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4866 
上一章   第十章 禽灵兽猛    下一章 ( → )
适才那两侧崖壁之上箭落如雨,若换了别人,除却掉头逃过阻路巨石之外,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李玉琪是能者不忙,心念一动,护身“降魔禅障”立即透体而出,在三人三骑之外,结成一道无形无影的气障,别说是强弓弩箭,不进来,就是一丁点大的苍蝇蚊子,也别想能够钻入,只是李玉琪功力虽达上格青冥之境,重心玩却未尽,有意与群贼一莅玩笑,故才令身外气障,将来诸箭,悉数悬空挟住。

  这一种功夫,即使朱玉玲出身武林世家,平里耳濡目染,见多识广,亦然是闻所未闻,惊得怔住。

  那崖顶群贼又怎不惊呼出声,还以为下面三人会什么法呢。

  恶蛇蔡盾在崖上指挥,见状硬着头皮,传令喽罗再次放箭,箭如飞蝗掠空,却仍如前一般,奈何不得李玉琪。

  恶蛇狠狠心下令放火,却不料也招起李玉琪怒火升腾。

  故此,李玉琪一见火把投下,立即怒啸一声,双袖连展“两仪降魔神功”真气劲力,随“降魔掌”中绝学“金禅振袖”一式发出,不但将身外四周中悬空的长箭,悉数震回,疾上崖,便是那还未落下的火把等物也震返山顶,将山顶的枯枝燃着,焚烧了起来。

  李玉琪因恨贼酋主意歹毒,手段下,故才吩咐在崖顶埋伏的“雪儿”“红儿”将之擒住发落。

  李玉琪运用两仪降魔神功真气之无匹劲力,一举将阻路巨石击成粉碎,立即捏作响,响声一落,崖顶上分别响起一声清鸣与一声暴吼。同时,左右两壁上飞掠下一红、一白两条影了。

  朱、苏两人被这三种声响所惊,早已清醒过来。

  抬头顾盼,眼,那两条影子悄没声息回旋一周,飘堕地上,现出的正是一鸟,一猱——雪儿、红儿。

  两人芳心里不由大惭,竟同声直呼:“乖乖”

  暗忖道:“这红儿也会飞吗?那我可太不行了!”

  其实,红儿因为天生异种,秉赋特奇,其周身若干长的红,实具有御空飞行之能力。

  两人不明就理,倒以为它己得了玉哥哥的真传,练成了什么奇异的本领呢!

  朱、苏两人方在寻思,突听得玉哥哥沉声道:“无匪徒,泰山下放你生路,你不但不知海改向,如今竟又诡计算人,幸而遇着我等,不畏此鬼城伎俩,若是换了别人,岂非命遭尔手,今被我擒住,还有何说呢!”

  苏玉玑凤目一瞥,见雪儿身前地上,倒卧着一人,衣衫破碎,已然疲累不堪,想是被雪儿抓下来的,细一审视,竟是恶蛇蔡盾。

  原来恶蛇蔡盾见人家玄功通神,火攻不但失效,反而更惹火烧身,前后左右全部化成一片火海,大惊之下,号令一声“撤退!”

  带同少数侥幸未受伤的,夺路往山后飞逃。

  雪儿隐栖一旁,早已将适才情形看清,知他便是贼头,一闻得玉哥儿传音,立即鼓翼追去。

  别看雪儿生得不过如苍鹰大小,横宽纵长皆不过三尺,但千年道行修练,却己然精通玄功变化了。

  只是它早年受达亲禅师佛法熏陶,深知养晦之道,平里根本是深藏不,便连李玉琪与它相处了五六年,也不知它到底会些什么。

  此时,雪儿心中,实在也气那贼众恶毒,兼奉了玉哥儿之命,故此不等追及,身在空中,引颈一声震耳清鸣,双翼鼓风连拍,身躯立即暴涨了足有两倍。

  及至追上群贼上空脆喝道:“万恶贼酋,还不与我留下,招打!”

  群贼奔得正急,万没想到,会有人追来,闻声都不由吓得打了个寒颤,抬头一瞧,不见人影,却有个浴盆大的鸟低空疾扑而来。

  那鸟儿生得十分威猛,周身羽赛霜似雪,喙、爪乌黑似铁泛亮,双睛圆睁如漆,闪xx光。

  转瞬间己扑到近前。

  众人心中一凛,齐齐撒下兵刃,发一声喊,四散而逃。

  雪儿横约七尺的大翼一鼓一兜,劲风疾起,近身处两名匪徒,响起了惊喊,与遍地砂石疾飞而起,直飞出几丈之外,方才“叭哒”一声,跌落在石之上,晕死了过去。

  雪儿可不再管他死活,继又追上别的匪徒,爪、喙、翼翅齐施,霎时间,惨吼惊叫之声彼落此起。

  除了那个恶蛇蔡盾,急急如丧家之犬,在前面拼命逃窜之外,众匪徒二十余人,不是被跌得晕头转向,便是被铁爪撕去双耳,或是被钢喙啄去一枚眼珠,变成了独眼龙。

  雪儿如风扫落叶般,收拾了贼众,双翼只一扇,便如同流星赶月一般,追上了恶蛇蔡盾,半空中一声脆鸣,束翼扑下。

  恶蛇蔡盾的功力到底比喽罗们强些,鬼计也更多一些,故一闻雪儿鸣声临近,不用回头,己猜知雪儿追来。

  他情知自己难再逃走,一狠心,立意一拼,故此一面前奔,一面偷偷将惯用兵刃“藤蛇杖”取在手中。

  同时间,左手也不闲着,偷掏出一把“藤蛇钉”来,直到背后劲气倏然袭至之时,方才陡地一拗,居然硬将前冲之势,变为斜跨,紧跟着使一招“怪蟒翻身”猛地里“嘿”声吐气。

  右手藤蛇杖斜击雪儿头部,同时间左手一挥,撤出把“藤蛇钉”向雪儿口、腹下打去。

  这一手偷袭,却出乎雪儿意外,加以前扑之势又疾,无形中两下里往一齐凑合,堪堪就要击中。

  恶蛇蔡盾一见,心中大喜,手上更是加劲。

  却不料雪儿不但玄功通神,心思更是灵慧,乌亮的双眼瞥见那恶蛇蔡盾这般歹毒,立即发一声短促的怒鸣。

  就在那电光石火之刹那,偏头张喙“嗯”声出一蓬白气。

  这一蓬白气,看似有形无质,极不着力,却实是雪儿全身真气所倾,强劲无匹,那藤蛇杖、钉,一经与白气撞上,齐齐被震得斜斜飞出,落在十丈以外的地上,而恶蛇蔡盾一只握杖的右手虎口,也被震裂,出了鲜血。

  恶蛇蔡盾大叫一声,身躯倒地疾滚,妄想以“懒驴打滚”的式子,逃出“雪儿”爪翼之下。

  雪儿恨他阴险毒辣,有意将之戏个够,故此也不扑抓,迳自缓缓飞行,随着看他滚进。

  这一来恶蛇蔡盾可真够惨的了。

  起来吧,那大鸟就在头顶上。

  继续滚呢,先不说地上石、枯枝刺人难受,有雪儿在上空虎视眈眈地跟着,滚到哪里才是不了局啊。

  但是,又不能不滚,万一那只大鸟突然发了子,一扑下来,那自己还会有命吗?

  无奈何,恶蛇蔡盾虽然肚子不乐意,也只得继续滚进。

  那地方可正好是个山坡,滚起来不用太加力。

  只是,地上的小石笋又多又尖又锐利,不一刻便将他的衣衫划破了多处,身上更不必说,也有了破口的地方。

  雪儿看着他滚地葫芦般向山下滚去,煞是有趣,不由得怒气消了小少,竟而不住口地脆声喊:“好,加油!”

  蔡盾心里被它这一叫,就别提有多么难过,这不能怪他难过,换个人说不定会立即‮杀自‬呢。

  不是嘛,蔡盾好歹总是个人,人一向被尊作万物之灵,哪如今人,恶蛇竟被个鸟儿迫得学做那滚地葫芦,滚。

  今后无脸见人不说,眼看着性命即不保。

  因此,蔡盾又急又气又难过,边滚边打算身之策。

  堪堪将滚到山下,蔡盾可看出雪儿十分得意,眼珠子一转,己猜知雪儿多半是存心戏,并无伤他性命之意。

  因而,他立即装出疲惫不堪的样子,停住不动了,细眯起眼睛,‮窥偷‬着雪儿的举动。

  其实他不用装,确已疲惫不堪了,只是雪儿却不理这一切,见他停住不滚,立即脆叱道:“你装死吗?看我助你一滚吧!”

  叱音未落,双翅猛地一扇,劲风挟带起碎石细砂,扑身而来,吓得恶蛇一声大叫奋力再滚。

  己然慢了一步,碎石细砂直打得身上、背上生痛不说,劲风掠处,身不由己,一路翻翻滚滚,疾往山下面滚跌而去。

  这一来蔡盾哪经受得了,不等滚到山下,己然真个晕死了过去。

  雪儿一见,虽觉得意犹未尽,却也无可余何。

  同时,又听得李玉琪担作哨相招之声,立即舒爪抓起地上的恶蛇蔡盾,如电回飞。

  蔡盾被雪儿抓着,在空中一阵翻腾,又经那劲风一吹,人己清醒过来,不过,浑身上下不但酸痛异常,更像骨头都松散了一般。

  故此,被雪儿放在地上,己然无力动弹,只剩下“哼哼”的份儿,还怎能回答李玉琪的问话呢?

  哪知苏玉玑一见是他,立即接口道:“玉哥哥,这人坏死了,你快点把他废了吧,免得再留着多害好人!”

  李玉琪心里虽恨他歹毒,见他这般模样,倒真个有些不忍,因此闻言不但不动,反看了苏玉玑一眼,复又恶蛇蔡盾道:“看你这付可怜像,适才威风哪里去了,今天我再放你一条生路,切盼你记取今之训,回头向善,否则,下次再遇着我,可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完,也不再理他,劲自招呼朱、苏两人继续前行。此时,天色已至酉初,谷中更是森黑暗。

  只是朱玉玲、苏玉玑两人,芳心里已无一丝儿惧怕,因为她们己十分确知,玉哥哥足以信赖。

  她俩一左一右,将玉哥哥夹在中间,各牵着李玉琪一只手,莺声燕语地询问,适才他所施用的悬箭、火、碎石到底是什么功夫。

  当然,李玉琪也十分乐意地微笑解释着,直到她们满意为止。

  于是,在不知不觉中,三人三骑,一鸟,一猱,己然转出了羊肠谷道,抵达洪泽湖畔。

  此时,在湖畔伫立着一个身躯高大之人,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似的。

  洪泽湖在此严寒冬季中,已然结了一层冰,只因为湖面广阔,那冰并不甚厚,尤其是湖中心处,有许多地方,被花冲击,碎冰漾在波上,宛如是无数鳞片,映着落之余辉,时时闪出无数的白光,煞是好看。

  湖畔那人,背湖面山而立,显然非是在玩赏湖景,他是在等待什么人,否则脸上不会有那种不耐的神色。

  李玉琪三人三骑,转出谷道,老远便望见了那人,三人便是无所谓,八哥雪儿栖立在“望月”头上,却也脆声嚷道:“啊,玉哥儿啊,那个人就是叫什么‘断魂煞狄福’吗?”

  三人闻言,都不由注意打量,李玉琪目力佳绝,看得最是清晰。

  只见那叫“断魂煞狄福”之人,年约四十余岁,身躯高大,胡须面,身着长袍,似极单薄,北风过处,衣衫飘起老高。

  背后斜着一柄长剑,面凶狠之,尤其那一双浓眉,又黑又,竟是连成一线,更显得煞气升腾,令人望之生畏。

  书中待,断魂煞狄福是那鬼手抓魂娄立威之师弟,一身技艺,亦得大雪山双头老怪的亲自传授,功力不在娄立威之下,从未遭遇过败迹。

  虽然出道稍晚,十数年来,在娄立威手下,任南七省黑道各寨巡察之职,权势是仅次于娄立威一人。

  只是,生嗜杀,狂做自大,向不服人,谁要与他结下梁了,无论是黑道白道,必杀你个犬不留。

  故此方被人奉送个“断魂煞”绰号,他却也以此引以为豪。

  此次,娄立威鉴于不但连番北上与太行四恶联络之人,屡遭劫杀,便其唯一爱子,丧门剑娄一刚竟也在苏鲁边界,骆马湖水月观前,被北儒之女云中紫凤朱玉玲打成重伤。

  另外,水月观自此瓦解,大观主超尘丧生,据逃回之徒众喽罗报告,与云中紫凤同行的两人,功力更是深不可测,尤其是一个叫李玉琪的少年,格外了得,竟被当时参与此役者称为“蓝衫神龙”真恍如神龙见首不见其尾,眨眼的功夫,便将四五十人,一一点倒。

  这一连串消息,送入雄踞七省绿林盟主宝座达二十年之久的娄立威耳中,如何不怒。

  一怒之下,立即遣派唯一的师弟——断魂煞狄福,带着水月观二观主超凡,一起急急北上。

  一方面飞鸽传令各寨,严加察访蓝衫神龙李玉琪、云中紫凤朱玉玲及另一少年踪迹,一经察出,立即呈报总寨盟主,或明或暗,全力对付三人。

  这一来蓝衫神龙李玉琪与朱玉玲之名,不迳而走,数之内,已传遍了南七省黑白两道。

  大家一方面惊诧李玉琪究是何人,一方面也在自己势力所及之地,遍布了眼线、暗桩,意图一举将三人擒住,好对“盟主”呈献这奇功一件。

  故此李玉琪三人,一入皖境,便被洪泽湖水寨的眼线盯上,尚不自知。

  恰好这时,断魂煞狄福北上,也正经过这一条道路,洪泽六恶虽去其五,老六恶蛇蔡盾仍在,仍岂能不对这各寨巡察,南七省煞星竭力讨好。

  故此,断魂煞一临这洪泽湖水寨,一连串接风洗尘,送行起程之宴,整整耽搁一天。

  次一早,正准备上路,李玉琪己至消息传到。

  以断魂煞之意,本带同蔡盾、超光上前去,万一不敌之时,方始将李玉琪入谷中,鬼计暗算。

  这是他想的万全之策,其实以其一贯作风与自傲自信,决未将传言李玉琪如何了得的事,放在心上。

  他想李玉琪三人,无论有多强,也挡不住他的数十年修为,只要他一出面,他认为,哼,三个娃娃,还不是手到搞来嘛!

  但是,恶蛇蔡盾经过泰山一役,目睹朱玉玲、苏玉玑各具绝学,将久着威名的梵净二鬼、活阎罗褚煌及义兄五人,杀的杀,伤的伤,只他一个,见机得早,方得全身而退的事实,吓破了胆。

  虽然他未亲眼见过李玉琪施展身手,也未听说苏玉玑同来,却仍然不敢去正面敌。

  故此,他献计在羊肠谷设下埋伏,来个网中捉鱼,他以为李玉琪等人,功力再强再高,也敌不住数百人的匣弩火攻。

  这一着既省力又解恨,何乐而不为?

  但为了讨好断魂煞狄福,他又故意表示,请断魂煞与超凡两人,分别守住另一头谷口,以防万一被李玉琪冲出,好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断魂煞当即首肯,并且自愿提当防守这出谷之路,而此时,正是他所以在此地伫立之故。

  只是,他们都认为,李玉琪他们一行人只要入谷,便是死路一条了,决无出来的可能。

  但是,眼看着太阳落山而去,而山上突然升起阵阵火苗浓烟,似非正常现象,而山上诸人,一不也不见下来。

  断魂煞‮立独‬在湖畔寒风之中,虽不觉冷,心底终是烦躁不堪。

  就在他不耐伫立之际,谷道上却缓缓驰出来三匹骏马,虽然两下甚远,他看不出这三骑上三人面貌。

  但就凭自谷中出来,马上人服装打扮,及马头上栖立的白鸟三点判断,他便不难猜出这三骑的来历。

  故此,当狄福目光一触到那三人三骑,他的心头不觉猛地一震,浓眉立即紧皱在一起。

  不过,此时他倒还不怕,他是疑惑,这三人怎么可以出谷,蔡盾等人到底下手了没有?

  他怀疑着,却不由抖擞精神,准备击。

  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背上的宝剑,心中竟有着一股喜意,自忖地喃喃道:“哈,宝剑啊,今天又该你发市啦!”

  敢情他喜杀生,不以杀人为苦,反而引以为乐,可根本不曾把他放在眼里,仍然是并骑徐行,谈笑自若。

  只是,那三马脚程均快,不消一盏茶时,两下已然接近不及三丈了。

  断魂煞狄福一直是伫立湖边道旁,虎视眈眈地盯视着三人,见三人有说有笑,连正眼也不瞄他一眼,心中那股气愤,可就大了。

  本来嘛,凭他那付长相威风,十数年来,任何人见了也不由不注视一眼,但也只是一眼,便多半会被他那付天生的煞神之像吓住,像老鼠见了猫一般,再也无勇气看第二眼了。

  故此,他对于自己的像貌,一直觉得是异常满意,认为是特具有磊磊然大丈夫之风仪。

  但不料今天不但吓不倒人家,反而被人家轻视得简直如未见一般,这种鸟气如何受得下呢?

  因之,断魂煞一等到三人临近,便立即嗖的一声,纵落官道‮央中‬,接着敞开声大喝道:

  “嗨,无知小娃,还不下马受死,可知我断魂煞狄大爷已然等你们多时了吗?”

  这一声“嗨”恍若晴空迅雷,响震四野,李玉琪座下黑马,最是不济,竟吓得嘶声而鸣,止步人立,连连挫退。

  狄福见状,哈哈朗声大笑,更加卖精神。

  李玉琪三人却不由都生气了,首先是苏玉玑亦提丹田的一口真气,只听她娇声叱道:

  “咦,何来的狂徒,在此阻路狙守,还不予姑滚开,想是活得不耐烦?”

  一声“咦”虽然莺声悦耳,狄福听来,却不由心头大震,十分不能受用。

  心惊对方功力,不在自己以下,不敢再加轻视,立即止住笑声,暗中集运功力,一面抖手道:“好丫头,出口伤人,你下来同狄大爷比比,看看到底是谁活得腻了!”

  苏玉玑闻言不由内心恼怒,既不立即行动,凤目儿转到玉哥哥面上,先征求他的同意。

  李玉琪知她技,点头许可。

  苏玉玑正下马,却忽然看见湖岸边哗啦啦一阵破冰之声,接着从水里爬上个怪物来。

  路上四人全不由一怔,只见那怪物浑身绿油油,活像是一条大鱼,只是却有两臂两腿,头上尖尖的分不出眉、眼、鼻口。

  四人都吓了一跳,红儿在苏玉玑马上发声低吼,作势扑。

  那怪物可谁也不理,上岸后伸手在背后一撕,但闻得“嘶”的一声,绿皮裂开个大口子。

  跟着便股一翘,出皮外,再伸手向头上一摸,上半身整个出,显出个“人”来。

  那“人”五短身材,身穿着长及膝的青布长衫,光秃的脑戴上寸发不生,什么也没戴,脑门子又光又亮,油光光像抹了一层油。

  额凸似鹅,双目内凹,鼻子翘大,颧骨高耸,下颌上翘,嘴巴特大,两只招风兔耳颇大,十足的“五岳朝天”之像。

  苏玉玑、朱玉玲两人,忍不住“嗤嗤”笑出声来,狄福因发现那人目闪光,像是个内家高手而暗暗皱眉。

  只有李玉琪见过一面,知道他对自己并无恶意,因此便对他微微拱手而笑。

  方开口,那人己完全下怪皮衣,咧出两颗特大的门牙,高兴地嘻嘻一笑道:

  “李兄啊,咱们又遇上啦,真不容易呀,对面站着的那位是谁呀?活像个恶鬼呢,你让他站在路‮央中‬,若是吓着了两位夫人,可不好玩啦!”

  那人话语,略带吴俚软音,听起来软绵绵,十分悦耳,但与那一付尊容配在一起,却令人觉得滑稽得要命。

  故此,李玉琪忍不住莞尔而笑,朱、苏两姝,更是娇笑得前俯后仰,咯咯的银铃声,空四散不绝。

  只有断魂煞狄福哭笑不出,便继续沉着脸,怒声吼叫道:“小子何人,敢出来横架我断魂煞狄大爷的梁子,想讨死吗?”

  那人挨了骂,却不生气,仍然嘻笑有声,对李玉琪做了个滑稽的鬼脸,方对断魂煞狄福道:“哈,你就是断魂煞狄大爷吗?失敬,失敬,听说你狄大爷动辄杀人,真是太好了,我现在活得十分烦腻,正不知如何是好,今天既能在此巧遇,就烦你狄大爷费心,动手成全了我吧!”

  说着,边将下的绿皮怪衣,胡乱地卷起,在背后衣袋之中,将后背顶起老高,猛地一看,还当他是个驼背呢?

  俗语说“蝼蚁尚且惜命”何况人呢!但是他说是活腻了想死,岂不奇怪至极。

  因此,四人闻言,都不由一怔<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十章禽灵兽猛,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