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这小小的一条蛇,竟能将你的鼻子咬掉不成?”

  劳山毒叟闻言面现愤怒之,双目凶光闪闪,注视姑娘有顷,陡地仰天打个哈哈,道:

  “姑娘真是聪明,一猜便着,老夫息隐劳山,已数十年,自信功力确有进,去年偶游此谷,发现这只蓝星子,一时兴起,将它捉住,正食用,不料一时大意,竟被它一口咬中鼻子,逃窜遁去。”

  “这蓝星子奇毒无匹,天下除有数灵果异药外,无物可救,老夫虽以毒技驰名天下,却也奈何不得,而只得自断己鼻,回山养息月余,痊愈后,又花了半年多功夫,找齐了解毒之药,始再履此山。”

  “不想又因为一时大意,被那位小友得去,以老夫之见,你等若拥有此蛇,徒惹上一身累赘,倒不如还予老大,一来可成全老夫复仇之心,二来老夫也看在这一点份儿,放你等一条生路,姑娘既知老夫之名,当晓得老夫往年习,向来说一不二,顺生逆亡…”

  劳山毒叟愈来愈狂,不又想起当年独霸一方的威风,不由得神形飞扬,凶睛闪光。

  一旁始终未答一言的李玉琪,不但厌他老气横秋,目中无人,更恨他竟将这等精灵好玩的小蛇,生活食。

  故此,愈听愈不是滋味,不等他说完,缓步走到蓝玉球的身畔,叱道:“你这老头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怎的这么讨厌!你说这小蛇有毒,那它怎么不咬我呀!分明是你不安好心,想要吃它。它不咬你,难道还乖乖向你嘴里爬吗?如今既然被我救来,你还敢厚颜讨还,直是大言不惭,恬不知之极!”

  那劳山毒叟被骂得怒发立起,周身颤,骨节暴响连连,正是怒极恶生,运功伤人之像。

  蓝玉琼见了这等威势,不由得芳心暗凛,连忙亦运起全身的玄门先天罡气,蓄势以备。

  但是,李玉琪仍然是行若无事,视如不见,转而对蓝玉琼道:“姐姐,咱们走吧,别理这老头子算了!”

  劳山毒叟纵横江湖,独霸一方达数十年,后来虽败于武林三仙,隐退不出,却从未受过如此奚落!

  何况,数十年来,暗中苦练的毒掌,已有成就。近里复又静极思动,竟出山一试身手,重整昔日声威之际,骤然遇着两个连姓名都未动问的娃儿,敢对他如此轻视,岂能不怒?

  只是,方才试出两人身有奇学,二来怕动起手来,谋杀了小蛇,使自己功亏一篑,故此,软语相欺,软硬兼施。

  此际,见二人竟想离去,哪肯放过。

  陡然间,大喝一声,声如平地焦雷,直震得整个山谷“嗡嗡”作响,狞笑一声,道:

  “无知娃娃,你俩是何人门下?敢如此藐视老夫,老夫今,若容你们二人生离此地,后传入江湖,道老夫真是个好欺人物!”

  说话之间,瞥见蓝玉琼被自己一声大喝,直震得玉靥变,但奇怪那少年,却如同毫无所闻。

  因此,心中不由得惊惑参半,语气一顿,稍转和缓道:“不过,你二人若是自知,请速速将小蛇献上,说出师承姓名,自断一臂,老夫仍可以放尔等生路一条,否则,可怨不得老夫心狠心辣了!”

  蓝玉琼一闻他的喝声,心知这劳山毒叟果然名不虚传,内功虽走门,但火候却臻化境。

  芳心一凛,粉颊上不由浮起了紧张之

  但,紧张虽然紧张,却并非存心怯弱之意。

  皆因蓝玉琼自思,这劳山毒叟无论多强,过去终是师父手下败将,自己火候虽然不比师父深厚,却也不见得输给这门妖物。

  再说,方才自谷顶飘落之际,她已然察知,李玉琪身怀绝世武学,一飞千里,再不济也总<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十七章劳山毒叟,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