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4630 
上一章   第四章 鞭化灵蛇    下一章 ( → )
那梵净二鬼一听用心被人点破,立即恼羞成怒,一狠心拼出性命不要,也不能被人如此轻视。

  二鬼对望一眼,索命鬼冷水,缓步出,冷声一阵笑,道:“臭丫头,竟敢目中无人,且尝尝老爷的风毒掌滋味如何!”

  说着,举手虚空劈去,打出一股奇寒彻骨的柔掌风,向玲姑娘去。

  玲姑娘不识风毒掌的厉害,只当是普通劈空掌一类功大,故而不闪不避,翻腕挫掌,用出十成功力,硬接索命鬼一招。

  两股掌风一接“波”地一声大震,两人身形,同时晃了一晃,似是半斤八两,却不知玲姑娘王臂一阵寒冷酸麻,已然吃了暗亏。

  要知道,索命鬼冰冷,不仅已有数十年修为,掌风更是奇毒,中人若非要害,虽不致立即致命,但十二个时辰以内,寒毒循血脉攻入心脏,即被冰毙。

  刚才一掌,索命鬼太过托大,仅用了七成功力,被玲姑娘全力按住,表面上虽是攻力悉敌,索命鬼也吃了一惊。

  实则玲姑娘已中寒毒,只是她自己尚不知道罢了。

  不过,玲姑娘却已试出索命鬼的功力不凡,不敢再行硬拼,反臂出一只紫光闪闪的宝剑。

  一声娇叱,展开家传“五字慧剑”莲足一顿,嗖的一声,腾身二丈多高,半空中,‮躯娇‬一翻“紫凤戏蛇”头上脚下,凌空下泻,距离地面七尺之时,纤一拧,立变“灵禽盘空”玉手一挥,紫光闪显,幻出三朵梅花,罩向索命鬼双肩、天灵。

  那索命鬼冷冰一生只练掌法,从不使用兵刃,因见玲姑娘宝剑,紫光大闪,剑尖寒芒森森,知是吹断铁的宝剑,不敢硬抓,此时一见剑光临头,立即暴身后退,施出风毒掌,向空中打去。

  玲姑娘身在空中,本是不易藏避。

  但她既是云中紫凤,轻功自有其独特的造诣,一招落空,未等索命鬼掌风打到,‮躯娇‬连滚“细巧翻云”向右滚进五尺,剑演“横断巫山”猛劈索命鬼左肩,左手一挥,四尺多长的紫革细鞭,也自出手,一招“杨枝洒”“叭叭”连声暴响,迳取索命鬼后背。

  索命鬼缩臂向右横移五尺,躲过二招一式,立即声冷笑,挥掌还攻。

  玲姑娘落地点足再起,幻出剑影无数,鞭影万千,煞似一只紫凤,与索命鬼打在一起。

  那边,神猱红儿已将活阎罗戏耍得不亦乐乎,周身衣服,全被撕碎,东一条西一条,几成赤身,出一身黑,青紫互见。

  一张铁青的脸已然气成紫红,东藏西躲,不时“哇哇”叫,狼狈情形,实在不堪入目。

  李玉琪一见,正想命红儿停手,苏玉玑却恨极活阎罗目空无人的神态,瞥见玉哥哥不忍之状,便抢着叫道:“红儿,把他的耳朵撕下来,给我下酒,看他以后还敢大言不惭吗?”

  神猱红儿一阵啸,长臂连连舞动,一声怪叫过后,红儿轻轻落在苏玉玑身畔,将两只血淋淋的耳朵献上,不料苏玉玑吓得一声惊呓,竟不敢接,反而藏到李玉琪背后,看也不敢看。

  李玉琪瞪了红儿一眼,吓得红儿赶紧将耳朵丢掉,也悄悄地溜到一边,李玉琪却不理它,转对正在包裹伤处的活阎罗道:“按你平所为,本当屠戮,好为百姓除害,今且本上天好生之德,仅命神猱红儿撕下两耳,以为警戒,以后如再怙恶不峻,定当追取尔命,杀而无赦,望能好自为之!”

  这席话,声音不高,两下相距二丈多远,却是入耳清晰,震耳聋,活阎罗闻知,虽然心惊对方功力深厚,却因天生傲骨,恶已深,闻言不但了无悔意,反而桀桀怪笑道:“小子何人,竟敢纵兽伤人,今这般,老夫自当记下,他有缘相遇,还要再领教益!”

  李玉琪道:“在下李玉琪,替天行道,日常行走江湖,你若不服,后自能相逢,那时如你不改恶行,怕没有今的便宜了!”

  说完,也不再理活阎罗,转而注视斗场。

  场中,玲姑娘与索命鬼,已打了二十几招,两人对李玉琪所说都已听清,只是感受不同。

  玲姑娘听到并无异处,索命鬼冷冰,确觉震耳聋,中血气翻涌,甚是难受,真气似溃散,风毒掌,已无先前的纯威猛了。

  玲姑娘连攻不下,心中有气,此时瞥见索命鬼掌式散无力,立即把握机会,抢制先机,连展绝学,一式“雾锁灵峰”开袭来双掌,右手剑“花开并蒂”幻出两朵梅花,分袭两肩道,左手“风扫落叶”疾扫中盘。

  索命鬼疾进三步,化招“力托三山”硬袭玲姑娘小腹,玲姑娘‮躯娇‬一翻,紫虹乍霍吐“玉女投梭”剑刺分心倏到。

  索命鬼骇然一惊,来不及持架,仰身倒翻,疾退一丈,堪堪躲过,玲姑娘如影附形,跟纵追上“玉女投梭”原式不变,暴刺小腹。

  这当儿索命鬼‮子身‬还未曾站直,迫不得已,使出最是丢人的俗招“懒驴打滚”俯身倒卧地上,向左疾滚二丈,两声狂吼,虽然躲过了小腹要害,后却被划破一道四五寸长的血槽。

  身跃起,先不管自己伤势,却跑去看那抱头蹲在地上的追魂鬼。

  追魂鬼冷雹,刚才见他兄长,形势危急,竟而不声不响,扑向玲姑娘背后,下毒手。

  李玉琪瞥见,心生恼怒,将手一挥,身后神猱红儿,也是不声不响,疾若一道红线,着追魂鬼纵去。

  只见他身在空中,手并指一点,腿一蜷一蹬,一个倒翻,又如飞纵回,迫魂鬼冷雹,只觉得红影一闪,尚未看清何物,骤觉左眼巨痛,肩如遭千斤铁锤,痛得他嘶声惨叫,身不由己“蹬蹬蹬”退后一丈,一股坐在地上。

  这一串动作,正与云中紫凤剑伤索命鬼同在一时,索命鬼剑伤较轻,爬起身来,扶起其弟一看,一目已瞎,左肩琵琶骨折断,心知如不立即接骨医治,整个左臂,便要报废。

  故而顾不得发话,伸臂挟起追魂鬼,惨啸一声,晃身向来路逃去。

  活阎罗褚煌,早已无意再留,瞥见梵净二鬼率先而退,也自如飞驰去,只剩下恶蛇蔡盾,起步较慢,功力最差。

  另外三人已出去十几丈远,他才刚刚转身走,苏玉玑故意刁难,一见恶蛇也想溜跑,立即喝道:“回来,你的拜兄都不要了吗?”

  恶蛇蔡遁毒狡猾,闻言虽心怵不已,却也知道人家既不放行,自己想逃也逃不,因此立即止步,声答道:“我洪泽六雄,有此下场,只怪自己学艺不,如今败在你们手中,要杀便杀,大爷决不皱眉,否则,放过今,大爷必不甘休!”

  依着苏玉玑的子,还想将他戏一番,但李玉琪仁心厚道,不为已甚,反而和颜悦地道:“在下兄弟年轻识浅,下手不知轻重,致而伤及令兄,在下心甚不安,不过这也是由于他们平为恶所得,今天之事到此为止,我们也不难为你,请你把令兄妥为埋葬了吧,至于以后,报仇与否,悉听尊便,在下等要失陪了!”

  说罢,又转头对苏、朱两人说:“玲姑娘,我们回去如何?”

  苏玉玑鼻翼儿扇动,酸气显现眉际,心道:“哼,又是姑娘,姑娘,你对她真是关心!”

  想着,想着,小儿复发,撇嘴瞪眼嚷道:“红儿咱们走吧,不要留在这里碍眼!”

  说着,不等李玉琪开口,便拉起红儿长臂,晃身飞掠十数文开外,只几个起落,便自失踪。

  李玉琪虽知他又犯了脾气,当着玲姑娘,不便多说,同时又瞥见玲姑娘,粉面透红,秀眉上扬,忙道:“玑弟顽皮好耍,姑娘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回去之后,我叫他向姑娘陪礼就是了!”

  玲姑娘虽听出苏玉玑话中有刺,心中甚为不,但因爱屋及乌,反不愿表示出来,闻言垂颈低声道:“李公子快别多心,我怎会与他生气呢,刚才我是在想苏少侠轻功、鞭法都是超绝一时,小妹甚感佩服,像刚才一晃眼间,出去这么远,便非小妹能及,公子如无急事,就陪我慢慢走吧!”

  其实,她哪是追赶不上,分明是体贴李玉琪,尚不敢断定他到底功夫如何,如果自己像来时一样,击力直追,万一李玉琪再跟不上,岂非有损他的自尊。

  李玉琪聪盖世,当然晓得姑娘用意,心虽暗笑其能知人,却也感激姑娘用心良苦,因之只得应好。

  于是,两人缓缓而行,边走边谈。

  确不知那云中紫凤朱玉玲,与梵净二鬼之一,索命鬼冷冰对敌,太过托大,初上来对了一掌,当时虽未受伤,后来劈了冷冰一剑,暗中被索命鬼的风毒掌侵入体内。

  虽然当时不觉得厉害,十二个时辰之内,如不速予医治,寒毒循血脉攻入心脏,立即将血脉冻结死去。

  但是,玲姑娘不自知,反而好整以暇,在凛冽的寒风之中,黝暗的黑夜里,与李玉琪慢步缓行,乐不思返,致而寒毒引发,若非李玉琪学究天人,功力高绝,差点儿将小命儿送掉。

  不过,也幸而寒毒发作较早,两人分手稍迟,才致使李玉琪责无旁贷,慨予疗伤,而终于发生那肌肤之亲,使玲姑娘宿愿得偿,否则情海多变,若果失之臂,正不知相逢何时呢。

  且说那李玉琪,伴同云中紫凤朱玉玲姑娘,缓步回城,一路上边走边谈着,玲姑娘一来藉那夜掩盖,二来李玉琪温文有礼,已不觉害羞,与李玉琪并肩缓进,有问必答。

  银铃儿一般的娇笑莺声,缓疾有序,时起彼落,不但不觉走得太慢,似反愿此路延长无限,永无尽头,才对心思。

  然而,这条路能有多长?走得再慢也有尽处。

  故而不到半个更次,泰安城已然隐隐出现,月光下玲姑娘凤目闪瞥,最多也只剩二三里了。

  此时,两人经过一番问询,所谈者虽仅是玲姑娘家世,及一般江湖掌故,与两人自身,风马牛两不相及。

  彼此之间,仍觉得熟悉了不少,尤其是玲姑娘,一路行来,彼此间暗香微度,更是心醉神驰,心头暗许。

  李玉琪自幼与女孩子一同长大,涉世未深,心中毫无礼教之妨以及授受不亲等观念。

  连番所遇,都是绝一时,秀美出尘的姑娘,青睐相加,温柔以对,使他以为,别人亦与他一般心思,虽然鬓厮摩,却是了无念,而仅一种挚友关注之情。

  故而,初见云中紫凤朱玉玲,天仙化人,美若瑶池仙子,心中便已产生了一种天的喜爱。

  后来又见到,玲姑娘娇怯害羞,红霞频现双颊,梨涡时聚红晕,而实在与他过去的游伴爱侣,新的玉琼姐姐不同,另有一番引人的风致,令他喜爱好奇,深觉好玩,急一探她为何这等害羞?

  其实,李玉琪哪里知道,女孩害羞,一方面是天本能,一方面是心中有私怕人窥破之故。

  那赵玉琳、赵玉瑛与李玉琪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平时是无话不谈,三人之间,名份早定,毫无隐私可言。

  相处之时,虽说‮体身‬都渐长成,到底尚幼,好些事情,尚在一知半解,似懂不懂之间,当然无甚值得害羞的事。

  那蓝玉琼,身世奇特,自幼随师铁面道婆,情亦是古怪奇特。

  所居琼州五指山,远离尘俗,不受世俗羁扰,情上自也深受其师影响,行事但凭好恶,率而行,当然也有点儿放不羁。

  后文另有待,且不赘述。

  但是,朱玉玲出身儒门,深悉世俗之礼,虽因日常行道江湖,见多识广,养成豪迈不让眉须之气,不常作女儿扭泥之态。

  但如涉及隐私,一旦对异发生爱慕之情,一怕被别人看破,再者怕对方看自己不起,好事成空。

  故而不见面,整想恩,见着了却又羞怯难安。

  玲姑娘便是如此。

  她自在济南府趵突泉边,瞥见李玉琪,虽只一瞬,那潇洒不群的身影,那倜傥绝世的风度,那动人的肺腑,隐蕴深情,智慧的双目,无一不深印在玲姑娘情怀初动的心扉之上,久久难以忘怀。

  泰安酒楼再次相遇,玲姑娘心底惊喜集,怦然动,然而,她怎能博得青睐呢?人家对她看法如何呢?

  姑娘家心起伏,羞答答,情默默,喜煞,也急煞!眼看着天假之机,又失之臂。

  幸亏,那洪泽六恶横行欺人,玲姑娘哪能放过这一举两得的机会呢!

  但等真个相识相对,对又怕人识破他的用心,而更加不自在起来。

  这一切,李玉琪虽然聪慧超人,仍是不能了解,致而不拘形迹,使玲姑娘误认他对自己有情,而将那寒夜山径,当成了爱情的温,竟然“乐不思蜀”起来。

  且说二人边行边谈,一阵寒风拂过,玲姑娘骤觉一寒,连打了两个寒战,不住说道:

  “啊!我好冷啊!”李玉琪伸手捻了捻玲姑娘背上的紫裳,又伸臂拥住香肩,暗以“降魔禅障”挡住外来寒风,笑道:“你穿得太少,怎能不冷?现在可好些吗?”

  这一手,玲姑娘确未料到,心头虽觉其甜如,脸上却登时泛起两朵桃花,一阵阵心头撞鹿,紧倚李玉琪身旁,羞极喜极,垂首无语,只觉得一股暖,自肩臂相触处,传周身,舒泰异常。

  尤其是李玉琪身上,异香暴,不但将寒风挡住,呼吸之间,玲姑娘只似吃醉了一般。

  轻飘飘,软绵绵,仿佛灵魂儿要飞,脚下却又是举步艰难了!

  李玉琪天真未凿,本无半点儿念,但此时见姑娘垂首无语,紧倚助下,半边软绵绵,绝富弹的酥靠在身上。

  缕缕处女体香,自姑娘领口出,钻入鼻端,使他发出了生平第一次的怦然心跳。

  他刚刚觉出此举不对,将手放落,玲姑娘却恍如害病无力,竟而踉跄一步,摇摇倒。

  李玉琪慌忙扣住纤,问道:“玲妹妹,你怎么啦!”

  这一声呼唤问询,李玉琪口而出,极为自然,亦如呼唤瑛妹妹一般,可说是温柔至极。

  玲姑娘听来,恍如醍醐灌顶,若得无限慰藉,将心中唯一似觉逾越之念,冲刷一净,也将羞怯之意,冲淡了不少,闻言抬起头来,嫣然一笑,旋又皱眉道:“玉哥哥,我觉得很冷,心头烦闷,头也有点儿晕,似是疲倦极啦!这…是怎么回事呀?”

  语声历历,恍若出谷黄莺,含有无限柔美娇憨,只是,声音愈来愈低,最后竟有些后力不继之象。

  李玉琪一时猜不透是何原因,惶然低头,正遇着一双明澈深邃的目光,蕴含着无限‮悦愉‬,爱恋依赖与一丝痛苦的阴影,仰视着他。

  李玉琪心头骤然一震,一握玉腕,蓦觉人手冰凉,脉搏跳动缓慢,大异于常,似有中毒之象,一惊问道:“玲妹妹,刚才对敌,觉得有甚异样吗?否则,怎像是中过寒毒呢?”

  玲姑娘“啊”了一声,恍悟道:“梵净二鬼,擅用风毒掌,刚刚我与他对掌之时,左臂曾觉一阵麻冷,是不是那时就中了毒暗算呢!”

  说罢,面色渐渐转为青紫,嘤咛一声,唤道:“玉哥哥,我心里好闷,好冷。”

  李玉琪虽无对敌经验,却早已自书中如悉,寒毒之寒,致力猛烈无比,若不及早医疗,血冻凝,毒气攻心,纵是神仙亦难救治,因此不敢再延迟时间,一边出手,疾如电疾般,虚空连点玲姑娘前期门、将台、七坎、玄机、气门、肩井六处大,封住主脉,以防寒毒攻心。

  一边运起天耳通神力,向四周十里内外察听,探测那梵净二鬼或北儒朱兰亭的踪迹。

  在他以为,梵净二鬼既练此歹毒掌,必有解救之药,如能将二鬼寻着,迫要解药,则可省去不少麻烦,否则,能找着北儒朱兰亭,以他功力,为自己女儿解毒,或也不成问题。

  但是,如今天已四更,四周万籁俱寂,哪里还有人声,无奈,只得又解开玲姑娘道,柔声问道:“玲妹妹,令尊大人现在何处?你可知道吗?”

  玲姑娘骤被李玉琪虚空点中六处大,人虽不能言动,却甚是明白,心中止不住又惊又喜,实在想不到这“玉哥哥”不但会武,竟还如此深呢!

  要知,李玉琪所点六,俱为人身三十一六死之一,下手如无分寸,轻则重伤,重则毙命。

  李玉琪出手如电,不但认准确,轻重得宜,最难得不触人体,虚空点中,俗语说得好“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玲姑娘家学渊源,哪能看不出这一招火候功力呢!

  故而,玲姑娘道被解之后,先不答李玉琪问话,反瞪起一对细长凤目,出无限喜悦惊诧之,撒娇道:“玉哥哥,你好坏呀,你有这么好的功夫,深藏不,却会装佯作怪,支使人家为你拼命,你说你坏不坏!”

  李玉琪歉然一笑,道:“说来小兄实在不该,致令你误中暗算,而今所幸发觉尚早,否则,不仅愧对令尊,小兄亦无颜偷活了,但不知妹妹与令尊居于何处?快点告诉小兄,以免耽误时辰!”

  玲姑娘婉然一笑,眼波中转化一缕欣慰挚爱之情,强忍寒颤,道:“玉哥哥,我与你开玩笑,何必当真,至于我与家父居处,自此往南,距此颇远,晚间分手之时,家父告我去查敌踪,但不知此时转回没有,不过请不必担心,我现在尚能忍住一时,请你先送我回去吧!”

  李玉琪两股希望,皆已落空,说不得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了,想到此,出手复点玲姑娘前六,左手一抄,将她抱在前,一边安慰似地说:“玲妹妹,你暂时委曲一下,随我回店,由我来为你医治好吗?”

  玲姑娘虽不能言动,眼中却出一缕感激默许的光彩,李玉琪一见,立展“大挪移遁法”

  双目中陡地暴神光,‮子身‬立不动,人已腾空三尺,风驰电掣般贴地向泰安飞去。

  玲姑娘依偎李玉琪怀中,陡见那尺余神光,自他目中出,本就大吃一惊,再加她只闻啸声,不觉李玉琪‮子身‬移动,初时尚以为在原地未动,及至瞥见,身旁树梢如飞倒退,就更加大大地惊慌起来。

  本来嘛,以朱玉玲所闻,武林中从无一人能够身不动,腿未抬,贴地飞驰的,这怎能不叫她惊异,而以为李玉琪会法术呢!

  这大挪移遁法,瞬息千里,三五里远近,眨眼即至,故而,待到李玉琪已然越进店门,玲姑娘念头还不曾转完呢。

  李玉琪回到房中,将姑娘平放中,燃亮灯火,挥手令雪儿、红儿退出房外,关紧窗门。

  细耳一听,隔壁苏玉玑呼吸均匀,似已睡,因不愿将他惊醒,一边为玲姑娘解,一边以“传音入密”之法,细声道:“玉玲姑娘不可说话,以免惊醒玑弟弟,也千万别误会,要知寒毒已然侵入经脉,如不速于驱除,六个时辰时后,便有危险,故必须立即动手不可,现在既然一时寻不着令尊,也只好由我动手,玲妹妹可愿意?”

  玲姑娘道骤解,‮躯娇‬被冻得颤,闻言毫无忧郁地点头许可。

  李玉琪偏头寻思片刻,取出两枚朱果,一杯“玉髓灵”喂他吃下,又一掌击熄了桌上灯火。

  先将自己长衫及中所束的降魔宝剑束挂囊等一一除下,才开始动手,解开玲姑娘的衣衫,一层,两层…

  黑暗中,李玉琪那一双明亮俊目,明察秋毫,仍能清晰地看到那一副绣着飞凤的紫肚兜,与那半隐半的凝脂双

  李玉琪方觉神魂一,心头怦然动,立即将眼神移开,摸索着把肚兜下,双掌覆在她左“将台”与腹下丹田之上,行功透过两仪降魔真气,护住心腹两处要内腑,俯身坐下,张口吐出两道由真气与三昧真火化合成的气练,自玲姑娘鼻孔钻入。

  玲姑娘自体内寒毒发作,道被解,周身如小鹿撞般,寒酸气闷一时俱来,后服朱果、灵,虽觉尚好,仍感觉难受逾常。

  但像这般宽衣解带,玉体裎,虽对李玉琪早已心许,此身属他,仍不羞得紧闭双眸,脸泛红霞。

  而当李玉琪手掌,覆上身来,玲姑娘更是玉体颤,心头撞鹿,捣乱得又是难过,又是‮悦愉‬,那寒毒竟不用医,已然似减了几分,<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四章鞭化灵蛇,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