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32516 
上一章   第十一章 武林三秀    下一章 ( → )
苏玉玑知道老子山在洪泽湖另岸,由此渡湖而往约有百里,那秃头老子高庙村,乃是老子山寨主,在黑道之地位与洪泽湖六恶齐名。

  功力并不甚高,只红就一身横练,尤其是一颗天生秃头,‮硬坚‬无比,惯常以之撞人,当者筋骨立折。

  故此,闻言知道,那高庙村亦必奈何玉哥哥不得,并不十分担心,却只怕玉哥哥送往幕山鬼下抓魂娄立威处,麻烦就大了。

  因此,苏玉玑略一沉思,立即对朱玉玲道:“玲姐姐,我们快些追吧!去晚了只怕玉哥哥会被送到幕去呢!”

  晚是已经晚了,如今一连三天过去,应发生都己发生,任凭两人此时翼飞去,怕也找不出李玉琪半几呢!

  只是,所谓当局者述,她俩乍闻有迹可寻,哪会考虑时间问成朱玉玲闻言,手起一剑,将活无常德斩不死无常德,跟着又转手一挥,削去店伙计一耳,叱声道:“今看在你是不从犯,从轻发落,但盼速速重新做人,否则以后若再敢为恶,小心你的狗命!”

  伙计又痛又怕,仍叩头碰地谢思,朱玉玲又道:“还不去。开门,我们马上要走,我店可由你善后,地室内残肢,速即埋葬,下将过此,我们还要来察看呢!”

  伙计捂着血耳,出去开门,苏玉玑叫雪儿去告诉红儿,速速备马牵出。

  两人各携起行囊,走出店门,一会儿工人,红儿果然已经依言好假特地为两人照路一般。

  朱玉玲两人跨上两匹宝驹,红儿则骑着那一匹黑色健马,苏玉玑认清了途逞方向,加紧急驰而去。

  两匹龙驹似了解两位主人的心意,并骑疾奔若飞,并不鸣叫半声。

  因此,不多会转上官道,却更显得静寂凄凉,阵阵的北风,直吹得未、苏两人心头充了无比的寒意。

  这可并非是两人怕冷,而是由于感受到外界寒意与孤寂,勾引起腔的焦急担心与挂念之故。

  半不时辰过去了,大明己不在远“望月”“盖雪”一阵疾驰之后,身上己然见汁,马嘴与鼻吼里不断出白气,被寒冷的空气,凝成了一片水雾,不断在打在马上两人的脸上,极不舒服。

  使两人小山地缓缓收络,将速度减慢了下来。

  朱玉玲回头看看,却瞥见红儿不曾跟来,她虽知那可能由于健马不十分够快,赶不上来,却还是颇为担心红儿走失。

  因此,她便对雪儿道:“雪儿,你回去看看红儿好吗?别让它了路呀!”

  雪儿应声,振翅回去,片刻问便隐没在黑暗中了。

  于是,朱、苏两人将势于放得更慢了些,却谁也不想开口说详,迳自考虑着一些可能发生的情势。

  今后的情势,将如何发展呢?

  玉哥哥到底如何了呢?

  一连串的疑虑,纠结在她俩的心田,使人整理不出不头绪来。

  唉,这大概是天意吧!

  不是嘛,上天总不愿人间太过于圆的。

  严冬的夜晚是冰冷的,虽然天色己近微明,那惯于起早的农人却多半仍在蟋伏在上,恋恋于被中的温暖,而不肯起身!

  北风呼啸疾紧,彤云密集阴沉,除去“哗哗”的枯支,在风中作响外,连狗叫、啼都少得可怜。

  “老子山”一带,洪泽湖冰封己久,湖里根本找不出一艘渔舟。有的仅是偶尔被风吹落的枯叶,在薄冰上滑行,或偶尔有一两颗较大的碎石被狂风吹落在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暂将薄冰破裂一方,但片刻之后,那小复又被寒冷的空气封冻了起来。

  原野是那么寂静,大地上的一切,似皆被寒冰所封凝,像是任谁也不愿行动了似的。

  只有那湖面上正在滑行的两上黑点。

  那不是枯叶,也非是小石块,乃是两不女人的身影!

  那两不女人,多俊的轻功啊,竟敢在薄冰上行走,不,那不是走,那简直是飞,是贴掠冰面疾飞。

  在劲疾的寒风里,衣袂裙带,飘飘后掠,突起突落。

  也不过眨眼工夫,那两个女人,便己飞越过广阔的湖面,逞落在洪泽湖岸边老于山的山麓之下。

  “老子山”并不甚高,占地亦不甚广阔。

  只是峻峰拔,山势陡起,看上去险峻吓人,那“秃头老了”便利用这大险地势,在山中安窑立寨。

  那两不人影,一落到山麓下,立即隐身于枯树的暗影里,向山上打量。

  藕着拂晓的微光,那两人虽隐身暗影之中,仍不难看出,两人的衣着,一紫一青,闪泛着光华,同样的秀发如云,丽绝世。

  只是,她俩却不快乐,脸的愁思,集结眉梢,沉重的心事,将她俩迫得似乎有点儿窒息。

  为什么呢?这两人朱王玲、苏玉玑吗?

  是的,这正是朱玉玲、苏玉玑一双玉娇娘!

  她俩自从三之前,李玉琪忽然失踪之后,便不曾欢笑过一声。

  今夜,在“临淮头”客栈之中,无意间破获了那家黑店,得知“玉哥哥”确被“忘忧木”熏晕过去,越来这老子山,秃头老子之处。

  她俩虽被“玉哥哥”神功榜,并无性命之忧,却也担心会被那秃头老子送往“幕

  同时,那忘忧木若确如灵鸟人哥雪儿所言,具有遗忘往事之功效,使李玉琪忘记了她俩与过去那是多么可怕的事啊。

  故此,两人一获此讯,立即连夜上路,往这老子山奔来。

  由临淮头至老了山,笔直越湖而行,不过是百多理,但如走旱道乘马,则必须绕经“鲍集”“潘村”“蓝县”至“里津”斩折往东,过“肝贻’”等地,方能到达,这一程少说点,却也有三四百里。

  两人跨下两匹龙驹“望月”“盖雪”脚程虽然奇速,无奈神猱“红儿”所乘健马,却是追赶不上,若不等它,则怕“红儿”走失,若是等它,则在时间上耽搁太久了。

  故此,当两人抵达“仁和”之时,天色也不过刚过四更,一商量,决定让“红儿”带着三马沿湖绕行。

  两人则在此“仁和”前方洪泽湖岸边,越湖而过,逞趋老子山。

  自“仁和”至对崖老子山,湖面窄长,最窄处也不过二十余里,湖上冰冻虽薄,两人轻功此时皆己达“蹈空飞渡”之境,自然不虑有失。

  因此,两人吩咐雪儿在空中指示方向,嘱红儿沿湖自去,逞自展开乘轻功在冰上飞驰起来。

  两人过去从未曾在此等薄冰上施展过手脚,切上之时,确有些提心吊胆,时间一久,均发觉自身不但身轻如燕,轻功进步得难以想像,起落之间,十丈有奇,而且,更发现冰面溜滑,只要能提住一口真气、不须纵起,只在冰上滑行掠驰,便更加快疾速。

  故此,不消多时,二十余里的湖面,便己滑完,迳落在老子山下。

  两人在山下略一息,相议先避免惊动贼人,逞在暗处探听,看玉哥哥是否仍在此山。

  若在此山,紧好能先行救出,否则,探明去处,也好立即寻去,不致因与贼人对面动手,耽搁了时间。

  两人议妥,俏俏将身上重行结扎利落,一打手势,朱玉玲在右,苏工现在左,双双向山上扑去。_

  眨眼间,两人化两缕轻烟,一紫一青,霍然随风而逝。且说朱玉玲踏枝渡叶,攀崖过涧,逞往山上攀去,一路上但见怪石林立,苍松亭亭,不但未见有人迹,竟连个小径都没有。

  朱玉玲心中方在称奇,霍见前方一颗巨松之后,疾飞起一条瘦小人影,身背一张大弓,停身在一方怪石之上,仰首向上打量半晌。

  陡地一声冷笑,笑声方落,肩头一晃,立即斜窜而起,也不隐藏身形,退自大模大样向山巅疾扑。

  朱玉玲一见,心知这可能是秃头老子的对头,前来找事之人,暗想正好跟去,乘双方相争之际,暗中搜察。

  因此,便认准那人所去方向,悄悄追下。

  前面那人,一身的轻功竟然不弱,穿枝渡叶,身形快捷若风,沾地即起,霞飞四五丈远。

  不过,比起朱玉玲来,却实有天壤之别,故而朱玉玲轻轻松松,跟定那人,而毫不败身形。

  片刻之间,两人一前一后己达山之时,履临一处侧坡断崖,那断崖足有五丈宽窄,那人纵落崖边,似有些犹疑踌躇。

  朱玉玲掩至一瞥,见那断崖形势十分险恶,崖边是这一陡坡,也正是两人来路,崖上黑漆漆深不见底,十分怕人。

  那陡坡高二丈,坡度也大,坡上面虽有些磨盘大石,堪供落脚,若万一在石后藏着有人,暗施偷袭,则势必被迫落下崖活活跌死。

  同时,那断崖长长地婉蜒不断,若一道天然防线,护住山头,似舍飞渡之外,另无他途一般。

  不过,这实在难不倒朱玉玲。

  只是,她此时已被前面那人,引动了发奇之心,故此并不逾前飞渡,而仅是隐身一旁,看那人究竟如何?

  那人迟疑一阵,陡一跺脚,似是下定决心,屈蹲身,双掌护,猛提丹田真气,猛地一长身,身形疾起,斜往对崖一方巨石扑落。

  哪知就在他身形刚起,越崖及半之时,对崖近身处数方巨石之后,摹地里火光一现,弓弦连响,十数支火箭,带着十几声特异得有如鬼哭神号之声,慑人神魄,齐向那人身上来。

  这一着十分歹毒,也确卖出人意外,那人身在半空,变式困难,火箭异声刺耳,震人心烦意

  而且筋头一团团火苗熊熊,吓人胆落,更加双手空空,无法拔打,堪培只剩下死路一条。

  那人虽极其骇异,却不甘心就此丧身。

  一见十数支火箭来,半空里立即扭曲腿,硬生生将身躯横移尺,避过半数火箭。

  又陡在厉啸一声,双掌往外一推,狂猛生,把少说上身来的火箭,打斜了开去,总算是未被沾上。

  但是,这可不能算他得了活命。

  原因这一移一推,前扑之势遂滞,身形虽仍然向前扑进,却在离对崖一丈之外,落了下去。

  断崖下深不见底,跌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对崖之上,箭之目的,便多半在迫人人崖,任其跌毙,一箭来未中,便不再补

  人到了生死关头,任他是天生铁胆,也不由惊骇而呼,那人显然是知道生望己绝,不由自主惊唤失声。

  朱玉玲隐身一旁,看得清楚,芳心里不但恨那暗放火箭之人,用心太过狠毒,同时她自己上这老子山来,也在于寻这山贼毒气,故不由有一种同仇敌汽的心里,鼓动着她。

  另外,见危施救,乃侠义门人之旨,朱玉玲虽不知那人灯坏,却总不能睁眼看着,令他人跌死。

  故此,就在他电光石人之间,朱玉玲顺手摸起一块磨盘大的石块,抖手向那人身前失去。

  这石块并非是随便一扔,朱玉玲早已运功其上,暗施了巧劲。

  只见那石块一到那人身前尺余之处,竟自不进不退,不升不堕,在当空旋转着停顿了一下。

  那人惊骇中神志仍然清醒,见状一喜,生机立转浓厚,三不管猛地里叱气开声,双掌霍伸,用力在那方石块上一按“嘿”的一声暴叱,身影藉着这一按之力,陡又斜斜上,扑到对崖边上。

  一手抓住一株小枯树,用力一拉,人便翻上对崖,晃身一闪,转人巨石之后,拳脚齐施,将适才放箭数人,直打得惊叫连连,抱头鼠窜不己。

  朱玉玲瞥见那人,一按石块升上对崖,那石块却因此堕下崖去,好半晌方才传上来一声微响。

  心知那崖定是不深渊,不由替那人叫了声侥幸,乘那人将石后贼人打得作一团之际,立即晃身一拔,嫂的一声,飘掠起十丈脸科,越过对崖,隐身在一株巨松之巅。

  朱玉玲隐好身形,回头向下一瞥,见那边巨石之后,竟有一道壕沟,深宽各约三尺,适才筋的贼人,想必便藏身其中。

  但此时,那人正在沟内,追打卜数名贼人,那十数名贼人,想是料不到那人会突地得救,故而不曾有备。

  措手不及之下,连背后的兵刃,都顾不得取出,一个劲地东逃西奔,嚎叫着做成一堆。

  那一干贼人,多是些放哨守围的小楼罗,功夫能有多高不一刻,便全被那人的打得皮开骨折,倒地不起。

  但是那人心中,似尚有余恨未消,竟犹未尽,竟然被抓起倒在沟内的贼人向崖下掷去。

  这一手可说是十分‮忍残‬,虽说适才群贼,不该放箭他,但小唆罗们,一来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二来皆己被扫个半死,其气该己出尽,何必再置人死命。

  朱玉玲看在眼里,心中又气又恼,悔不该救此等狠毒之人,一见他丢了一个,还再来,心里一气,鼻中“哼”了一声,顺手抓下一把松针,娇叱:“招打!”

  抖手处,松针带起一片青影,破空向那人飞去。

  那人闻声,抬头一看,松针己兜头到,心中一惊,怒吼了一声,顾不得抛人,立即全身向焉伏,藏人沟内,就这样头上仍着几只,虽隔着布中头发,亦然有如中剑,刺皮生痛。

  这还是朱玉玲不愿出尔反尔,既救了人又杀了之故,手上只施了四五成劲道,否则,那松针何异钢针,早将那人头骨穿,人脑毙命了。

  那人头上一痛,伸手取下一看,大惊夫,他可真想不到,小小一座老子山,竟有这般撷叶飞花,伤人百步的能人潜在,这份功力何止高出自己十倍?这怎么怎能留然再闯。

  想着,不由得怔在当地,落入维谷之境,犹疑不决起来。

  朱玉玲暗中看见,知他害怕,芳心里又好气又好笑,便也不再出声,看他到底如何?

  那人怔了一刻,狠狠地叹了口气,一跺脚复往山上扑掠。

  朱玉玲见他不再伤害那些受伤之人,便也不为己甚,仍然在暗中跟着他,直往山里运动战。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云层虽仍然覆盖着太阳,周遭与附近的事物,均已能清楚地看到。

  朱玉玲跟着那人,一路上穿过了十几道暗卡。

  只是那暗卡之中,隐伏的贼人,却不知何时,己被人制住了晕睡道,一不不倒卧在巨石枯草丛中晕不醒。

  那人发现这种情形,并不惊异,只当是自己方面约来的帮手,做的手脚,心下便大了心来,大模大样地向上闯去,不一刻,来到“秃头老子”安窑立寨之处。

  朱玉玲跟踪而上,来到山巅,速即隐住身形,稍一纵目四眺,便发现这山顶上十分开阔。

  山顶上可不像山斜坡壁立一般,地是个颇为平整的平原。

  平原上苍松亭立,山花繁盛,‮央中‬突起一座小峰,高约五六丈,小峰四周,围绕着许多房舍。

  小峰上苍碧异常,做生无数青苔,峰顶独建着两间华屋,朱富粉壁,颇有奇趣,十分玲现可喜。

  朱玉玲上来的地方,并非登山之路。却正是后壁,故此不但无路可走,就连那防守之人亦少。

  那人上来之后,略一打量,逞自扑奔前方,不多时,转至那一方广场上站定,陡地猛提丹田真气,扬声大喝道:“喂,秃老贼,快快滚出来,武当山门下金弹成大翼,拜山来了!”

  这一声大喝,甚是响亮,竟能刺破那厉啸的风声,远播百丈,直把那不由赛之中方在甜梦的人众,从梦中惊醒过半。

  一瞬间,山峰舍之门,呀然而开,走出不秃顶老人。

  他身着黑缎劲装,手中倒提着一柄“披风九耳砍刀”飞驰下峰,边奔边举手捏作哨,锐鸣三声。

  晃眼间,那老人穿过房舍,步出大门。在那老人身后,紧随着两排大汗,一不不坚眉瞪眼,煞气腾腾。

  各执着自己惯用的兵刃,哑没声息地分成两路,向四周散开,对那个声称拜山的武当门人,采取包围形多。

  那目称金弹成天翼的人,目见这等形势,并不放在心上。

  他“嘿嘿”一声冷笑,撤下背上的大弓,执在右手,虎视眈眈地注视着站在那面的秃顶老人。

  那老人生像着实威猛,身高躯大,面红光,头顶上寸发不留,也未戴任何帽子,颔下一捧长髯,长足二尺,雪一般白,猛一看似甚庄严,令人生敬,只可惜若加细看,则不但发现他脸细小麻子,便可得出,在那双颇为湛的目光之后,潜伏着一股狠毒意,使人颇为不乐。

  那老人初见金弹成天翼,颇为惊讶,继则暴怒,只见他右手一震“披风九耳砍山刀”

  上,八晚闪闪放光的铜环,齐声震耳作响。

  “哈哈”一阵长笑,恍似破钟暴呜,英毕门目迫视着金弹成天翼,发出破锣般的声音,话道:“老夫有幸,得会武当高人,真是难得,但阁下与我素昧平生,却不知何处得罪,愿闻其详!”

  此时,朱玉玲也己到这广场边沿,隐藏在一株树叶颇为繁茂的松树之巅,以她目前的轻功火候,别人自难发觉,故此一切情形,均被她听见、看见。

  芳心暗暗同情这位秃头老人,反而不那自称是名门正派的人,那付自傲自执之态。

  这并非朱玉玲不明事理,要知她与那老人距离,足有五余丈,目力虽佳,亦不能辨出那老人目光之中一股子意。

  另外,老人的举动,虽有示威之意,言辞之间却十分客气、得体,不由得让涉世未深的朱玉玲,觉得他颇为有理。

  但她哪里知道,这正是老姜毒辣之处呢。

  那秃顶老人,何尝是不明知知义的人物。

  他不过慑于武当威名,不愿意无缘无故与这南七省正道之中,驰名己久,声势浩大的武当派结仇罢了,故才这等说话,

  金弹成大翼闻言,仰天一声长啸,接着长弓一挥,划空“嗡”声作响,只听他沉声道:

  “老贼何必装模作样,可记半年以前,就在此山下,打劫襄‘大成镖车’杀伤镖师成天放的事吗?那成天放正是我的兄长,此次前来,便是要讨我还兄的性命,与我那三十万两嫖银!”

  突然瞥见广场外沿,削坡之下“嗖嗖”数声纵上四五条人影,晃眼间已穿人场中,在金弹成天翼之后站定。

  成天翼瞥大援己至,傲气更炽,大咧咧—一为秃头老子介绍,秃头老于骤闻之下,立即凉了半截,知道眼下是无什么生望了。“

  原来,适才来者,共有四人。

  一是与成天天翼之兄成大放共事的镖师,人称“独角犀方大可”年约三十,人生得又高、又壮、又黑,活像条犀牛一般,手中倒提着一柄五尺长镇铁杖,如鹅蛋,怕不有六七十斤重!

  另三人乃是成天翼之师兄,均有四十上下,在江南道上,已然闯出了名声,并称为武当三剑。

  第一位“流星剑吴申江”中等身材,圆圆胖胖,黑色长袍,便帽,若除下背上那口剑,真像位大老板。

  第二位“追风剑董世昌”瘦长冷削,浓眉环眼,煞气横溢,一望而知是个难的眼色。

  第三位“月剑史青”面无须,身材适中,颇称俊秀,只是有一股令人望之生厌的傲气,罩在周身。

  其实,这也难怪,武当三剑乃是武当派掌门人“玄月子”最得意的俗家弟子,出道几年来,在江南一带,曾未遭受过挫折。

  所谓之人,不是武功不敌,便是与武当有些渊源,再不就是不愿与武当结怨,哪还能不得让他们三分?

  这一来,三人便自以为是无敌于天下了,除去授业恩师之外,任何人己不在他等眼中了。

  秃头老子老于江湖,虽未与“三剑”照过面,却深知这三人不但难惹,早几年盟主鬼手抓魂娄立威也曾经下令吩咐过,不允手下各寨与这主人结仇。

  如今三个找上门来,该如何应付呢?
<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十一章武林三秀,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