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18414 
上一章   第六章 阴阳真钰    下一章 ( → )
李玉琪为免被楼中人发现,改用潜法呼吸后,看好形势,转到楼角背光之处,悄悄飞落楼内回廊,点破窗纸,凝神向楼内望去。

  楼内地方甚大,似有数间之多,李玉琪所窥一间,不过两丈见方,两面窗户排列,正中一张方桌,那“少庄主”坐在上首,两个老道,一横一侧相陪,看三人右耳,均己扎上白布。

  另外尚有三名妙龄美貌妇人,正在端酒上菜。

  这时,那“少庄主”陡地叹息一声,道:“今夜想不到不但未能将人擒来,反被人暗中戏一番,真是气人,要依我当年脾气,非找出那暗算本庄主的人,碎尸万段才解我恨呢!”

  言下之意,他如今情已然变软了不少,才会轻易放过暗算之人。

  窗外的李玉琪暗中“呸”了一声,暗忖:“好不要脸的家伙,明明自己找不着人家丢脸,现在反说自己情和顺了不少!”

  有一丛白的超尘,闻言献媚道:“这等藏头缩尾只会暗算偷袭的鼠辈,当真十分可恶,想是他识得少庄主丧门剑娄一刚的名头,才不敢照面亮像,偷偷地打了两弹便跑了,依贫道之意,那小媚儿,少庄主你若是喜欢,赶明一早,贫道率领观中八大弟子前往,准能将她请了来,又何必深更半夜,劳你少庄主亲自下手呢!”

  李玉琪剑眉一扬,心说:

  “你是想找死!”

  那“丧门剑”娄一刚,微微一‮头摇‬道:“大观主不可托大,别看那姑娘与两个后生娃娃年轻,如我所料不差,功力却甚深呢,否则,如非我当时自他三人眼神中测出,早就不会等到这时,施展那‘魂温香’了!”

  说罢,又一咬牙,恨道:“都是那不敢面的小贼,暗中捣乱,否则那妞儿早已中了咱的‘魂温香’,而此刻也不必饮这劳什子闷酒了!”

  说着,举杯饮了一口,微微叹息。

  超凡为人阴沉狠毒,鬼计最多,沉一阵,道:“据闻少庄主‘魂温香’,功效神奇,如能放入酒食之中,明晨一早,贫道命弟子执往招安小店,暗中放入那三个娃娃早餐里面,这一来,不但那小妞是少庄主手中之物,那两个年轻后生,也正是贫道兄弟最爱好的东西呢!”

  丧门剑娄一刚,敞声大笑,一竖大拇指,赞道:“好主意,二观主不愧‘赛吴用’之名,主意却是独到,明早就这么办吧,我这‘魂温香’功效神奇无比,可闻、可食,中上之人,不但全身瘫软,情更被引动,如不发,人虽不致有害,却被瘫软数,真元非大损不可。”

  说罢,又是一阵大笑,豪兴骤发,兽然而起。

  伸手拉过一位在他身畔斟酒的妇人,拥入怀中,狂吻嗅不算,还将那妇人衣襟解开,探手入内,上下摸索。

  得那妇人,巧笑闪藏,媚眼抛,一脸秽的,周身不停的‮动扭‬,引得那娄一刚少庄主,更显出一副猴急之像。

  超尘、超凡两位观主,见此情形,亦不堪假装正经,也在一阵笑声里,各个搂住身边娇娘,效法“少庄主”所为。

  三名少妇,本是久经训练,脸皮厚若湖中坚冰,不但了无羞意,反而各自施展起狐媚手段,面浮笑意。

  一个个颤,含酒送吻,刹时间,六人三对,纠一起,彼此替对方宽衣解带,似就地行,来一个无遮大会。

  窗外,李玉琪目睹此景,心头陡地火发,本想立即给他们一点教训,却又怕被打草惊蛇,故而忍住怒气,悄无声息地跃下木楼,逐返客栈。

  次清晨,李玉琪将昨夜所见所闻,略为告知朱、苏二人,并嘱小心饮食,一切看自己眼色行事。

  苏玉玑、朱玉玲两人自是惊怒集,立意将那三个贼,斩杀剑下。

  朱玉玲更是一颦秀眉,道:

  “这三个贼,真是下,竟敢使用这等毒的香,我非毁了他不可,玉哥哥也真是心慈,要是我,昨晚已早将三人杀了!”

  李玉琪微微一笑,并不辩白,只顾去找水盥洗。

  不多一会工夫,一个伙计打扮的汉子,送来早点。

  李玉琪一眼便知,这伙计并非是昨夜为他们打扫侍候的那个,心下了然,是贼人假扮。

  也不点破,等那人退出之后,仅与朱、苏二人,分食了两个大饼,所有碍眼可疑下药之物,一律不用,而将之倾倒在上。

  然后,李玉琪吩咐备马,到柜上算过房钱,三人出门上马,带着红儿、雪儿向骆马湖方向驰去。

  三人一路收缰缓行,装作留览街景,不一刻三人还未出镇,昨夜所居店中,已然奔出一骑快马。

  上面骑着一个道人,自三人身旁飞驰而过,李玉琪微笑点头,朱、苏二人却竖起柳眉,面罩煞气了。

  前文表过,骆马湖上已然结成厚冰,李玉琪三人三骑,来到湖边,并不须要渡船,而是径直向水月观,纵骑飞驰。

  刚达岛上林中“水月观”中蓦地涌出一群道人。

  可不是嘛,为首的正是昨夜的那两道一俗,丧门剑娄一刚,大观主超尘,二观主超凡。

  原来刚才为李玉琪三人,端送早餐的伙计,正是这“水月观”二观主超凡所扮,在菜汤中下了“魂温香”

  那招安客栈的帐房,伙计在“水月观”威之下,心中虽不那观中道人的所作所为,却因是善良地道的平民,而无力反抗,怕自己妄送了性命。

  故而,清晨见那道人下药害人,心中虽惋惜像李玉琪三人这等灵气独钟的佳绝子弟,无辜受害,却是爱莫能助,不敢出声,而只好在暗中念佛!

  及至三人食罢上路,帐房、伙计藏在暗处,心中代为窃喜,以为是神佛保佑,毒药失灵,未曾害着三人呢。

  但那恶道见三人食物后并无晕现象,暗中却是又惊又疑,不过他还是往好处想,以为药必缓,尚未发作之故。

  但眼眼看着奉命擒拿的“肥羊”骑马溜走,却不是滋味。

  故而顾不得显痕迹,竟自匆匆下假扮伙计的衣服,换上道袍,驰马飞报入观,以免被三人溜

  娄一刚闻报,心中虽惊“魂温香”何致失灵,却万万料不到己被人识破机关,当下也怀疑药下得太少,发作较缓,反怕三人走得太远,虽然药发作,却不易寻找到。

  故而,闻报之后,立即率超尘、超凡及手下恶道,出门跟随追踪。

  哪知,李玉琪三人已然寻上门来了。

  双方照面,丧门剑娄一刚,亦惊亦喜,所喜的是,对方送上门来,所惊的,却因瞥见神猱“红儿”之故。

  娄一刚年纪虽轻,却是见多识广,一瞥神猱、宝马,便从其神态生像上,猜知那形似猿猩的小猴,是一只百年难得一见的百兽之王,残力猛,极难斗,周身刀不入的罕见异种神猱。

  那两马,更是见于马经,位列武林异宝的千里名驹“乌云盖雪”与“回头望月”!

  只是,他还认不出,那只俊秀至极的白鸟是何灵物!

  但这些已经够了,娄一刚从那神猱、那马的身上,不得不对李玉琪三人的武功来历,作一番新的估量。

  念头电转,疑惧之念瞬息而过,代之而起的是无边的贪

  如今,他非止是贪恋朱玉玲之美,也妄想动得那两匹宝马,驯服那一头神猱,获得那一只俊鸟。

  所谓“油蒙了心”美异宝当前,娄一刚顿忘利害,竟妄想倚仗人势众,将三人一一擒住。

  于是,娄一刚对超凡一使眼色,超凡把手中的云帚一挥,二十多个青衣道人,立即散开,远远地将李玉琪三人包围在‮央中‬。

  而只有一个年纪最小的道士,匆匆奔回观内,撞起巨钟“洪!”“洪!”之声,震耳作响。

  一刹那间,观中又复奔出数十名道士,一个个都手执利刃,在外围复又围了一回。

  这一串行动,只不过瞬息之间,李玉琪三人虽然感觉意外,却毫无畏惧,神色依然不变。

  李玉琪面含微笑,并未曾作势,眨眼间已然飘落马下。

  朱玉玲、苏玉玑两人仍然凝坐龙驹不动,凤目带煞,环视四周,注视着那一干道人的举动。

  神猱“红儿”却是蹲踞在朱玉玲的马上,一见李玉琪下骑,未等吩咐,立即轻巧一纵,立于李玉琪所骑健马鞍上。

  双臂长垂,火眼圆睁,虎视眈眈,神态威猛至极,似己看出这般人居心不正,正在待机而发一般。

  只有八哥“雪儿”仍然栖息在苏玉玑座上宝驹“盖雪”的银环顶上,剔翎羽,神态悠然自得,私对这紧张情势,视若无睹。

  娄一刚一见那少年书生,下马身法神奇疾捷,不似等闲,心头微惊,却仗着自己一方,人多势众,已然准备妥当,不但不以为意,反而仰首打了个哈哈,脸色骤转狞厉,暴叱一声道:“呸,你这不知死活的娃娃,到我这‘水月观’来,到底为着何事?快说给庄主听听,若说得有理,只要将那小妞两马、一猱、一鸟留下,少庄主慈悲,放你一条生路,如其不然,嘿嘿…娃娃,你们三个就别想再回去了!”

  以他这般不讲道理之人,李玉琪尚属初见,回忆昨夜暗窥各节,更觉得这人不但蛮横,必也是万恶徒,今既然来此,说不得要下手惩戒他一顿,为这一带百姓出口恶气。

  想着剑眉一竖,言发话,朱玉玲早被怒,己然开口道:“无狂徒,昨夜连番暗算,已是万恶,今竟敢大言不惭,仗势欺人,我云中紫凤难道是怕事的不成,快快报上名来,好让你家姑娘送你回家!”

  丧门创娄一刚闻言一愕,旋即狂笑道:“好个‘云中紫凤’,果然名不虚传,娇如花,少庄主丧门剑娄一刚,正要前往鲁南找你算帐,不想你已然送上门来,真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投’,不过少庄主生仁慈,只要你肯乖乖听话留下,少庄主不但不记前仇,还保你一生受用不尽呢!”

  说罢,盯在玲姑娘粉面之上,笑不已。

  朱玉玲与苏玉玑又怒又疑,互相对望一眼,李玉琪文质不改,暂抑怒气,微微拱手问道:“少庄主所言,在下三人甚是不解,到底我玲妹妹与你有何仇恨,可以说明白些吗?”

  二观主超凡,染有“断袖”之癖,对李、苏两人,别具恶之念,闻言呵呵好笑,以为李玉琪已然胆怯,眼一挤,使个眼色,道:“你这娃娃,倒是蛮知礼数,若人怜爱,真是难得,只要你肯听话,二观主决不难为你俩,只是那妞儿,因不该在山东泰山脚下,连伤我南七省数位寨主,触怒盟主娄老当家,传下‘鬼手令箭’并命少庄主远下鲁南,找这妞儿算帐呢!”

  说着,嘻嘻好笑,扫视了三人一眼,又对朱玉玲道:“依我说,别看你家学一字慧剑,自命不凡,就是你老子到此,也挡不住少庄主丧门五剑,所以,我劝你等,还是识相点乖乖留下,少庄主己然说过,绝不会难为你们的。”

  李玉琪三人,闻言恍悟,所谓少庄主娄一刚,原来是南七省黑道盟主,鬼手抓魂娄立威之子,怪不得如此猖狂。

  想来功力亦必得其父真传,不在一般江湖一高手之下。

  朱玉玲秀眉一扬,瞥向“玉哥哥”跃跃动,李玉琪睹状想道:

  “玲妹妹自从自己不惜以本身真力、真气为她医毒补气,功力已然倍增,几凌驾其父北儒朱兰亭之上,丧门剑功力再高,也决不能伤她分毫。”

  因之微笑点头示可,悄嘱小心应付。

  云中紫凤朱玉玲获得玉哥哥准许,灿然报以一笑,转脸时却是面罩寒霜,纤手一指,娇叱道:“好不要脸的贼子,多言无益,中要你能够赢得姑娘手中宝剑,别说留下,要命都成,你快亮兵刃吧!”

  丧门剑仰天打了个哈哈,道:

  “好好,我要不叫你丫头见识见识,真还以为少庄是盏省油的灯呢!”

  说着“呛”的一声,回手撤下他仗以威名,又长又宽又厚的丧门钢剑“喂”了一声,道:“你下来啊!”朱玉玲诚心卖,娇叱:“看招!”

  声出,在马上纤一拧,陡地上拔,天蚕紫晶丝小蛮靴,一点鞍桥“紫凤”冲天而起。

  五丈高空之中,右手撤出“紫虹”宝剑,‮躯娇‬连滚,式化“凤归巢”左手剑诀,护住命门要

  右手紫光闪闪的宝剑,幻出三朵梅花,带起一阵“嗡嗡”之声,疾逾惊霆迅电,猛向娄一刚顶门及双肩罩下。

  丧门剑娄一刚,自幼跟随租师,双头老怪在雪山习艺,深得老怪之钟爱,仗着他一点鬼聪明,确实学了那老怪的不少绝学,加以臂力过人,所用丧门剑又大又重,等闲较轻的兵刃,一碰即飞。

  自二十岁出道,十余年来,在南七省绿林之中,一半仰仗父势,一半也确实有些实学,从未失招落败。

  因此之故,他不但赢得那个“丧门剑”绰号,更养成了他那种狂傲不可一世的态度。

  故而,此时紫凤朱玉玲出手一招,确实不凡,心中虽微存怯意,却仍自负力大,招毒,脸上毫无惧

  一见“紫虹剑”当头利到,丧门剑一式“横断巫山”挟带风声,猛向朱玉玲剑上去。

  左臂同是一圈,未等两剑接触,虚空劈出劲风,袭向尚在悬空的朱玉玲小腹。

  这一招两式,亦守亦攻,疾挥辛辣,一边观战的李、苏两人,都吓了一跳,刚出手救援。

  谁知云中紫凤朱玉玲,成竹在,轻功、内力经上次李玉琪不惜以自身真力代为医伤后,己陡然增数倍,故虽身悬半空,功力并不稍弱。

  此时,见那娄一刚掌、剑齐施,快愈电光石火,她也猛地加劲,倏地右手利剑改刺为劈,向娄一刚挥上的宝剑,左手化指为掌,猛然向下一推,但闻“当”“嘭”两声巨响,双剑与两股掌风,接个正着。

  朱玉玲借力使力,纤一拗,似弓身形,在空中猛地一,已向斜暴二丈多高。

  丧门剑娄一刚身形虽然有力,仍不由闷“哼”出声,面色转成青白,连退三步,方才拿桩站稳。

  这一来,大出众人意外,李、苏两人全不由大声喝采。

  那丧门剑娄一刚,原以为这一招两式,朱玉玲绝难躲过,如此结果,不但惊怔出神,心头更觉着血气微微翻涌,似是受了震伤的现象。

  就在这一怔神工人,朱玉玲凌空一个千斤坠,骤然落下地来,紫虹宝剑风雷并发,刹时间,紫光漫天,快若惊风骇电,猛攻而至。

  丧门剑娄一刚一招失机,心存怯惧,微一怔神,被朱玉玲抢了主动,空自急怒加,怒吼连连,亦只有招架攻势,而无还手之力了。

  须知武术之道,练就气神合而为一,必致“用志不分,乃凝于神”方能心与臂合,手与力事。

  那丧门剑娄一刚,论武功较朱玉玲仅差半筹,若论临敌之经验,对敌之狡猾、狠毒,朱玉玲则万无一及。

  若然一上来,娄一刚不以力敌,虽不能说将朱玉玲击败,百十招内,朱玉玲也休想赢他。

  但不幸娄一刚料敌失策,一上来便失先机,故而十来回合以后,已是气如牛,堪堪就要送命了。

  水月观主、二观主超尘、超凡,目睹“少庄主”岌岌可危之状,各自心中皆是大惊,暗道:“这云中紫凤之名,果然不同凡响!”

  自忖功力虽不若“少庄主”业有纯深厚,却也不能坐视不救。

  无奈何,超尘一位眼色,知会超凡小心戒备,手中云帚一扫,大喝道:“少庄主,我来助你!”

  声起人动,运足功力,铁云帚一招“玉带转”扫起一股凌厉劲风,猛向朱玉玲中盘扫去。

  他这里云帚刚动,眼前青影闪动,一片金虹,挟着一团蓝光疾风,己点到右腕,同时耳际响起,清叱道:“无老杂,想以多为胜吗?”

  超尘心头一震,赶紧沉腕撤招,硬以千斤坠身法,稳住前冲之势,闪目处,那一位最小的少年,右手执一条软软的“怪蛇”正站在身侧五尺之处,面含煞气地盯着自己。

  大观主心中羞怒难当,料不到这一少年,竟也身怀绝学,出手一招,便将自己迫退,心中一凛,咬牙吼道:“老二,并肩子上!”

  吼声一落,蓦闻得一声惨叫“少庄主”全身倒飞二丈,被二观主超凡飞身掠起,接个正着。

  这一来超尘又惊又怒,双目毒光一显,却也顾不得拼命,赶紧退回去,察看少庄主所受的伤势。

  原来,适才朱玉玲将丧门剑娄一刚,圈在紫虹剑下,被迫得团团打转。

  十回合以后,娄一刚虽显出不济之象,却因是只守不攻,一味闪展腾挪,一时朱玉玲也奈何他不得。

  超尘大喝出手,虽为苏玉琪阻住,并未能真地攻上,却引起了朱玉玲腔怒火,心中一动,闪目看清场中情形,心道:“你这般斗下去,来个群殴打,自己三人虽不怕,三匹马儿却保不住受伤,我何不先打发了这人再说!”

  想罢,剑势一变,施展出“五字慧剑”“静”剑八式,手中剑势蓦地一收,抱元守一,岳峙渊停,若江海之凝光,准备以静制动。

  这“静”剑八式,乃是“五字慧剑”之华仅只八式,但每一式都是以静制动,随着人之攻势,千变万化,化险克敌之招端的神妙至极。

  她这里蓦地收到,抱元守一,足踏七星步,两眼凝注对方。

  娄一刚以为有机可乘,丧门剑一招“黑龙翻江”卷起一股锐风,自左从右猛扫朱玉玲中盘纤

  左手骈指如戟,跟踪而进,迳点向朱玉玲“章门”要

  朱玉玲等那巨剑即将沾衣,蓦地退步半转,娄一刚一剑递空,朱玉玲右腕一拧,剑化“春风拂柳”远削娄一刚左手。

  同时左掌,奋力自剑下推出,劈空打出一股强劲无伦的掌风,直袭娄一刚微向前倾的左

  这也是一招两式,不但捷逾电奔时间掌捏更恰是时候,正赶上娄一刚招数用老,变未变之际。

  娄一刚虽已惊觉而即运气护,猛然后撤,为时已晚。

  只觉得左手一阵剧疼,食、中而指己被削落,左“嘭”的一声,着了一掌,肘骨震断两,全身也被这一震之威力与他自己一蹬之力倒飞出二丈余远。

  若非被二观主超凡接个正着,必然会跌个鼻青脸肿!就这样,已然晕死过去不省人事了。

  大观主超尘一见少庄主伤势沉重,心中惊惧加,不但是为了朱玉玲等人功力高绝,亦是惧这少庄主在自已观前受此重伤,万一不治身死,盟主鬼手抓魂娄立威,怪罪下来,自己定也是死路一条。

  故此,大、二两观主,全都急红了眼睛,两人略一商议,超凡托起少庄主入观去救治。

  超尘却留下来,打算将李玉琪三人活擒死拿,为娄一刚报仇,向南七省盟主待。

  然而,超尘深具自知之明,晓得自己功力再强,也非对方任何一人的对手,右如愿,非得使用转攻下手段不可。

  此种手段,本为江湖黑白两道不,超尘却虑不及此,这本是他等惯用的伎俩。

  故此,当他目睹超凡身影投入观中之后,布成为三层的圆阵,各将兵器利刃执在手中,静待攻击命下,全体出动。

  李玉琪睹此情势,脸上神色,依然不变。

  一边暗嘱朱、苏二人留意,叫红儿护住马匹,伺机退出阵外,一面将“佛面碧竹杖”取出,持在手中。

  朱玉玲、苏玉玑两人,虽是亦无惧意,却因从未抵挡这么多人,因此而微微有些紧张。

  不过两人均知“玉哥哥”足可信赖,有他一人在此,即便有千军万马,亦不足为上世,何况是这许多无用的道士呢!

  不过话虽如此,人总是为那从未经验过的事所困惑干扰,即使他明知己力足以胜任,亦不免紧张的渗出冷汗。

  超尘等<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六章真钰,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