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4459 
上一章   第十四章 冷面玉女    下一章 ( → )
娄飞燕目睹此景,不只心惊这看似文弱的意中人,竟具有至高武学,更心惊凭自己武林世家,见多识广,却竟然看不出他这招是何名堂?

  娄飞燕因此立在一旁,苦思武林各派绝学,只觉得李玉琪方才一式,颇似是道家玄门,失传己久的“妙接

  但那一式不仅失传,更须以“先天道家罡气”为基础,方能使用,难道说面前的人儿,竟有如此机缘,获得了失传道家秘在不成。

  “那他到底是谁呢?果真是蓝衫神龙吗?”

  她痴想着,怀疑着,一时竞不知所措,但只盯住他出神!

  葛玉环却未想这些。

  她只要李玉琪平平安安地活在自己身边,就足了!她不计较他的‮份身‬与姓名,甚至不考虑他的功力到底有多高。

  她对他,自从初会开始到如今,似乎己养成了一种习惯地看法,其中不仅包括有男女间的热爱,也包括有‮子母‬之间的亲爱。

  关于这一点,乃是由于李玉琪过于天真形成的,使得他自心底产生出错觉一一关注与保护的错觉。

  凡是母亲对自己的孩儿,都是如此,无论那孩几年届若干,在母亲的眼光之中,亦似一个初生幼童。

  葛玉环亦复有此错觉,故当她瞥见李玉琪险之后,她不但立即将惊急化为欣慰,更还十分欣赏李玉琪顽皮的捉弄。

  她“咯咯”地娇笑着,一时竟忘了适才的悲痛!

  巨船上的群贼,目睹此景,心中均生俱意。

  尤其是马迹山水寇三眼雕马大威及他手下的数名参于凶杀的徒众,都暗暗打定见机而溜的主意!

  只是,南七省黑道绿林,名义上山、寨各自‮立独‬,但自从推崇鬼手抓魂娄立威接任盟主以来,己失去了‮立独‬行动的自由。

  盟主娄立威功力高绝,黑道中无人匹敌,手段毒辣,言出如山。

  凡南七省黑道绿林,若不臣服,必遭他残杀‮害迫‬故此,娄立威一声令下,黑道中无人不敢不奉行。

  近年来更是约法三章,管束更加来历,时常派出巡察执事,以考查各山、各赛是否有违之事迹!

  那巡察不但功力绝高,并有杀生大权。

  所谓“良”与“不良”并非以社会道德为准绳,而是以是否听命效忠为原则的!

  故所谓“良”者,可能是烧杀,无所不为的恶盗,而不良份子,或不乏节义自守的义贼。

  三眼雕马大威,既随从断魂煞狄福出来,虽心知情势失利,却不敢公然逃走,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他可是打好了主意,便径自挪至船弦,静等着事态的发展!

  他手下数人,见状怎不知他想藉水底遁去之意,故而一个个,在船边一字排开,等时机的来临!

  断魂煞狄福不愧为大雪山双头老怪之徒,功力果然不凡,表面上被震翻那么远,却并未受伤,运气一匝,便自复原,恶狠狠瞪了黑煞手一眼,使个眼色,狞笑着对李玉琪叹道:

  “好小子,果然有些鬼门道,但也别太得意,大爷还要领教兵刃呢!”

  说着“呛”的一声,取出背上的长创,缓步走上前来!

  黑煞手心中羞惭不己,更迁怒于李玉琪,瞥见断魂煞神色不善,知他是怪贡自己丢人现眼!

  但他乃是个阴险之徒,平里自高自傲,甚少服人,如今虽说在娄立威手下,却并不肯多买狄福的帐!

  他明明看见了断魂煞狄福的眼色,暗示要他联手夹攻,却因那一个白眼,生了坏心!

  黑煞手暗忖:“哼,你给我脸色看,我才不吃哪!要打你自己上吧!”

  他决意不帮这个忙,让狄福吃点苦头!故此便故作不见!

  断魂煞狄福走到李玉琪面前五尺处立定,脚下不丁不八,拿桩暗踏子午,双目隐含无限杀机,瞪着李玉琪。

  左手剑诀一立,右手长剑平举,用劲一震,剑尖震颤成无数小圈,显示出一身内家功力,确实不凡。

  李玉琪被他视得颇有怯意,他根本还没有对敌的经验,一瞧见对方这等声威,先声为之一凛!

  断魂煞老于江湖,立即察觉李玉琪有了怯意,于是他十分满意自己的威风,心中更暗暗轻视李玉琪!

  他凄厉地狞笑一声,宛如鬼哭神号,陡然间收住身势,讥讽道:“小子,别害怕,快出兵刃来领死吧!”

  一旁的葛玉环,曾经见识过李玉琪施展飞行功未,知他必怀有罕世奇学,何况她曾经将自身绝学相传,知道他比自己只强不差!

  但她仍不免十分心,一来由于是关心则,二来由于知道他丧失了记忆,缺少临敌经验!

  所以,起初不与他们正面冲突,便为此故!

  这时,葛玉环瞥见断魂煞凶横狂傲之态,芳心里又恨又怒,也有些微怯!同时又见李玉琪手无寸铁,无法御敌,心中更凛,一狠心,飞身抢到李玉琪的身前,将右掌的古月琴横于际,对狄福娇嗔道:“你神气什么嘛!让本姑娘先领教你的绝学好了!”

  娇嗔落,脚下一滑,欺近断魂煞的身畔,右掌古月琴一起,挟带劲风,向狄福拦打去。

  断魂煞狄福哈哈狞笑,不退反进,左脚侧跨半步,右手长剑疾出,往葛玉环的右腕脉门点来。

  葛玉环哪能让他点着?陡地挫腕缓势,顺势一提,疾如迅电,古月琴疾往狄福脖子上劈下!

  断魂煞狄福大意轻敌,一着点空,扭斜退尺余,古月琴闪现青霞,己自鼻端掠过!

  断魂煞狄福乘隙路机,乘葛玉环招数用老之际,长剑再举,嘶风直劈向高玉环的右肩!

  哪知葛玉环翠琴五式,看似仅只五式,简单异常,却能随敌人攻势,变化多端,实具有神鬼莫测之机。

  故眼看着狄福长剑劈上身来,竟而不避不架,堪堪及身不到一寸,葛玉环陡地一伙身,在危及一发之际,避过了上面一剑,紧跟着玉婉再翻,古月琴疾向断魂煞双胜扫来。

  此时,葛玉环俯首弯,背上空门大开,若是狄福能把握时机,健腕一翻,便能将葛玉环伤在剑下。

  但事实上,劲风袭近双胜,断魂煞若不赶紧撤身,他的那一双有腿胜,便非得折断不可!

  因此,狄福顾不得伤人,脚尖用力一蹬,身形缓飘丈半,顾势一带利剑,直刺葛玉环脊背!

  葛玉环有成竹,伤着身向右前方一跃,无形中让过一剑,抢到狄福的左侧,施展开师门绝学翠琴五式,猛攻狠拍。

  刹那间碧霞闪烁,挟杂着嗡嗡破风之声,闪幻出无数个翠碧月琴,自断魂煞狄福四周攻到!

  断魂煞狄福一见她攻势凌厉,招式奇,一时竟摸不透她的门户,不了一口凉气,将原先那一片轻视之心,收了个一干二净,暗地运起玄冰内功,贯注于剑身之上!

  他先施开双首老怪的雪山绝学“玄冰十三剑”只守不攻,暗暗观察葛玉环的招数路子。

  十余招眨眼即过,断魂煞渐己摸清了一点路子,察出葛玉环六招一式,连环拍打的路线!

  断魂煞狄福已看出端倪,怯意为之一收,反守为攻“刷刷刷”一连三剑,得葛玉环攻势稍滞。

  断魂煞狄福又立即抢制先机,展出绝学“雪崩冰毁”、“天地变”、“风雪怒吼”向葛玉环反罩过去!

  葛玉环一着机先,占稳优势,虽因内力稍逊,试出断魂煞内劲惊人,不能硬接硬架,仗着一身奥的招式,与他拆解。

  但断魂煞狄福连演绝招,用出全力,葛玉环虽仍能灵活地拆解,却渐有真力不继的现象了!

  葛玉环芳心吃惊,忙采取守势,暗中运气蓄劲,意图待机反攻!

  断魂煞狄福久履江湖,身经百战,一见这等形势,攻势更厉,得葛玉环不得不打起精神与拼斗!

  刹那间,但见青光碧霞,相映争辉,琴声“嗡嗡”剑风“嘶嘶”方圆数丈之内,起劲风气流,声势煞是吓人!

  李玉琪此时,凝立在场外,星目中暴闪神光,双拳紧握在袖内,一张面孔全是紧张之

  须知,他此时虽然不明白好些道理事故,却十分关心他的环妹妹,俗语说刀无眼,万一失手伤着,那怎么得了!而且他打从记忆丧失迄今,未见过如此烈的争战场面,哪能够不觉得紧呢!

  因此,李玉琪心中十分惶然,自然而然地显现出一付蓄势以待,焦急莫名的样子!

  哪知他这一蓄势待机,体内的神,无形中加紧真气之运转,达到了和之点,他那一双黑眸之中,暴出吓人的神光来!

  那边,冷面玉女娄飞燕一直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芳心里对他愈看愈爱,恨不得走近瞧个仔细!

  因此,在她的眼光之中,李玉琪的一举一动,不但优美潇洒,更似具有一种人的魔力一般,住了她整个的芳心!

  因此,她对于场中凌厉无匹的打斗,不但是毫无在意,竟可说充耳不闻,她的全部心神,似乎都溶化在李玉琪的身上!

  瞬息的工夫,西天的光,渐渐地暗谈了下去!

  场中,葛玉环由于内力较差的缘故,手上的招式,渐呈现缓慢,娇之声频频,显然不能支持了!

  相反的,断魂煞狄福却是愈战愈勇,长剑到处,嘶风破空之声大盛,再加上他狞笑的时候,更显得威风凛凛!

  李玉琪睹状,更是惊骇,却偏又拿不出主意来,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眨眼犹疑之际,葛玉环一招用老,断魂煞狄福用剑尖点开古月琴。一招“冰雪顶”式,捷如电闪般,向葛玉环顶门劈下!

  葛玉环发觉已迟,堪堪剑及头顶,不由自主地惊呼一声,努力一仰‮躯娇‬,想用个“金鲤穿波”身法,躲避开去,却不知断魂煞用心狠毒,存心不让她逃出手去,掌中之剑不但用上了十成真力,左掌更蓄玄冰内功。

  此时一见她仰身倒纵,陡地暴叱一声,右手之剑加疾下击葛玉环的酥,左手之掌悄无声息地向其小腹下击去!

  李玉琪神目如电,瞥见葛玉环形势危急,堪堪要伤在断魂煞剑下,心中大怒,一时窃意扫尽。

  猛然间一声清叱,晃身扑入场中,左手一探,抓住葛玉环的衣领,向后一带,右手同时向断魂煞劈下的长剑上抓去!

  场外冷面玉女娄飞燕的月光,顺着李玉琪扑人的身形,瞥见李玉琪竟敢以掌拿长剑,竟吓得惊叫了一声:“哎呀!”

  “呀”字出口,李玉琪动作快逾闪电,一下子正握住长剑剑尖,同时,断魂煞的一掌掌风,也正扫在葛玉环的小腹之上!

  葛玉环若中了这一掌,是非死不可,但是由于李玉琪一带之力,使她在无形中加速了‮躯娇‬的倒之力!

  故此,这一掌并未打实!

  虽则如此,但那断魂煞狄福不仅是内功特强,而且他那掌风更具有先天阴冷之毒,一经中上,周身发冷,血脉冻凝,七七四十九之内,如不以纯热力,输导化解,非被冻死不可!

  因此,葛玉环虽未中掌,但还是触及到了掌风,所以倒飞平的‮躯娇‬,立即击落在地下,葛玉环惨叫一声,立即晕死了过去!

  李玉琪闻声,扭头一看,环妹妹面色苍白地平卧在沙土之上,一动不动,心中又痛又恨。

  一时间,狂啸一声,右手用力一扭“叭”的一响,硬生生将一只百练金钢长剑的剑尖,折断半尺,随手一丢,对断魂煞狄福暴吼道:“好贼子,竟敢下毒手,杀我妹妹,少爷与你拼了!”

  吼声里,施展出葛玉环教他的“翠叶风十五掌”中一招“翠叶风”向断魂煞狄福劈去!

  断魂煞狄福适才瞥见李玉琪空手抓剑折剑,已经是吃了一惊,这时再被他声俱厉的一阵暴吼,心中不由微存怯惧。

  但狄福身经百战,见多识广,虽有怯意,却不慌乱,此时一见李玉琪,声虽厉,出招却有些轻飘飘浮而不实。

  他向以掌爪之功,驰誉江南,惯用毒掌风害人无数,此时哪能不见猎心喜,掌害人?

  故此,断魂煞一见李玉琪举掌拍手,竟“叭”的一声,掷下断剑,不藏不避,以右掌运足十成力,上去。

  “啪”的一声,双掌接个正着,断魂煞一声厉吼,腕骨折断,李玉琪神色夷然不弯,一沉腕,翻掌再次劈出。

  闪电般正劈在狄福上“叭”的一声,将狄福劈出去五丈开外,萎顿地上,心脉尽断而死!

  李玉琪掌劈狄福,也不过是眨眼工夫,那旁边的黑煞手罗空瞥见,只吓得神色巨变,起身便逃!

  李玉琪余恨未消,见状哪肯放过,一声清啸,身形陡地飞纵过去,直朝着罗空脊背一掌劈下。

  黑煞手罗空人最狡猾,闻得啸声临近,陡然间煞住前冲势子,院向左后方施出燕青十八翻。

  果然,李玉琪一掌劈空,回转身一看,却见黑煞手口打胡哨,慌乱地向巨船之上逃去!

  他此时心中,充怒火,决意与群贼拼个死活,见状也不管自己,到底能否敌得这么多人,迳又追了过去。

  黑煞手罗空目睹李玉琪威势壮大凌厉,身手高强得匪夷所思,深知凭自己这号称黑道二的身手,也绝对挡不住一招半式,故此,非逃走不可!

  但他见李玉琪轻功逾越,行动如风,如若是独自逃走,也绝对跑不出二十丈外,便被追及!

  因之,他吹起围攻暗号,以手下群贼之力,将李玉琪围困一时,好让他自己跑得远些。

  群贼目睹李玉琪一招不到,便将断魂煞狄福击出那么远的声威,哪径不震惊骨悚然,纷纷逃!

  但是,闻听黑煞手打起的胡哨,可又不能不硬起头皮来打个接应!

  于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形之下,群贼纷纷摸出随身携带的暗器,向李玉琪投过去!

  李玉琪堪堪追及黑煞手背后,群贼的暗器已纷纷到,此时,他不明自己功力,己达金刚不坏之身,一见那暗器密如飞蝗,心中不微微一凛。

  他生怕自己被暗器中,便施展新学的翠叶风十五掌式,在原地掌打足踢,巧纵妙闪了起来!

  但暗器实在很多,像一阵阵暴雨一般,不停地袭上身来,虽然,他展开身法,并不虑被人着,却眼睁睁看着黑煞手逃上船去!

  李玉琪心中焦急,陡然间灵机一动,双掌施开,改打为接,随收随往船上反掷过去。

  一瞬间,竟然是十分有效,一连串被他中五人,贯穿腹而死!

  黑煞手罗空在船上见此情形,心想不好,如此下去,虽然缓住他的势子,不令他欺近巨船,却也不是办法。

  眉头一皱,黑煞手己有计较,便又打个胡哨,一边指挥继续施放暗器,一边带领众人,向巨船那边缓缓退去!

  李玉琪边接边打,边向前进,堪堪要跃上巨船,所有群贼,立时双手齐挥打出暗器,纷纷向水中跃去!

  李玉琪一见,怒吼一声,无意中施出了两仪降魔掌法,将暗器捞摸了一大把,一抖手,尽数向‮体身‬尚悬空中的群贼打去!

  但闻得一阵凄厉惨叫过后“噗嗵嗵”水声连响,无论是中与未中的贼人,都统统落入水中去了!

  李玉琪追上船舷,向水中一看,不一刻但见那水里,缓缓浮上来十几具尸体,霍然那三眼雕马大威亦在其中。

  只是凡侥幸未中暗器的,都未再浮出,想是自水底潜逃走了!黑煞手罗空便是其中之—!

  李玉琪见那尸体,死状至惨,不暗责自己手段过份。

  但是一想到自己环妹妹生死不明,不但释然,反因为未将之全部杀死而遗憾呢。

  李玉琪想到环妹妹,心中似觉六神无主,慌不迭回头向岸上一瞧,那沙滩上哪还有葛玉环的人影儿呢?

  这样一来,李玉琪心中噗嗵一跳,直吓得呆了,好半晌他才还过魂来,慑声喃喃地叫道:“环妹妹…你…你在哪儿呀?”

  就在此际,邻船上“噗哧”一声娇笑,李玉琪转头一看,自己所雇的双桅船上,正站着冷面玉女娄飞燕冲着他抿嘴俏笑呢!

  李玉琪此时虽因受忘忧木熏染,遗忘了过去一切的武功与经验,而变得十分天真纯稚,但心思却十分精细。

  只是,此时因葛玉环受伤失踪,心中悲痛紊乱,一见她出现在自己船上并未逃去,只以为她有意留下,偷偷将葛玉环加害,再来暗算自己。

  故此,立即暴怒,跃过船过,立掌作势,怒气冲冲地叫道:“你…你把我环妹妹怎么样了?快说,否则,我…非跟你拼命不可!”

  冷面玉女娄飞燕见他如此待她,粉面上容尽收,转现出无比幽怨,凄凄一叹,道:

  “公子,你…何心这么待我…我敢把你环妹妹怎么样啊!你不进去看看,她不是好端端地睡在上吗?”

  李玉琪一听此言,来不及说话,晃身扑入中舱一看,可不是吗?他的环妹妹此时不但真个卧在榻上,而且面色已大好,身上还覆着棉被呢!

  他迫不及待地走近榻边,张口唤,却不料背后突然间伸过一只纤纤的玉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李玉琪回头一瞧,见又是那红装的娄飞燕,此时却见她一指俏竖在红樱上,示意他不可出声,拉着他走向外间。

  李玉琪心里己明白大概,身不由己跟着出来,向娄飞燕焦急地问道:“我环妹妹睡着了吗?伤势不要紧吧?是姑娘救的吗?那小生真得谢谢姑娘啦!”

  说着,果然作起揖来!

  冷面玉女娄飞燕见他这等情形,忍不住嫣然而笑,将适才的幽怨,尽数扫去,让开一步,柔声道:“公子,何须多礼,只要以后见面少骂两句,就感激不尽了!”

  李玉琪闻言,知她是借题发挥,玉面一红,自觉十分羞惭,错怪了人家,娄飞燕见状,忙转开话题道:“令妹中了敝师叔一记掌风,幸亏是‮体身‬凌空,无形中消去不少力量,又未打实,方才保住性命,适才我己喂她吃下家祖师所制的‘千年雪参保命丸’,内伤调养数,自可痊愈,至于今妹是否中了冰毒,目下尚不得而知呢!”

  李玉琪急急问道:“那怎么办啊?”

  冷面玉女娄飞燕幽幽一叹,道:“三之后,令妹若是有过周身发冷的感觉,自伤处向四周泛涌,则便是中毒之象!”

  李玉琪又催问道:“可有法子医吗?”

  冷面玉女娄飞燕抬着明眸注视他半晌,陡地玉靥泛红,垂低下眼帘道:“法子倒有几个。第一,是服长白山长白神医公孙愚特制的火丸,此丸是多种良药,用内家三昧真火炼成,不但可拔除冰毒,更可助长武功内力,只是此丸珍贵异常,公孙愚自己只炼有几颗,决不肯轻易给人;第二,是家师祖所炼‘亢火丸’,虽也能去毒,却有不良的副作用,平常人不宜服食;第三,便是以绝顶的内家神功内力,每四次在伤处按摩,七七四十九方愈。”

  李玉琪闻听此言,不呆在一旁,好半晌方才直着眼道:“那我环妹无救了吗?”

  冷面玉女娄飞燕皱眉道:“依我看以公于适才的身法和功力,为令妹按摩医治是不成问题的,只是…只是…”

  她本想说:“只是,你俩虽然乃兄妹,但男女到底授受不亲,你怎能真为他按摩呢?”

  但话到边,却又觉不便,同时她也想到,这道理李玉琪也明白,不必点破,而会自动地请自己再出主意,到那时自己正可卖个人情,回一趟幕山,向父亲取一颗“亢火丸”

  来!

  哪知李玉琪根本不知道男女间有一道授受不亲的限制,同时既便知道,他也不会在意,闻言竟率直地道:“我真的成吗?”

  他是不相信自己会有此力量,冷面玉女娄飞燕却错会意思,接口道:“公子的功力盖世,自然堪足此任<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十四章冷面玉女,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