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16499 
上一章   第十二章 天纵奇才    下一章 ( → )
他重复地默念这四个字,却又始终想不起来!

  葛玉环抬头看见他喃喃自语的样子,不愿让他过分伤神,便催促他道:“哥哥,别想啦!快吃饭,你看再不吃菜都快凉了呢!”

  李玉琪啊了一声,抛掉心思,举筷就食,复又执壶敬酒来饮,不一会儿连尽数杯,醉态顿现。

  葛玉环抢去酒壶,不令他再饮,不想李玉琪竟伏在案上,迷糊睡去!

  葛玉环皱眉叹气‮头摇‬,又好笑又怜惜,便出去唤来伙计,令他将酒菜钱,记在自己帐上,把李玉琪扶到后园自己房内!并表示这两天不再卖唱,有人叫她,一律代为谢绝!

  这是怎么回事呀?可把个伙计糊涂死,羡慕死了!

  不是嘛!平里冷如冰霜,若桃李的葛姑娘,不但为这位公子付帐,并且还留宿。

  不但留宿,连别的生意都谢绝了,这不明罢着爱上了这个小白脸吗?

  伙计一边肩扶李玉琪,往后园走,心里可一边在嘀咕猜疑着。最后,到了姑娘独居一所跨园之际,葛姑娘竟然小避嫌疑,伸出玉臂紧挽李玉琪的另一膀臂,还直在吩嘱,叫伙计小心,不要跌着了他!

  隔着中间一个李玉琪,那伙计的尖鼻子便能嗅得见姑娘身上的阵阵馨香,心里头不一阵陶醉,暗恨自己老娘,为什么当初不将自己生得漂亮点儿,好有幸承受美人的芳泽!

  葛姑娘所居,乃店后一处小独院,里面有一明两暗三间套房,平常日子,伙计来后面招唤姑娘出去卖唱,只能到房屋门口或房里明间,那暗间任凭有天大的理由,也不准进去!

  今天也是一样,伙计将人扶到明间,眼睁睁看着姑娘,像在外间里留下了眼睛,脚步方抬动,便听见姑娘娇声叱道:“怎么你还不走啊!呆在那想干什么,快走开!”

  姑娘的手段,伙计是亲眼目见,那么凶的西湖牛,一掌打一个狗吃粪,哼哼个半天,也爬不起来。

  这谁敢惹得,店伙计生不出三头六臂,哪还不乖乖地夹尾巴开溜!

  伙计刚溜走不久,房里面走出葛姑娘!

  葛姑娘伸手关起了房门,将房中的大火盆加足了木炭,捻小了油灯!转身又走人暗间。

  暗间里灯火通明,十分明亮宽敞,布置得更是雅致!

  右手边一张大,铺设着锦被绣枕,一望而知,并非是店中之物!边一具大橱,似盛衣物之用!

  大对面,右手边窗下一张红漆书生桌,上面陈放着文房四宝以及姑娘赖以为生的月琴。

  那月琴形似琵琶,却比琵琶身小颈长,通体碧绿,闪泛霞光,非铁非玉,似是远古之物。

  最奇的是此琴弦只有七,较普通的弦一些,亦是碧油油晶莹泛亮。

  书桌那端,是一具梳妆台,巨锣般大的古铜镜,纤尘不染,镜前有一方匣,似盛放首饰之用。

  另外女用梳刷等物,应有尽有,都摆得错落有秩,显示着主人的细心!

  葛姑娘进房之后,将各物复加整理,坐在妆台镜前,稍事梳洗,趋进塌畔,俯视着甜睡在被中的李玉琪。

  好半晌方才悠然而叹,轻手轻脚,小心地打开橱门,取出一大叠衣物,走到另一间暗室里去!

  不一刻,却又转回来,只是身上己换了一身浅碧睡衣。

  她在榻边一张椅子上坐下,闭目假眠,想是怕李玉琪醒来会需要些什么,不肯立即去睡!

  果然,不一刻李玉琪迷糊醒来,嚷着要水,葛玉环一跳而起,忙着倒了杯苦茶,纤手托住李玉琪的后颈,喂他饮用!

  李玉琪饮完茶水,酒意略醒,微启星目,讶疑地环视四周,盯视在葛玉环的粉颊之上,好半晌方才记起,喃喃道:“环妹妹,这是你的房间吗?”

  葛玉环娇羞点首,表示认可,李玉琪痴痴一笑,又道:“啊!你怎么不睡嘛!来,睡在这里吧!”

  边说,边向里移动,拍拍身外,要葛玉环睡下!

  葛玉环见状,芳心无主,怦怦跳,犹疑不决!

  那时候,女子若是和个男人钟情,便等于默许终身,甚至会誓言守身以待,非他不嫁!

  葛玉环虽还未到达此等境界,但己然相差不远。否则必不肯以女儿闺阁,让于他住的!

  只是,像这等未经明订行礼,岂能草率同共枕?葛玉环犹疑亦即在此!

  不过,李玉琪己不知礼数是为何物,空白心灵,尤妇婴孩,凡事直凭好恶而行,哪能顾虑这些。

  故此,一见她默然不语,当她已肯,伸臂一伸,葛玉环喂咛一声,跌人中,翻身一滚,不但未滚落下,反而更进一步,钻进了锦被!

  这,这可是怎么回事?

  葛玉环目下虽以卖唱为生,却别有苦衷用心,一见李玉琪,恍如人中之龙,便不由情丝偷袭,芳心暗托。

  加以瞥见李玉琪,混忘前事,痴童稚之态,更不由爱生怜,决心探明病源,想法子为他医治。

  故此,葛玉环竟不顾清白女儿之身,将李玉琪收留了下来。

  她可不晓得,李玉琪虽然失掉了记忆力,却身具甲绝天下武林的深奥武学,还当他是个手无缚之力的富家公子呢!

  李玉琪自失去记忆之后,灵台之中空白一片,对一切所见事物,都觉得无比新奇,好像初生子,对一切均须要从头学习!

  因此,他根本不了解吃饭、住店,须要付钱的买卖行为,甚至也不懂,所谓“男女之别,礼教之妨。”

  所以李玉琪,在酒楼觉得那酒菜好吃,便一逞饮醉,觉得葛玉环十分可喜,便欢喜答应跟随着她!

  葛玉环见他喝醉,便令店伙计将其扶回自己的住店,亲自为他衣盖被,而自己则到另一间去睡!

  只是,她晓得醉酒之人,醒后多半会口渴索饮,故此她虽然换过睦衫,却仍然坐在李玉琪榻畔,不忍骤然离开。

  果然李玉琪夜半索饮,葛玉环倒了杯苦茶,侍候他饮下,不料李玉琪竟然邀她一同睡下!

  葛玉环黄花国女,情窦己开,加以是幼承庭训,礼教之防戒备甚严,这与一孤男,同而眠,那还有什么好事?

  只是她对他爱苗已生,虽觉得这一手实在是与礼不合,芳心里却有些犹疑心动。故而,一时之间,呆在那里,竟而说不出话来!

  李玉琪心似童稚,又加以那酒意犹未消,只觉得眼前环妹妹不仅可爱,更是信赖可亲。

  自己占住了人家的榻,自然也应该让出点地方来,供她人容身的。

  故此,竟也不等她回答,只一拉,便将葛玉环拉入被里,拥入怀中。

  葛玉环粹不及防“嘤咛”一声娇呼惊唤,芳心里怦怦狂跳,一时之间只觉得六神无主,周身乏力,自己也说不出是什滋味!

  李玉琪却像个调皮的顽童,做下件得意的恶作剧,听得葛玉环幽咛娇唤,直乐得哧哧憨笑不止。

  葛玉环在被中蟋伏一刻,心思稍定,暗中一咬银牙,忖道:“唉!这真是前生的冤孽,想不到我葛玉环,平自负是江湖奇女,今天竟不得不雌伏在这个陌生的小冤家之下。事己至此,说不得只好认命,随他摆布了!”

  她葛玉环可是往里想了,她只当李玉琪之所以邀她回榻;也一定是未安什么好心。

  只是,她对于李玉琪,虽然是初次相识,尚还谈不上什么了解认识。无奈芳心里怜爱横生,不但是不忍严拒,更早已漾了。

  尤其,在她思忖稍定,横心献身之后,李玉琪身上那一股奇香异味,扑鼻而人,熏得她神智晕晕,情难

  不由自主探臂抚住李玉琪的膛,将螓首钻出被外,粉颊涂丹,凤目盼,似慎实喜地盯视住,那陌生而又可爱的情郎,默默无言!

  李玉琪憨笑未竟,瞥见环妹妹亦亦喜的面庞上,柔情密布,不由得心头骤动,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浮现心头,使他情不自地停止了憨笑,呆住出神!

  葛玉环见他神色骤变,面上又浮出那种苦思与茫然的神色,便知他必定是心有所感!

  她,可是十分不愿见他现出这种苦恼的神色,因而,她便顾不得羞怯,柔声问道:“哥哥,你又在想什么啊?”

  李玉琪叹了口气道:“唉,我实在想不起来。环妹妹,你说,我们在什么地方会过面吗?”

  葛玉环“咦”了一声,奇道:“没有啊!哥哥你…”李玉琪打断她的话,说道:“我总像在别处见过你呢?只是想不起来…唉,算了,还是睡吧。”

  说着,当真曲肽为枕,闭目寻梦!

  葛玉环见状,芳心里惊异不止,可也猜不出李玉琪到底是何用意。只是,这一阵工夫,理智逐渐抬头,觉得与他这“大男人”同睡一,到底是不应该。故此,要偷偷溜开!

  哪知,娇地方一转动,纤摹被一臂搂住,耳边听见李玉琪问道:“你想跑吗?天还不曾亮呢!”

  葛玉环又是一阵心跳,闪目处却不见李玉琪睁眼,秀眉一皱,婉声道:“唉!莫人!

  熄了灯才好睡啊!这么亮我可睡不着!”

  李玉琪接口道:“要吹灯吗?好,我来吧!”

  说着,仍不睁眼,只呶轻轻一吹,葛玉环但嗅得鼻端掠过一股奇香,丈许之外,书桌上的一盏油灯,竟而应声而灭!

  室内,骤然陷入黑暗,同时,也陷入沉寂。

  只有那个葛玉环却因为李玉琪刚才这一口吹灯的功夫,陷入了莫名的疑惑与惊奇中!

  本来嘛!以李玉琪文秀之貌,了无一丝会武的迹象,这信口一吹,何能吹灭丈外油灯?

  这岂非己达练神还虚,嘘气伤人的武家至高境界了吗?若是如此,则他又何以能被人暗算得记忆尽失了呢?

  这种种疑团,一直纠结在葛玉环的方寸心头,使得她一直思量了半夜,方才朦胧地睡去!

  次,葛玉环追问李玉琪会不会“武功”而李玉琪竟根本不懂“武功”两字的意义。

  葛玉环因此比划了好多架势,方才使李玉琪懂得,但答案竟是否定地‮头摇‬!

  不过,李玉琪虽表示自己不会,但是却发生十分兴趣,他要求葛玉环马上教他几招!

  起初,葛玉环觉得,李玉琪体格清奇,是个练武的好材料。

  无奈一来自己的功力并非是十分高强,二来,以李玉琪年龄而论,开始从头学习已有些太晚了!

  然而,她仍然答应教他,却只是为着不愿使他失望的缘故!

  可是,她实在想不到李玉琪竟是个天纵的奇才,无论葛玉环教他什么,竟然是一点即通!

  更难得玉琪好学不倦,内力特别充沛,任何繁杂的招势,被他学会了之后,施出来竟比玉环本人更具有无比的威力!

  这一切可喜的现象,令葛玉环暂时放弃了对外的卖唱生意,也遗忘了自己卖唱的目的!

  她一心一意,在“杭兴老店”的后偏园里,教授李玉琪认字、练武及解答李玉琪对于人情世故,各方面的疑难询问。

  因此,她变成了李玉琪的“老师”与“保姆”!

  说“保姆”一点也不过份!

  因为李玉琪确似个未曾成的孩童。虽然,外型上他比她高大,但思想上不仅天真得紧,而且还十分任

  自从他吃过了“杭兴老店”特制的上好佳酿,而觉得十分好吃之后,每餐便非得饮上一壶不可!

  否则,任凭你备下桌子的饭菜,他便会赌气,一口也不去吃!

  同时,在另一方面,自从第一晚他与葛玉环同榻而眠之后,便再也不许她离开独宿!

  只是,虽则如此,他却并无任何越轨的行为,向她做其他非份的要求。

  而葛玉环也渐渐了解,他之所以如此,仅是基于一种纯洁的依赖心理,完全无世俗所谓的琐杂念头。

  因此,在不久之后,她也就处之泰然了!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馆了过去!新年已翩然莅临人间!

  李玉琪到达杭州,己有一月!

  葛玉环一扫一年来的忧愁与寡,她欣然置办过年的一切!

  她买了许多年货,向店主租来一套炊具,自己张罗着升火做饮!

  虽然,他们仍住在杭兴老店之中,并未迁居,但平里却紧闭起偏园的小门,也怦然似一个‮立独‬的小家庭!

  在这一月之中,葛玉环虽然仍不知李玉琪的底细与姓名,芳心里却己然深植坚固的爱苗。

  她除却对眼前的人儿的深切关注与爱恋之外,几乎再不曾思及其他!

  她已经足了!

  对于目前的一切,她唯一的期望,是不再变更现状,她愿意,甚至还深深盼望着就这样与李玉琪长相厮守,生生世世!

  这原因,实在由于李玉琪太令人可爱了!

  他的绝世容光,自不必说,堪醉天下少女与老妇。

  同时他那纯真得一尘不染的情,与绝世的一点就透的聪明,更是令她惊为奇士神人!

  在这短短的一月之中,李玉琪不但认识了不少字,却还能独自阅读些深奥得连葛玉环自己亦不甚了解的书籍,使得她十分吃惊!

  至于武学方面,葛玉环几乎倾囊相授了!

  她的“翠叶风十五掌”、“翠琴五式”与“月琴五”不但被李玉琪练得出神人化,威力倍增,而且很多连葛玉环尚不能神会领悟的妙之处,都亦被发挥无余!

  这不但令她心花怒放,乐极喜煞,同时也使她获益良多!

  不过,仅有一点,葛玉环稍觉遗憾,那便是不能将自己的“素女玄功”内家练气诀要,传授给李玉琪!

  同时,由于此,她不敢教授李玉琪练习轻功,她认为不孰轻身提气的内家功夫,而仅凭硬跳猛窜,不但无益,反而有害,不好还会跌上一跤,摔成个头青脸肿的惨样儿!

  当然,葛玉环之所以不传,一方面是格于师训,另一方面这“素女玄功”不但不适于男修习,便是破过身的妇人,亦是不宜!

  原来葛玉环之师,法号净尘,乃是位道家出身的隐侠,在终南山巅“望云崖”上结庐而居。早年出家,无意中获得了一张苍古月琴与“五”谱,及一本“素女玄功”经。

  十几年后,净尘师太不但将“素女玄功”与“月琴五”练成,更参照山巅翠叶风招展之态,自创十五掌。

  她复将那五琴音,汇溶贯通,研化成翠琴五式,树立其独异于注湖武林之另一派!

  那素女玄功,乃道家前辈所留秘本要,所练者乃道家“神溶神会”、“自育圣婴”之道,根本一途,讲究是清净无为。故不但不宜于男子,便是妇人亦练之无益。

  至于那“月琴正”乃是“以神会琴”、“以意达音”、“以音役物”之绝妙音律。

  琴音一作,和平时可以令万物沐浴春风,肃煞时可以使万物生机凋零,端的神妙无匹。

  只是,如达此执万物生杀之境,不但要使用那张古琴,更还得先将“素女玄功”练至顶峰之后方可!

  净尘师太虽然是一意修练,数十年如一,但仍然是不克臻此,故才由琴音中研化工,施之于有形!

  那五乃是十四个曲子,其五式也均是各有所容,第一式各有六招,分别为、夏、秋、冬、残。

  其中又尤以“残式”比较辛辣诡异,出招的速度与攻击之方位等,实在都令人难以防范!

  净尘师太虽然因创出此学,而自成一系,但在江湖上名声并不显著。原因是她不但很少莅临江湖,一味地加紧修练“素女玄功”更因她不肯出手过问江湖的事非。

  故此,除却终南山左近,知道山上有这么个异人之外,其他江湖黑白两道,就很少知晓了。

  葛玉环家居终南山下葛家堡,祖业丰厚,富甲一方,其父葛天成乃洪武年间的进士,历任地方知县知府,清廉有为,深受百姓爱戴,有子葛大仁、葛大智,晚年辞官归家得女,即是葛玉环!

  一家五口,本来是异常和美,葛玉环老蚌之珠,更得全家钟爱,无奈自少体弱之病,娇逾常。

  一年葛玉环年方七岁,得一怪病,葛玉环之父请名医,不能治痊。

  那时,恰好那净全师太,偶尔下山路过,得知此事,自荐代医,不出数,竟然令葛玉环痊愈如初。

  只是,净尘师太认为,葛玉环先天不足,易遭夭折,如不令之练武培元,不出十年,蕴病一发,便不可再医了。

  葛天成深知师太是位异人,武功道法均甚了得,因此便命女儿,拜在老师太的门下,练习武艺!

  十岁之后,葛玉环离家随师,迁人终南山巅,每年回家一次,晃眼七年,葛玉环掌法、轻功、琴招、琴音,均有小成。

  仅那“素女玄功”一项,因师太深知她非玄门中人,而不令修习“龙虎汇”、“自育圣婴”两项深之玄功。

  一年前,葛玉环艺成下山,返家事亲,却不料相聚半,其父葛天成老骤发,竟以七十高龄,携带两子,远离家门,往游苏杭二州远景!

  以葛玉环之意,绝艺已有小成,正好藉此机会,随父到江湖上走走,见识一番。却无奈老母不肯。便是老爷与二位哥哥出外历游,亦极不赞成,说她是千金闺秀,岂可以到外面抛头面!

  练武之意,在于强身,何能行侠等等,坚不令去!

  哪知葛天成三人,出门半年,竟然神秘失踪。不但未留下半点线索,便连那同去的四名仆役,也一个个失去了下落!

  葛家上下,自然是十分焦急,尤其葛玉环父友情深,又素闻江湖上鬼域伎俩,盗贼横行,暗忖父兄可能己为土匪绑架。

  于是便禀明慈母,离家循父兄出游路线,由和营建循汉水乘船,抵武昌转人长江,顺而下,至苏杭两州访寻。

  所谓人海茫茫,寻一人岂非犹如苍海之寻一粟吗?

  葛玉环虽然是冰雪聪明,却也实无着手之处!

  幸亏葛玉环下山之时,师父净尘师太将古月琴赐予防身。

  有一天灵机骤动,便装扮作歌模样,化名月琴,出人道旅酒楼之中。希望能遇着父兄。

  但葛玉环走遍苏杭两州,并没有半点父兄的消息,失望之余,正整装移往他处,却正巧遇上李玉琪!

  她对他爱怜横溢,与俱增,誓以身相许之余,更发现李玉琪慧盖世,良玉无暇。无论是习文修武,竟全部超人一等,故此,虽有心早上路,去往他处寻找父兄。但迟迟未走。

  一者李玉琪文武两途学练正勤,不忍令之中辍,二者天寒地冻,年关已近,不如等到来年开,再作计划!

  葛玉环既有此心,便决意在杭州过年。

  因此,她不但买办了许多的年货,还亲自选购进若干的杭纺绸缎,亲手为李玉琪制衣衫!

  而李玉琪呢?

  在这短短的一月当中,虽然仍不能记起往事,而一切做人的基本道理与知识,却均己在心底,重新建立了起来!

  只是,如今的他,比过去天真了不知有多少倍,对于葛玉环,更有着无比的依恋与尊敬!

  虽然了他一直称她为环妹妹,但在心中,环妹妹的地位,却是至高无上的!

  新年在欢乐中渡过,接踵而来的是元宵节!

  元宵节曰元夜,正月十五,杭州城大放花灯,一些有钱的富绅巨商,除了在自己家门前,请许多巧手名匠,编制各各样的花灯,更有在城外的西子湖中,巧置花灯画航,相互竞赛观赏!

  故此,每逢此,西子湖上虽然仍是寒料峭,寒意袭人,但画肪游舟,却均被租借一空了。<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十二章天纵奇才,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