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4027 
上一章   第十六章 重逢佳人    下一章 ( → )
当然,她俩并不是害怕赵氏姐妹,却是因玉哥哥被她俩误会,而担心。

  皆因,这误会乃由她两人而起,而她俩人在未与李玉琪成婚之前,便已知道玉琳、玉瑛是玉哥哥原配之

  她俩在当初,便怕玉琳、玉瑛不能容纳,后来,虽因时势造成捷足先得之局,但私心里不免仍存着这一种怕意。

  尤其是朱玉玲,当初她曾经对玉哥哥表示,后见着玉琳姐妹,决不让玉哥哥担当停再娶的罪名。

  她在心里忖着,玉琳、玉瑛亦是情中人,必不会过份绝情,只要自己稍微表示,她俩人亦必愿成人之美人!

  哪知,事与愿违,料不到今晚晴天响雷,会突然发生这件事。

  据雪儿所言,赵玉瑛分明对玉哥哥痛恨至极,将来,万一找着了李玉琪,自己却怎生向他待呀?

  朱玉玲柔肠百转,默默思忖对策。

  苏玉玑却另有一种想法。

  她,情儿和那赵玉瑛相差无几,好强、喜动、吃软,不肯吃硬。

  适才听见雪儿之言,初则一惊,可往下一想,不但不引咎自责,反深深怪责起赵玉瑛来了。

  她是这种想法,无论怎么着,目前反正我捷足先得,站稳了上风,你赵玉瑛再能、再气也无法改变已成的事实。

  即使玉哥哥十分爱你,可如今自己与玲姐姐有孕在身,玉哥哥无论如何,也不能因为爱你而否认不是孩子的父亲哪!

  再说,目前玉哥哥下落不明,你既然与他有白首之盟,情深爱重,便该与我们共商对策,损弃私念,合力先找出玉哥哥的下落再说。

  谁知,你会这般的心窄无知,一昧只苛求、责怪玉哥哥娶我两人,却一点不关心玉哥哥的安全,还谈什么真挚至爱呢?

  苏玉玑心底愈想愈气,一时间我将所有不是,全推到赵玉瑛一人的头上了。

  朱玉玲静静思索半晌,觉得目前非设法与赵氏姐妹见上一面,代玉哥哥解释一下不可。

  于是,她便对雪儿道:“雪儿,赵家两位姐姐真的走了吗?”

  雪几点头应是。朱玉玲又道:“那么明天你再去找她们一趟,看看玉瑛姐是否已消了气,你可以告诉她们两人,说玉哥哥中了妖人暗算,不但记忆丧失,目下却还走失了踪迹,如果她们真爱着玉哥哥,便请她们两位屈驾回来,共商寻找、救治之策,否则,如不愿回来,也请她们千万留意,协同访寻。”

  朱玉玲说至此处,思忖一刻,继续道:“还有,你告诉她俩,我和玑妹妹,与玉哥哥之所以成婚,实有不得已的苦衷在内,并非不知或轻视两位姐姐的存在,只要找着了玉哥哥,一切事情都好商量,我与玑妹妹虽然先和玉哥哥成婚在前,却并不计较名份,只要是两位姐姐能容,为妾为婢,均是我们甘心乐意的。”

  苏玉玑闻言,心中颇不以之为然,但她向来对玉玲十分敬服,故也不好意思出言反对,只是显现出一付颇不服气的样子。

  雪儿见玲少这么说,心中暗暗赞许,立即答应,飞出房去。

  朱玉玲忧心如焚,心田方寸之地,被好几桩拂逆之事填得,一时也未曾注意到玑妹妹的面色。

  她关上窗户,吹灭了灯火,默默地登榻卧下,霍闻得枕畔小几上“嘶”的一声,正是神蛛碧儿的声音。

  她伸出玉手,打开小几上的碧玉葫芦盖,神蛛碧儿“嘶”的一声,自其中弹跳出来。

  黑暗中,但见碧光一闪,己落在她与苏玉玑覆盖的棉被之上,嘶叫不已。

  自从上次,半夜中碧儿救了两人,她俩已不再害怕与厌恶它了,只是了此时两人都腹心事,见状,苏玉玑首先道:“碧儿,别叫啦!烦死人了,快出去找食去吧!”

  哪知碧儿,似别有用意,并不如以前听话,仍自又跳又呜,吵闹不休,气得苏玉玑叱它道:“别叫啦好不好!再叫我可要不客气,要打你一顿了!”

  那神蛛年久通灵,只苦于有口无音,不能说话,否则,此时必会告诉她俩,一个足以令她们跳起来的好消息!

  只是,事实上它既不能以言语表示,叫鸣又不能被人理会,无可奈何只好“嘶”的一声,穿破窗纸向江边遁去。

  苏玉玑睹状,恨恨地娇骂道:“碧儿真坏死了,什么事这么急嘛,好好的道它不走,偏要把窗纸个破,真气死了!”

  朱玉玲幽幽一叹,安慰道:“算啦!玑妹妹,好好睡吧,明天说不定还有很多事情呢?

  不养足精神,怎么应付呀!”

  苏玉玑知道她的意思,乃是指导明天雪儿可能会将赵氏姐妹请回来,到那时势必有一番婉言解释,甚至是哀求不可。

  但是,她心里哪肯服气?黑暗中暗“哼”了一声,便不言语。

  此际,外间已将是四更时分,天上的繁星,与江上的渔火,都渐渐地减少下去,除非是连夜继航的帆船,与早起操作的渔舟,偶尔出现之外,江上的船只,多半都已经驶人港去,休息安眠了!

  突然,一团拳头大的碧光,自岸边弹而起,恍似是鬼火,又像是绿林道所用的火箭,疾如飞矢般,在江面之上划了个圆弧,轻飘飘地落在一只溯江夜航的两桅帆船之上!

  那船上,舱内的灯火均已熄灭,仅有首尾及桅杆顶端,悬外的四只孔明灯,在江面劲风下摇晃不定。

  水手们多数已人梦乡,剩下唯一未睡的是掌舵,与下名掌管帆索的水手,聚在后舵上闲谈,以打发这漫漫长夜。

  那圈碧光,飘落在舱上,并不停顿,倏忽一闪,便消失在舱门空隙里。

  黝暗的舱内,陡地亮起了两道闪光,奕奕然,若似惊电,直舱顶的那圈碧光之上。

  碧光在闪光照下,显现了原形,现出个拳头大的大蜘蛛来。

  这蜘蛛,正是自朱玉玲房内飞出的神蛛碧儿,竟不去寻食,却跑到正在行驶的帆船上来,显然是别具用心!

  那两道闪光,正是因碧儿悄悄溜进的声音,而惊醒的榻上睡人儿所发,那不是灯,而是人的两道眼神。

  但,谁的眼神有如此明亮,如两盏小小的孔明灯呢?不用说,读者一定能够猜出,那是属之于李玉琪的。

  李玉琪与葛玉环姑娘溯江而上,今晚恰好经过这金陵江面,他虽然失忆往事,但神功却并未因之而减退分毫。

  今晚,他虽在睡之中,但警觉之心机灵至极,故此那碧儿一溜进舱,他便立即被惊醒了!

  人处于黑暗之中,目力自然而然地聚拢,何况他身怀奇学,天眼通神力,盖世无双,而还具有一种警惕的因素呢?

  但当他看清了神蛛碧儿之后,虽然不识这便是自己过去驯养的灵物,但却自然而然地自心底升起一种熟悉、亲切的感觉。

  于是,他的那两道闪电般的眼神,渐渐地收缩,瞬息之间,一闪而没,舱中遂复又陷入黑暗之中。

  黑暗中,李玉琪淡淡一笑,任凭那神蛛碧儿,踞伏在舱顶上,不久复又闭目睡去!

  而碧儿,却像是十分欣喜,回归主人身畔一般,突忽跳跃了一下,便在舱房的一角,往来吐丝,结起网来!

  帆船的速度渐渐地减慢,而终于停止了下来,显然的,它是已经停靠在码头上了。

  读者也许会奇怪,那神蛛碧儿,好端端地藏在玉葫芦里,何以会知道它的主人在这只船上,而寻来呢?

  原来李玉琪当初收服神蛛之际,曾以舌血渗润“服蛛丹”令碧儿眼下,如此,碧儿对李玉琪,不但唯令是从,更还心意互通。

  如是李玉琪非是遗失记忆之力,与碧儿虽然分隔千里,那碧儿便可凭袭着一点相通的真灵,将他寻着。

  但李玉琪被忘忧木气蔽住真灵,等于是与碧儿切断联系。

  虽则如此,但碧儿寿长千年之上,玄功通神,玄妙无匹,仍可在方圆十数里之内,察觉出李玉琪所在的方向。

  因此,李玉琪一人此相距十里之内,碧儿立即觉出,啸鸣而出,所惜者,朱玉玲、苏玉玑两人正在心烦意,未能听懂它的鸣叫之声,而轻易地错过与李玉琪相会的机缘。

  天色渐渐地亮了!

  李玉琪首先醒来,第一件事,便是为环妹妹行使按摩,褪除冰毒。

  经过数天的体察,李玉琪知道,环妹妹体内的冰毒,每按时而作,如能在未发作前,便于按摩,将之下,可以省却环妹妹寒冻之苦。

  因此,他算准时间,提前按摩,两天以来,果然葛玉环便不曾再发作。

  今晨,李玉琪醒来,一看时间已至,径自在榻上,盘膝而坐,正心诚意笃地在棉被之中,为葛玉环按摩起来。

  别说是两只炙热似火的手掌,抚按在女儿家的小腹之上,便是小小草革,在那儿扫拂一下,也无有不令人惊醒之理啊?

  个是嘛!那所在不但是人体最重要的地方,也正是女孩儿最最隐秘珍贵之处,她岂能不提高警觉,小心护持!

  但,可怪得很,葛玉环仰面而卧,被李玉琪肆意抚,竟还是香梦沉沉!一动也不动。

  是真的睡得?啊,不见得吧!你看,她虽然不曾睁眼,但呼吸为什么会突然急?颊上怎的会突然浮起晕红呢?

  还有,那眉梢眼角,不正微微上挑,边不正也缓缓牵动着吗?

  啊!她显然是在装睡,但,又能装作多久呢?

  渐渐的,鲜红的樱绽开了,娇也更急促了,只是,她仍然紧闭着双眼,不肯睁开。

  一会儿工夫,柳眉紧皱一起,鼻翼儿煽动更疾,怎的连红都被那皓齿咬起来了呢?

  是冰毒发作难忍吗?但为何那玉靥上红未褪,反而又更加汹涌?是炙热的难过吧!

  她像是再也忍耐不住,突然间,睁开俏眼来,盼着盘坐在身畔的人儿!

  那两道目光之中,可没有一丝痛苦的神情,有的仅是那万般柔情,一腔热爱而已!

  她那锦被中的纤纤素手,似乎一动,似乎抓住了小腹上正在抚动的手掌,似乎轻轻地拉了一下。

  使得李玉琪不由得转头看她。

  四目一触,葛玉环樱而动,但却仅发出一声细若故鸣的:“哥哥”便又倏然而止。

  但被中的纤手,却似乎猛地拉了一下,竟使得李玉琪盘坐不住,倏然伏倒在她的身旁!

  李玉琪虽然稚气特重,与环妹妹相处这么久,哪还能体会不出她的情意?

  尤其这时,一阵阵少女特有幽香,沁心人肺,又瞥见环妹妹柔情泛浮的醉人神态,忍不住扳住她的香肩,吻了下去。

  葛玉环拒还,伸出来两只晶玉似的粉臂,紧搂着“哥哥”的颈子,直到实在透不过气来的时候,方才睁开,娇道:“哥,坏死啦!一大早吵醒人家,就…”

  这是女均俱的本领,善自推委,不负责任。

  葛玉环不责备自己,实具有惑之嫌,反数说哥哥不该吵她睡眠,真是,真是个十足的“女人”

  只是,她一语未毕,陡然发现一只绝大的碧绿蜘蛛,蹲踞在舱顶,一方‮大巨‬的蛛网中心,用两只碧光闪闪的眼睛,瞪视着她,便猛地吃了一惊,顿时把话打住,而猛然惊叫起来!

  神蛛碧儿见她的害怕样子,也跟着“嘶”声而呜,似得意又似显威。

  李玉琪闻声,复看见环妹妹害怕的样子与碧儿张牙舞爪所形成的对比,觉得十分的好笑。

  “环妹妹别怕,这蜘蛛十分和善好玩,你不看它在故意吓你的吗?”

  葛玉环定了定神,凛然慎道:“还好玩呢?丑死啦!哥哥你这不想法把它死,说不定它还有毒,会害死人呢!”

  李玉琪一跃下榻,穿上鞋子,道:“不会吧!它不是很和善吗?你看它长这么大,死了岂不可惜,再说它半夜来到这里,一直乖乖地停在那儿,要害人早该下手了!”

  神蛛碧地懂得人言,闻得主人这般的说话,便将头连连点动,口中高兴地低鸣不己。

  李玉琪见状更乐,哈哈大笑,指着它道:“环妹妹快看,它还在点头呢!真好玩!”

  说着,又对碧儿问道:“喂,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葛玉环“嗤嗤”一笑,心中方在暗想:“哥哥也真是天真得可以,一只蜘蛛,哪能懂得人语呢?这一问岂不是白问了吗?”

  想着,双目却好奇地看着蜘蛛,却意外地发现,那蜘蛛竟又在连连点头,这一来她又惊讶了!

  不过,她还有点不能置信,便也说道:“你真懂吗?好,你若是真懂,就叫两声,我才信呢!”

  她以为蜘蛛是有点头的毛病,方才如此发话,如果那蜘蛛不叫,或叫得不对,则就可表示,点头只不过巧合而已。

  如知道,她问声方住,蜘蛛竟真个“嘶嘶”短鸣了两声,这样一来倒不由得她不信了!

  李玉琪睹状,分头大乐,一拍手掌,道:“来…”

  他是想问问,那蜘蛛从何而来,哪知他方一拍手,说了个“来”字,蜘蛛竟“嘶”的一声,飘落在他的手掌上了。

  这一着,着实吓了葛玉环一跳,她“哎呀”一叫,却已见那蜘蛛,静静地伏在李玉琪手掌之上,一动不动。

  李玉琪虽也觉得有些意外,却并不害怕,他一掌托着蜘蛛,向葛玉环面前一送,道:

  “环妹妹你者,它多乖啊!”葛玉环却被他这一手,吓得“嗤”的一叫,缩入被里叫道:“哥哥,坏死啦!快拿开,我不要看它!”

  李玉琪见环妹妹怕成这个样子,好生扫兴,唉声一叹,对掌上的蜘蛛道:“你看,女孩子真没法子,你自己去玩吧,快别在这儿吓她啦!去找个地方藏起来吧!”

  蜘蛛儿,只听它“嘶”的一声,陡地一弹,跃上蛛网,竟自在网上爬来爬去,收起丝来。

  一会儿,它将那大蜘蛛网,统统收起,对李玉琪微一点头“嘶”的一声,跃出舱去,一闪不见。

  李玉琪恋恋不舍地看着它,喃喃地道:“环妹妹,起来吧!它已经走啦!”

  葛玉环答应一声,起身下榻,一边为李玉琪梳头,一边道:“别这么没打彩,好不好?那个丑蜘蛛有什么好玩?待会到了金陵,我带你上岸,进城去走走,才有意思哪!”

  李玉琪“嗤”的一声低笑,道:“还待会呢!早就到啦,你真的能上岸吗?”

  葛玉环一直在睡之中,未觉出帆船已停,闻言粉面一红,跑过去打开窗户一看,果见那船只已停在下关码头边上了!

  她红着脸白了李玉琪一眼,边为他结发,边伸出纤手,担轻地拍了他一下,佯嗅道:

  “有什么好笑的,人家睡着了,不知道嘛!”

  说完,旋即嫣然一笑,继续道:“我不是全好了吗?怎么不能上岸!反正船家要在这里购办吃食,咱们进城去溜溜,也不会担搁多久的。”

  李玉琪关心她的病情发作,便道:“上岸可以,不过最好是雇一辆车,万‮中一‬午不能赶回来,在车上也好为你医病哪!”

  情郎情重,心细如发,设想得这么周到,不由得不令葛玉环感激。

  为了表示感激,她俯下‮躯娇‬,轻轻亲着李玉琪的面颊,呢声道谢,李玉琪被她这么一闹,心头不由得怦然而跳,想动作。

  葛玉环看出了他的心意,咯咯一笑跃开一边,道:“好哥哥,别闹啦!我还没洗脸呢!

  你出去吩咐船家备饭借车,咱们好早去早回啊!”李玉琪痴痴一笑,领命而去,踱至舱外,纵目一望,只见码头边桅帆林立,大小船只无数,码头上人来人往,热闹异常,比起那杭州码头来,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象。

  尤其是远处,城楼隐约可见,全都是红砖叠成,气势异常雄伟,更远处山峰耸翠,映着初升的朝阳,格外的苍郁翠碧。

  李玉琪因此游更浓,他连忙吩咐船家,开饭借车,兴冲冲地进舱,对葛玉环道:“环妹妹,这金陵果然是名不虚传,实在好热闹呢!如果没有急事,多呆两天好吗?”

  葛玉环虽然新逢丧父,心中急于回乡,但也不肯过份地扫李玉琪的兴头,便道:“看情形吧!如来一天玩不过来,多呆两天也是不妨的!”

  李玉琪闻言大喜,连忙催促着她整装用饭。

  饭后,迫不及待地拉着她便往船下跑去,船边码头上,船家已为他租来一辆竹帘绣垫,布置得颇为讲究。

  李玉琪两人爬上车去,放下竹帘,便吩咐车夫,到城中各处‮行游‬观光。

  车夫知道这两位是初临金陵的游客,并无一定的目的,遂即鞭子一扬,车声辗辆,向城外的莫愁湖驰去!

  两人坐在车中,由马车两侧的车窗竹帘里,向外张望,但见那左边城楼危耸,气势雄伟,右边是水声瀑瀑,林木碧翠,透救灾林隙,更隐约可以看到,农家的茅舍居屋,罗列杂陈,自俱天然的怡然风格!

  车过捐江门,李玉琪瞥见那城门,高足三丈,气势宏大,两旁各站着十几名衣甲鲜明的兵卒,执戈而立。

  各人等,熙攘出入,十分热闹。

  但马车并不进城,仍照直线,沿城墙而行,李玉琪颇为诧异,正动问,突闻葛玉环道:“哥哥,你看那边的那所房舍,修建得真好呀!”

  李玉琪顺着葛玉环纤手的指处,果见右方大江岸边,有一处房舍,十分特别。

  那房舍,四周以千百株翠竹为墙,围绕成一处院落,己很别致,更可怪其中的房屋,竟均为连皮的松木筑成。

  李玉琪嘻嘻一笑,抚着葛玉环的香肩,道:“啊!真是很美,环妹妹,我们要不要走进去看看啊?”

  葛玉环将‮躯娇‬偎在他的怀里,四盼他一眼,想了一想,方道:“依我之想,那地方的主人,必不是一个普通人,凡这种人,都有些怪僻与不近人情之处,我们只去看看,虽然没有别的意思,却说不定会引得那主人的不快。哥哥,我看我们还是不去的好!”李玉琪闻言,虽觉着有些扫兴,但一则他向来十分信服葛玉环,二则想到环妹妹伤体未痊,万一真有事,却不太好。

  故而,李玉琪默不出声,点点头表示同意,葛玉环见状,回过身来,用纤指戮了他额角一下,道:“你啊!真是的,那里不过是一栋别致的房子,有什么好玩,如果你真喜欢,等将来咱们到终南山上,照样也盖上一所,不过…”

  李玉琪闻言,早已笑了起来,但见她忽然把“不过”之后的话语顿住不说,于是便催促道:“不过什么啊?”

  葛玉环凤目一转,嫣然一笑,道:“不过,到时候怕你还不愿住呢!”

  李玉琪忙分辨道:“谁说我不愿住?要是将来,能够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盖上一栋那样的房子,再养上几只黑猩猩、大蜘蛛、小鸟儿等小动物,那不知有多好玩呢!也许我一辈子也不要出去啦!”

  这真是童心的特别表现,葛玉环不由得“嗤嗤”一笑,芳心里却跟着暗叹一声,忖道:

  “唉!哥哥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啊!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成呢?”

  李玉琪瞠目瞪着她,不知她何故发笑,正想发问,葛玉环转身又靠在他的肩上,略带幽略地道:“好吧!将来就依你这主意吧!”

  李玉琪可听不出她内心的不情绪,闻声也就把疑问消去,静静地观赏起车外的景物来!

  其实,他哪里知道,那所特异的木制房舍里,正居住着他的两位娇——朱玉玲与苏玉玑!

  朱玉玲两人,因为昨夜安眠较迟,心中又搅了一团焦虑,所以今晨醒来也较往日为迟!

  朱玉玲醒后,第一件事便想起玉琳姐妹的去向。

  她急忙召唤过灵鸟雪儿来,吩咐它按照昨夜之计,循江而下,寻找着赵玉琳姐妹,说明李玉琪失踪的情形。

  请她俩前<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十六章重逢佳人,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