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31596 
上一章   第七章 魔岛二宝    下一章 ( → )
虽然,朱玲并非世俗女儿,在江湖武林之中,已名列后起三秀之内,赢得了云中紫凤的雅号。

  而在名声上可以与初出茅庐的李玉琪抗衡而毫无逊,但由于这一了解,使她熄灭了更大的雄心,而渴望做一个贤

  所以,在态度上,她开始模仿她自己的母亲,对李玉琪的饮食起居,不但是关怀备至,而且也更加体贴入微。

  虽然,他们仍然是分房而居,并未发生任何关系,但确已是一位端庄贤淑的子似的,与李玉琪之间已了无任何隔阂之事了。

  这一来,李玉琪自然会觉得万分幸福,但苏玉玑呢?却正好恰恰相反,两来,若似直芒在背,时时会感觉万分不乐与不安。

  所谓“惺惺相借”既然朱玉玲与他极其相似,而且极具美貌体容,他就没有理由不喜欢她!

  但事实正好相反,他有着一个足以支持自己而又极其秘密的理由,使他讨厌朱玉玲一切的措施。

  因之,他时常跟着李玉琪到观前大殿中去,而任由朱玉玲独自留在那座楼内操作一切。

  观前,在这两来,人群摩肩接踵,络绎不绝。

  这是由于那附近的乡民,得知这水月观盘踞达十余年的恶道,被三位大侠逐走,而又听说那三位侠客,仍留居观内未走,正在发放银两,救济贫苦农民的消息之后纷纷而来的人群。

  有的,是真正贫穷的乡民,来领取救济金的,有的,则是求一睹大侠风采的游人。

  李玉琪侠心仁厚,初时本不多事,只因见这附近一带百姓生活困苦,受恶道欺搜括,忍辱偷生,苟活多年。

  那恶道秘室中的银两,说不定有多半是从这群善良百姓身上,强化恶缘得来,他时以行侠仗义为民谋福为旨,怎能无动于心呢?

  故而,在遣散恶道手下,着雪儿去曲送信之后,灵机一动,与玲妹妹、玑弟弟,商此法,自第二起,命那仍留观内的香火老道,分头下乡,召唤穷民前来,领取救济银两。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一天之中,附近百十里内,已统统知道了这个消息,纷纷连夜赶来。

  不是为了领取银子,也是为了瞻仰为地方除一大害的侠客。

  于是,‮夜一‬之间,李玉琪三人之名大振,不久之后,更传遍整个江南七省,黑道人物,纷纷而起,乘隙蹈机,向他们寻仇报复。

  白道侠义门人,若干心宽广,真正主持正义之士,则对他们甚是敬佩,另外若干气量窄小,妄自尊大之辈,却纷纷责难此举过于猖狂招摇,而立意若有机会,要好好地教训他们。

  须知,这骆马湖水月观虽非是什么龙潭虎,江南白道却己均知,此乃是黑道盟主鬼手抓魂娄立威手下的一所分寨。

  在江南七省,黑道群贼共尊鬼手抓魂娄立威为盟主,各山各寨声息互通,联合一致,声势之庞大无人敢过问其事。

  江南武林道中,不乏一高手,堪与鬼手抓魂为敌,十几年来,除非出现了十恶不赦的凶贼人,却都不愿过问黑道中事。

  另一方面,娄立威自任盟主,确实对各山寨严加约束,不准其手下诸人胡作非为。

  约法三章,严谋财害命、贪,而只许向旅客收取规费,轻易不准杀人,凡有违约法者,不等侠义道人问罪兴师,立即自行诛灭,绝人口实,故而十余年来,娄立威稳坐盟主宝座,黑白两道竟而互不相犯。

  李玉琪初入江南,不明此情,不但将娄立威爱子打伤,更挑了水月观窑子,发放赃银。

  此举不但是向整个南七省绿林挑战,也等于轻视南七省白道无人,这岂是那黑道绿林与少数量窄的白道人物,所能忍得下的事。

  故而,不久之后,三人,就因此举,引发了若于事故,而实非其始料所及!

  第三,五万多两银子,己发放完毕,灵鸟八哥雪儿,自济南曲返来,带回来北儒朱兰亭的亲笔书函。

  信中说明,赛纯玄真道长,已答应南下主持水月观,并且已经带着他新收的弟子,动身起程,最多五天,即可到达。

  并且,朱兰亭信中佳许三人所为不愧侠义本,做得很对,不过却要小心南七省黑道人物的暗算。

  最后,朱兰亭表示,过完新年以后,他本人可能也要南下,将来或可在金陵会面等语!

  三人阅毕,自然十心欣悦,尤其是朱玉玲,更不免向雪儿探问她母亲及家中各事,慕孺之情溢于言表!

  苏玉玑似笑非笑地道:“玲姐姐,才离开这几天,你就这么想家,再过些日子,准会想得厉害,我看,乘现在离家还近,你还是回去吧,免得将来染上思乡病,无法医治!”

  朱玉玲凤目一转,看见李玉琪口角含,正以那充挚爱的星目注视着自己,芳心一甜,展颜道:“若非是怕玉哥哥乏人照顾,生活不便,我真想回家,跟母亲多学些家事呢,我…哎!”

  苏玉玑暗地里“哼”了一声,却无法反驳。

  李玉琪明白朱玉玲此时心情,安慰她道:“玲妹妹,这几天真难为你,也万料不到,除了功夫之外,你还会这些家事,并且做得这么好,我…哈哈…”下面的话,自然是贴己话儿,玑弟弟虽非外人,却也不便说出,只得以哈哈一笑代替。

  却是这几句,朱玉玲已经深深地了解,芳心其甜如,笑逐颜开,恍似百合骤放般。

  苏玉玑见状,心中又是气又是伤心,一时却又无可奈何,只得黯然苦笑,哑然不发一语。

  午饭用过,李玉琪不愿再多耽搁,朱王玲收拾好一切,将楼门锁住,李玉琪叮嘱前院香火道人,妥为照看,静候山东赛纯道长前来主持。

  三人来到观前,神猱红儿早已将三匹马备妥,十余名香火老道,一齐送出观外,依依道别。

  三人上马,朱、苏两人仍是下宝驹,李玉琪仍骑着那匹黑色健马,红儿蹲踞苏玉玑鞍后,雪儿栖息李玉琪肩头,各自以不同的心情,留下那临行一瞥,迳自踏冰越湖,向南而去。

  当晚,抵达仰化!

  仰化,乃运河之畔的一处小镇,虽非水陆要冲,夏秋两季之际,河运通畅,过往旅客,倒也不在少数,此时己入寒冬,运河冰冻三尺,航运早已不通,故而市面上颇显萧条。

  三人入镇不久,便自发现,过往行人对三人神态各异,多数皆是面亲切,凝眸注视。

  李玉琪深自诧疑,暗告朱、苏二人。

  二人虽也觉得奇怪,却一时也想不透是何缘故。

  看看天色入暮,李玉琪找了一家客店,方一入内,店掌柜对三人细一打量,像是识得一般,立即面堆笑,躬施礼,亲切恭敬地道:

  “李大侠,你老来啦,你往里请!”

  说罢,立即大声吩咐伙计带路,送往上房。

  三人都是一愣,苏玉玑眼珠滴溜一转,道:“喂,掌柜的,你怎知咱们要来?又怎的识得玉哥哥呢?”

  这话问得好,李、朱两人亦有此问。

  掌柜的闻言,却实在不好回答,本来嘛,他哪知人家要来,这么说不过是生意人惯常的应付,哪能识得了谁?

  幸亏掌柜的聪明,眉头一皱,避重就轻,嘻嘻一笑,道:

  “三位大侠客,剿平骆马湖,发放银两济贫的义举,早已是人皆共知的事了,小人虽然足不出户,却也听人念道三位的神侠事迹,故而一眼便知三位侠客驾临鄙店,嘻嘻,这…这真令鄙店蓬芘生辉,对,蓬芘生辉!”

  掌柜的这一段话三人不莞尔而笑,朱、苏两人更为这骤然而来的消息,喜得心头跳。

  同时看了李玉琪一眼,苏玉玑抢前嚷道:“玉哥哥,这一下你的威名,大震江南,以后就不怕…”

  李玉琪摇‮头摇‬,止住苏玉玑的高声叫嚷,对店掌柜微一拱手,当先随伙计转入后园上房,随行低声道:“‘怕’什么?是怕往后少不了麻烦吗?”

  一呶嘴,苏玉玑又生气了,虽然他也觉得,不该在店前大庭广众之间,喜极忘形,但也因李玉琪打断他的话头,而生起气来。

  整个晚上,他都在郁郁不乐的心情中渡过,尤其看到李玉琪与朱玉玲柔情语,心心相印的样子,便觉得烦恼无比,故而,晚饭一过,便推说有点不适,独自回房而去。

  李、朱二人,当时也未在意。

  朱玉玲亲自从行囊中取出带来的上好龙井茶叶,泡好两杯,奉至李玉琪面前,两人落坐桌边,品茗谈心。

  且说苏玉玑回房之后,心思紊乱,坐立不安,跌坐榻上,调息多时,仍不能返神入虚,返虚生明,一生气,索放过功课不做,下榻着上鞋子,推开后窗一看,窗外月华如银,光亮异常。

  窗外是一处后园,经月光一照,四周轮廓显然,冰雪枯木,虽无积雪,却亦是夜凉侵人,予人一种说不出的凄怆。

  苏玉玑为景感,虽不觉得寒冷,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失望,他觉得自己的一生,正如这冰池枯木一般,了无意情趣,于是,他暗中咬牙,思索着一项新决定。

  他晃身越出后园,反手闭住窗门,一伏身“嗖”的一声,飞纵出后园的围培,展开轻功身法,人化一缕轻烟,漫无目的地直向前方疾掠而去。

  一刻工夫,苏玉玑已远离那仰化镇店二十余里,来到一处独着一株千年巨松的小土山前。

  飞掠上土山之巅,苏玉玑骤然止步,深深呼吸了两口气,缓步在山顶围巨松‮行游‬一匝,找了一方巨石坐下,呆视着来路出神,他本离去,不声不响偷偷地离开李玉琪,他觉得自己已经无任何希望,在李玉琪的心上占据一席之地了。

  但而今,当他真个实行之时,却又深深地觉得不舍,他觉得应该尽力争取,应该对李玉琪说明,不应当这般偷偷溜掉,更不应该对朱玉玲那丫头服输。

  然而,他自忖:“玉哥哥能接受我吗?我能像玲丫头那般无地以生命为要挟吗?”

  他得不到确切的答案,于是,他犹疑不定地贯彻实行。

  但他却终于停下来,静静地出神思索出一个比较合理的答案与决定。

  他呆呆地出神,为那纷扰的念头,出了两行清泪,然而他并未觉得,仍然痴望着来路出神。

  同时,在他的心底,有一种奇妙的盼望闪动,那盼望是玉哥哥能发觉自己的不别而行,而速即找来。

  否则,他盼望自己能在此立刻突然地死去。

  很奇怪,人们无论是如何以坚强自诩的人们,在独处失望孤寂无告之时,都会产生此种厌世之念。

  苏玉玑年龄不大,而又屡逢挫败,朋友少而又少,此时,在那种悲伤孤单之时,怎能不想到“死“呢!

  当然,思想中事,并不一定能成为事实。

  此时李玉琪与他的未婚室,谈笑晏晏,并未觉察到他的失踪,当然不可能出来寻找。

  而立刻死去的事实,在他既未服毒,又未受伤的情形下,更是不可能如愿实现。

  但是,此时,在他的身后,却潜伏着一重危机,正缓缓地扩展着,瞬息功夫,侧面蓦地多出了一个人来。

  那人似是蓄意而来,但一到苏玉玑侧面,看清了他那清丽出尘的颜容,以及两颊上挂着的两行情泪,不怒气全消,反而以爱惜的口气,问道:“喂,小兄弟,半夜三更跑到这荒山野地来涕哭,也不怕吗?告诉我谁欺负你啦,我替你去打他一顿好吗?”

  苏玉玑吃了一惊,未待立起,两肩一晃,陡地横掠五尺,转身定睛一看,发话的原来是个女子,看年龄也不过二十岁光景,头秀发,散披于肩,明眸皓齿,柳眉桃肋,堪称是美人胎子。

  但不知为何,大寒天放着衣服不穿,周身上下,却披着一袭薄薄的轻纱,致使那隆,纤毫毕现,一览无遗。

  苏玉玑只看得玉面一红,暗骂妖妇死不要脸,慌又退后两步,双掌一立,护住头要害,嗔道:“我哭我的,哪个要你过问,赶快走开,否则小爷就不客气了!”

  那女人不但未定,反而嗤嗤一笑,妖媚凝视在苏玉玑的面上,颤,晃眼间掠至面前,媚声道:“小兄弟,真想不到你还会两下子,只是何必这等凶法,让人家伤心呢?你不愿说我不问就是,来,先到我家里休息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办也不为迟,何必在这荒山野坡独自伤怀,须知天寒地冰,宿‮夜一‬冻病了可不是玩的呢!”

  说着,粉臂一舒,就要拉苏玉玑的右手。

  苏玉玑双眉一皱,脚尖轻弹,霍然又后退一丈,立定叱道:“无妖妇,还不快滚,如再不知进退,休怪小节反面无情了!”

  苏玉玑认定她必非好人,只是加意防范,而因此时他自己正处心伤感之际,不愿多管闲事,否则,早已动手了。

  那妇人闻骂,并不生气,咯咯一阵娇笑道:“你这人怎么这大火气,是想将在别处受的气,出在我头上吗?好,你骂吧,等你骂够了再走也不迟!”

  说完,陡又欺近五尺。

  苏玉玑运掌劈,却因那女人双手背在身后,面上媚笑更浓,毫无畏惧,防备之态。

  不忍骤下毒手,微微走前二步,扬掌作势,怒道:“你再不走,我可真要打了!”

  那妇人睹状,心知苏玉玑不肯攻人不备,心中大放,闻言不但不走,反而一前双,几乎憧到苏玉玑手上,又是一阵咯咯娇笑道:“我看你是不忍心下下吧?小兄弟!”

  边说边向前凑。

  苏玉玑恨极那女人无检逾闲,无理取闹。

  乘她欺身移近,转念不若将她点倒,问问来历,如胡为无妇,就将她杀死,否则也将她放在此地,叫她尝尝风霜雨的滋味,也好警戒下次,再穿着这等见不得人的衣服。

  这念头电闪而过,苏玉玑立即化拳为指,轻点对方下“欺门”要

  两人之间,相距已不足一步,加以那女人本就未曾提防,若被点中,虽不至于致命,亦必晕倒于地,最少要四五个时辰,才能醒转。

  哪知大缪不然,苏玉玑一指点中,蓦觉对方肌一滑,竟将指力化解,心方一愕,猛闻那女人“哎呀”一声娇呼道:“冤家,你真狠心!”

  ‮躯娇‬一扑,双齐颤,向苏玉玑身上扑倒。

  苏玉玑闻言,一时拿不准,到底伤着她没有,这刻一见她跌向自己身上,不由又是一怔,伸手相扶,将那妇人扶稳。

  谁知双手方一触及对方纤,鼻端嗅入一缕氤氲香气,头脑间但觉得微微一晕,周身立感困倦眠。

  不由大吃一惊,知道己中了妖妇的暗算,刚叫出一声不好,用天龙不动禅功,振作精神,‮子身‬陡地一软,便自晕了过去。

  那少妇一见,舒臂搂住苏玉玑软软的身于,咯咯一阵得意娇笑,在苏玉玑颊上,亲了一口,悄声自语道:“虽然稍了些,却不失风品貌,只是心肠太硬,若非本姑娘手段高妙,令你这冤家走眼,真还不易对付呢,哈哈,这一下落在姑娘手中,看你能强到哪里去呢!”

  说完,扶起苏玉玑,双肩微微一晃,飞向那株巨松,再一晃,便失去了踪影。

  此时,天色四鼓将尽,天上明月,己然斜挂西方,被一片浮云掩着,再也发不出清辉来。

  在仰化客舍之中,朱王玲刚才照顾着李玉琪睡好,回到那处于李、苏两人所居之间的一间房中。

  如今,朱玉玲确实更像一位极其娴淑的子了。

  虽然,她只不过是十六岁多,而仍然不掉娇憨的模样,在行动上,却处处表示出老老练——对她为子的本份而言。

  对玉哥哥,一切她都要过问,像是对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一般,一切的锁事,她都愿意甚至可说是抢着去做。

  诸如,清晨为玉哥哥梳头结发,穿衣结扣,晚间则替他解扣衣,折起放好等等,这些琐事,虽然李玉琪自己会做,可以做,甚至不愿让她做,而她却非要使出撒赖、央求、娇笑、叱嗔之手段,以换取玉哥哥的准许。

  像今晚,两人一直畅谈到三更时分,朱玉玲吩咐伙计,送来热水,亲眼看着她玉哥哥盥洗,亲自为她玉哥哥铺折被,为她玉哥哥下长袍,盖妥棉被,吹灭灯火,道罢晚安,出室着红儿关好房门,才回房去睡。

  八哥雪儿,虽是禽类,眼见朱玉玲这般温柔体贴,也不由十分感动,向李玉琪称她万分贤慧。

  李玉琪多情种子,身受这无边福,哪能会无动于衷呢。

  故而,朱玉玲去后,他一直是陶醉在幸福的深渊里,思前想后,他觉得自己,实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儿。

  童年时,有玉琳、玉瑛为伴,朝夕不离,如今,又有这个玲妹妹柔情似水,追随左右。

  虽然,在达亲天的五年,他曾是独身一人,但那一段时光,却并不觉得寂寞,因为,在那五年之中,他终沉浸在两仪降魔禅功里,而终致练成了盖世绝学。

  只是,如今唯一令他烦恼的是,父母之仇何时才得报,以及那玉琳、玉瑛的去处。

  不过,他确信那只是时间问题,总有一天,他会与玉琳、玉瑛会合,而去寻找毁家贼人,洗雪杀父之仇的。

  因此,他并不十分不耐,尤其是当他正沉浸于幸福之中时。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对苏玉玑的不能彻底了解。

  他十分喜爱这位义弟,但却不能理解,他那种对朱玉玲忽冷忽热,甚至是暗怀成见,仇视的感情,他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消除玑弟的成见,使大家推诚相处,和美若一家之人。

  他为此事,轻叹一口气,而突然想到今晚,玑弟弟一反常态的态度。

  他自忖:“他真个病了吗?”

  他不信好好的一个练武人,会无缘无故的生病,但却不由得关心苏玉玑是否真的病了。

  他止住胡思想,凝视察听苏玉玑房中的声响。

  随即为听不见些许轻微呼吸之声,而大吃一惊。

  他匆匆起身着上衣服,焦急地想道:“玑弟弟到哪里去了!”

  来不及开门,他随即推开后窗,飞身掠出,闪身至苏玉玑后窗之下,接着翻身入室。

  不用掌灯,凭着李玉琪视夜如昼的天眼通神目力,即可将那两丈见方的客舍一览无遗。

  一切都井然有序,连的被褥行囊,都未曾动过。

  李玉琪自问:“那他到哪里去了呢?”

  潜神凝眸,李玉琪运用出天耳通之能,周围数十里以内搜索,希望能发现苏玉玑的踪迹。

  但是,失望得很,除了镇民沉睡于梦乡的呼吸及极为少数灵敏的虫鸣之外,一切都异于平常。

  即使那冬季常临的北风,此时也停止了呼啸,使四野充了死寂。

  李玉琪焦急地跺脚地出房,仅悄声吩咐雪儿、红儿小心看守一切,来不及叫醒朱玉玲对她说明原因。

  便施展出“大挪移遁法”划空飞逝。

  他走后不久,朱玉玲的房门哑然而开,朱玉玲挂囊佩剑,悄然出室,向栖息院中枯枝之上的雪儿,问明始未与李玉琪去向。

  竟也叮嘱雪儿留守,跺脚越屋向北方追去。

  大挪移遁法,瞬息千里,李玉琪全力施出,以所居店房为轴,在空中大兜圈子,逐渐向外方扩展。

  同时,李玉琪连以天耳通神力,全力察听,以期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找寻着苏玉玑的踪迹。

  一圈两圈…不知不觉间,半个更次过去。

  虽然他看见朱玉玲一路向北搜索,却因自己未得半点儿线索,多一个人帮忙,就多一点找着的机会之故,而未予阻止。

  他仅以“千里传音”之法,告诉朱玉玲,自己的位置是在上空,叫她不必担心自己,而可一心一意地去找玑弟弟。

  朱玉玲初<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七章魔岛二宝,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