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4612 
上一章   第三章 盖雪望月    下一章 ( → )
一个时辰之后,苏玉玑周身奇经八脉,全被打通,他本人也渐能心领神会,自行以神导气,穿过关。

  而李玉琪却是鬓角渐,鼻尖冒汗了。

  要知这通穿脉之法,极易消耗行功人的精力,真气,功力稍差,根本不敢尝试,李玉琪功力虽已深不可测,所练“两仪降魔神功”真气,能在任何情况下,生生不息,但此时也因消耗过多,微微现出起汗来。

  虽则如此,李玉琪并未停止休息,仍然助其行功不辍,又过一个时辰,连转两大周天。

  苏玉玑体内真气已然凝固,而达驾驭自如,返虚生明,得于自在之时,方才悄悄将手移开,躺在苏玉玑身后休息。

  此时苏玉玑,行动自如,与两个时辰以前,已然大不相同,不但体内气机活泼,坎离互济,葆真归元,血脉早通无阻,外表观之宝光外宣,气朗神清,另有一股潇洒自如之象。

  又过了一刻,苏玉玑自行运功一转,徐徐下丹,一睁凤目,便自觉出,较前似有一大进步,周身更是舒泰异常。

  虽连坐三个时辰,不但不觉丝毫疲倦,精力似乎更加充沛,心中那股子欣喜,就别提有多大了。

  正想嚷着要玉哥哥教授鞭法,突然身后异香甚浓,心中奇怪此香的来处,回头一瞧,李玉琪脸汗水,正在闭目养神。

  苏玉玑知道玉哥哥为自己累得脸是汗,心中又痛惜地“哎”了一声,掏出手帕,俯‮身下‬躯一边为他揩汗,一边道:“早知会把你累成这个样子,我真不让你为我通呢,你…你也太不爱惜自己了!”

  李玉琪睁眼笑道:“我能为你点汗还不是应该的吗?你又何必客气呢!你也躺下睡一会吧!”

  说着用手一拉,苏玉玑身不由主,倒在他的身畔,心中虽然一百个不愿意,脸却不由得泛起羞怯,幸亏李玉琪脸向上卧,未看见他那付窘态,否则这位玑弟,更加觉得无地自容了。

  李玉琪等他卧倒,半天不见他说话,心中奇怪,侧身一翻,曲肱为枕,与他对面而卧,两人相距不一尺。

  苏玉玑只觉得他身上那股香气,冲鼻而入,格外醉人,不住阵阵心跳,周身发烧,深深沉醉起来。

  他怕遇着李玉琪那双清澈而动人肺腑的目光,装作休息,将凤目紧紧闭上,但是,在他的心中,却有无数的念头,在纠分扰,得好紧,扰得神,他的心止不住狂跳起来。

  他只好紧紧地闭起朱,以防万一跳出腔外。

  李玉琪功力虽高,却不曾达到“他心通”的地步。

  否则,他一定会知道玑弟的心事,而那时,他可能也就不会如此毫无顾忌,毫不动心地与他对面而卧了。

  不过,但凭那天眼通神力,他已经看出苏玉玑脸上表情的变化,凭那天耳通神力,更早已听出他心头的狂跳与不宁,因此,他诧异惊奇地问道:“玑弟,你怎么啦?心跳得这么快,脸又这么红,该不会是生病吧?来,让我摸摸看!”

  这一问不打紧,苏玉玑吓得自上一跃而起,反身纵落地上,好像主怕玉哥哥摸他似的,边走边吱晤地说:“没什么,我大概是累了,有话明天再谈…玉哥哥,明天见,你也好好地睡一觉,休息一下吧!”

  说着,不等回答,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去,反手带好房门,留下李玉琪一人,独自猜疑玑弟弟慌张的原因,想了半天,也想不透个中道理。

  苏玉玑回到自己房中,翻来覆去不能成眠,手中紧握着那方沾李玉琪汗水而带异香的手帕出神,不时地还放在边、腮上,或盖在鼻端唤着,这到底是何缘故呢?是在猜测这异香的来历吗?

  隔壁李玉琪静卧榻上,也因有那么多紊乱思想,一时也睡不着觉,遂运起一半神,加紧运功,以补消耗。

  此时外视神,格外灵敏,只要他有意察听,方圆十几里的声音,都可以清楚地听到。

  但即使无意察听,隔壁房中的一切声响,也自然入耳清晰,因此他察觉到苏玉玑辗转反侧,与急促的呼吸声。

  不用传音入密的功夫,轻声而奇怪地问:“玑弟,你怎的还未睡着?有什么事吗?”

  苏玉玑卧在自己房中,闭目想,蓦地听到李玉琪细如蚊鸣一般的语音在耳边响起。

  以为他已来到边,不惊得用双手紧抓被头,眼睛瞪大,口“啐”一声说:“玉哥哥…你…”下文尚未出口,既已看清房内并无一人,门窗关闭,完好如初,遂又“咦”了一声,改口问道:“你在哪儿呀!”

  李玉琪看不见他那惊骇的表情,便说:“我在上呀!”

  那声音仍然细微,有如耳语一般。

  苏玉玑下意识地看看身畔里,又问道:“是在哪个上,我怎的看不见呢?”

  李玉琪“嗤嗤”一笑,说:“当然是在我自己的上喽!”

  苏玉玑这才放心,却顽皮地皱起鼻子,呶着嘴说:“好啦!好啦,你睡着吧,别管我,我真的要睡了!”

  说睡可不一定就能睡着,但他却不敢再容易翻身了,因此不一刻,到真的沉沉睡着了。

  次整天,苏玉玑着“玉哥哥”教授乾坤鞭法,两人闭起房门,在那二丈见方的客房内,指手划脚。

  直到当晚薄幕时分,苏玉玑虽然勉强将四十五招鞭法记住,却是手不应心,要说用心对敌可非得十天半月的苦练不可。

  要知这乾坤鞭法,乃前古著名凶人,仗以横行的绝学,威力与神妙,自非是一般鞭法可比。

  苏玉玑虽然智慧超人一等,将全部鞭法记下,使来将只能依式学样,尚不能深切体会其奥,更不能将、气、神、鞭四者合而为一了。

  但是李玉琪却又不同。

  虽然他亦是仅凭记忆,并未实地练过,但由于功力深厚,臻达化境,所练降魔剑掌,都是极其深奥繁杂的绝学,加以才比天人,罗万有,无论何种招式兵刃,只要通了诀窍,施来自然头头是道,得心应手,宛如宿学一般。

  当晚,苏玉玑练完“天龙不动禅功”又拉着玉哥哥,到城外僻静处,练习鞭法,直到三更将尽始返。

  第二天,店伙计将另一具马鞍送来,李玉琪决计前往金陵访找铁掌金棱上官铣的事,对玑弟弟说了。

  苏玉玑只求与“玉哥哥”永不分离,到哪儿都无所谓,当然赞同江南之行。

  故此,李玉琪结清了房、饭银子,多赏小帐,亲自到马厩中,将两匹宝驹备妥鞍笼,真是宝马、银蹬、雕花鞍,配在一起,端的相得益彰,更显得神骏异常。

  苏玉玑与两匹马尚是初见,李玉琪少不得又是一番介绍,玑弟弟口赞好,喜欢得不得了。

  李玉琪与他,虽只三相处,心底却已自然地产生了深切的感情,见他一副兴高采烈,娇憨嚷笑的样儿,便说:“玑弟弟,你既然喜欢他们,就任选一匹,作为我送给你的礼物吧!”

  苏玉玑闻言,高兴得直跳,转念一想,却又微愁意地道:“这马本是一对,一公一母,分开了他们自己也不会快活的,我不要了。”

  李玉琪一征,说道:“我们又不是分手,他们怎么会分开呢?”

  苏玉玑着含深意,正瞪着他说道:“将来你寻着琳姐、瑛妹,还能不把我忘了,还能与我在一起吗?”

  李玉琪敞声大笑,心道:“这位兄弟,想得真远,语气之中,酸气冲天,难道你将来自己不娶媳妇?愿意跟我一辈子吗?”

  不过,见他那副认真又黯然的神色,这话可不便出口,遂也正答道:“只要玑弟弟你愿意,我们一生一世均在一起才好呢,你又何须顾虑这么多呢!”

  苏玉玑知道玉哥哥尚不知自己的用心,但是他却不愿放过这个机会,仍然正地说:

  “好,咱们一言为定,今生今世永不分开,你说的话也不能反悔,我…我就要这一匹吧!”

  他指的正是那匹母马“盖雪”

  李玉琪忙道:“君于一言,哪有反悔之理,玑弟弟尽可放心!”

  说毕,对那灵马“盖雪”道:“他是我的好弟弟,也是你的新主人,你要乖乖地听他指挥,你明白吗?”

  那“盖雪”真个灵慧至极,闻言对苏玉玑声长嘶,连连点头,像是对他敬礼一般。

  苏玉玑也是喜得搂住马颈,慰抚它道:“盖雪真乖,我不会错待你,也不会让你俩分开的,你放心吧!”

  说完,又道:“玉哥哥,咱们走吧!”

  李玉琪看看天色已是已未,再不走中午便不能抵达泰安了,一听苏玉玑催他,便即招呼“雪儿”先行,令“红儿”蹲踞鞍后,与苏玉玑一同骑,缓缓驰出店外。

  大街上,过往行人,见这两人两马,俊秀神奇,纷纷驻足而观,李玉琪安之若素,苏玉玑却是沉不住气,粉颊飞红阵阵,气得只瞪眼睛。

  不一刻,驰出南门,转入官道之上,只见“雪儿”自空中飞落,栖在“望月”的身上。

  那两匹龙驹,在店中连憋了几天,早已不耐,这时一上官道,见那道路宽阔行人渐稀,立即连声嘶鸣,声若龙,不待吩咐,迳自放开四蹄,风驰电掣般地飞奔起来,未到响午,已然抵达泰安。

  泰安,汉时置郡,金设为州,明置为县,五岳之一的泰山,即耸立于城北。

  泰山周围凡一百六十里,高约四十余里,其中峰峦溪涧,不可胜数,以山峰特出群峰之势,又有东西南三门,东北中三溪等处,为山之胜。

  两人久慕泰山之胜,李玉琪外祖父泰山奇叟孔慕儒,虽已故世多年,并无其他后裔,但其故居,陵墓俱在傲来峰顶。

  既经过这里,哪能放过上山的机会,又怎能不到外祖父墓前,把祭一番呢,因此,两人在路上已商量好,在泰安打过失便去泰山一游。

  泰安县城,规模比济南府小了很多,不过也甚是热闹,旅店客栈特多,以备过往游客息脚之用。

  二人因带着一猱、一鸟,甚是刺目。

  李玉琪为免惊世骇俗,便找了一家旅店,把“雪儿”“红儿”安置房中,稍事盥洗,双双到店前附置的酒楼之上,在临街楼窗边落坐,要了几店家所报拿手的酒菜,各自斟上一杯,边吃边看街景谈笑。

  这时,正值晌午用饭之时,楼上酒客,已上八成,两人边吃边谈,也未在意。忽然楼梯微响,走上二人。

  苏玉玑座位正对梯口,闻声抬头一看,与那二人打了个照面,双方均是一怔,似乎想不到,在此地会遇上这等俊秀人物。

  但苏玉玑一怔之后,却是一撇嘴,心不服的样儿。

  李玉琪面对苏玉玑,见他住口不言,脸上表情,瞬息数变,心中诧异,回头打量,不觉眼前一亮,心中称奇。

  这时,那二人已走上楼来,堂酒客,全觉得眼前一亮,一团嗡嗡的声音,刹那间蓦地停住,接着又被窃窃私议声击破,悄悄地评语起来。

  原来那二人,一个是中年文士,白面无须,身材瘦长,双目中光四,鬓边两太阳高高凸出。

  十月大寒天,别人都穿上棉衣,他却单著一件青布长衫,却仍然精神抖擞,毫无一点萎缩之像。

  内行人一入眼便知道,他必是身怀极佳的内功修养,若非已达寒暑不侵的境界何以臻化。

  文士身后,跟着一位玉貌朱颜,天仙化人,二八年华的绝世姑娘,那姑娘着一身淡紫衣裳,紫杉紫紫罗裙,连一双蛮靴,背后披风,微的剑柄、剑穗,手中的细鞭,都是紫

  上得楼来,瞥见苏玉玑瞥嘴,柳眉一扬,似想发作,但一与李玉琪四目相对,却立即双颊红晕,梨涡隐现,忙地低下头。

  伸手牵住那中年文士的衣袖,莲步珊珊,轻巧若一阵香风,自李玉琪身旁拂过,局促地在邻桌坐下。

  李玉琪骤睹两人,尤其那紫衣姑娘的娇容,仿佛甚是面,细看面形与玑弟弟极为相似,又似在哪里见过。

  拈杯沉思,有意无意地偷看一眼,可巧啦,人家姑娘可不也正在侧目微睬,四目一接,李玉琪恍然而悟。

  那双颊飞红,粉颈低垂,一手抚,罗巾掩,灿然而笑的表情,不正是在济南府时,趵突泉吕祖殿上,与一老道同吃茶的两个人吗?

  李玉琪心想:“这真的太凑巧了,怎的这姑娘又来此地了呢?似这等怕羞的样儿,何必在江湖中闯,真是有趣得很。”

  想着,不又盯了一眼,也自展颜而笑。

  一旁苏玉玑,见他玉哥哥对那紫衣姑娘,一瞧再瞧,沉思不语,心中甚是不悦,数次以目示意,恁自不觉,气极“哼”了一声,暗中恼道:“看你能瞧到何时!”

  对面,与姑娘同来的中年文士,面向李玉琪而坐,刚才他正在点菜,故未注意这边。

  这一吩咐完毕,举目一看,正遇着李玉琪展颜微笑,不又是一怔,以为是向他打招呼,遂亦回报一笑,心中却暗暗称奇,自忖道:“看这少年,气朗神清,仙骨珊珊,宛如天上金童,骨比另一少年还要高出一筹,只看不出会不会武?”

  想到这里,瞥见身畔的女儿,娇羞答答,含情脉脉,一反过去心高气傲,自以为巾帼英雄的豪迈神气。

  不暗悟,想道:“似这等良材美质,千万人中,难寻其一,如能择为东快婿,不但女儿终身有托,自己一身绝世,岂不也有了传人!”

  中年文士,一厢情愿,正投同向李玉琪探寻来历,突见街上飞快地驰来六骑快马,马上六人,一黑色劲装,黑色风衣,背兵刃,纷纷在马前下马,不微皱双眉,暗暗猜测这六人的来路。

  此时,李玉琪的两匹宝马“望月”“盖雪”均在店前还未牵入后槽,那六个大汉似是江湖中黑道人物,其中二人,一瞥见两马,立即发话道:“老大,你看这两马多么神骏,要是献给咱们盟主,定是奇功一件!”

  语音低哑,口带南音。

  另一人道:“好,果是千里名驹,走,咱们进去问问,找出马主儿,给他几两银子,买下来献给盟主吧!”

  最先发话那人,脾气似较暴躁凶横,闻言吼声说:“老大何必费事,吃完饭牵走就是,还问他主儿干么?难道他还敢对咱们洪泽六雄说声‘不’吗?”

  说着,领先踏进店来,迳自登楼。

  那老大却较沉着,边走边说道:“老五的火爆脾气,老改不过来,你忘了盟主临行前的吩咐,少惹是非,还是给人家几两银子才是正经。”

  语声里,一阵杂杳声响,一名诚惶诚恐的店伙计领着事路,六人鱼贯登楼,踞坐中间一坐,大呼小叫,旁若无人,神态之间倨傲异常。

  楼上靠窗两桌,对六人的对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中年文士与紫衣姑娘,闻得洪泽六雄之名,面色微变,对望一眼,暗自猜测六人前来山东的目的。

  苏玉玑生长江南,早知这洪泽六雄之名,便悄声告诉李玉琪说:“这六人乃洪泽湖水寇,自称洪泽六雄,常年在洪泽湖一带,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水里功夫,真有独特的造诣,老大恶龙董昆,以下是恶虎景炎、恶蛟卢岭、恶豹黄灿、恶鹰谷骏、恶蛇蔡盾等,别人背后叫他们洪泽六恶,想不到他们竟赶来山东,竟敢打我们宝马的主意,等会真得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李玉琪见对面中年文士,面色有异,似出手惩戒六人。

  他遂用“传音入密”的功夫悄声传话,叫苏玉玑稍安勿躁,一会六人打上门来,再看眼色行事,下手教训不迟。

  果然那六人,个个横眉竖目,生相凶恶,点了许多酒菜,伙计知道这一桌是凶神恶煞,不敢得罪,口的连声应“是”小心侍候。

  好不容易上完了菜,偷抹了一把冷汗,正想溜开,那老五恶鹰谷骏,情最是暴躁,猛然喝道:“站住,大爷尚有话吩咐,你跑个什么鸟?”

  伙计一惊,连忙返身笑脸相,哈回道:“大爷,小的侍候着啦,有话你老请吩咐吧!”

  俗语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那恶鹰谷骏“哼”了一声,道:“门前两匹黑马的主人可在这里?你快去找他来,就说我洪泽六雄要买他的马!”

  伙计知道这六人一定要强买人家宝马,他也晓得宝马是两位公子爷的,他内心暗想:

  “看那两位公子,一般的文质彬彬,俊秀可爱,虽带着一只异样的猴儿,本人却不像是练过武艺,我要是说出来,万一那两位公子,不明厉害,不肯出卖,一定召来杀身之祸,不说呢,眼前自己就得吃亏,这…这可该怎么办?”

  想着,不回头看了李玉琪一眼。

  那老五恶鹰谷骏,声音虽然低哑,音调却高,全楼之上,几乎无一人不曾听清,李玉琪见伙计踌躇,回头看来,遂对他微笑颔首,伙计以为李玉琪亦是怕事,愿意将马儿出让,心中不由又代他可惜,心道:“哼,凭他们这几副凶相,那配骑这宝马!”

  伙计这里沉不答,也不过是片刻时光,但那恶鹰谷骏,已感不耐,只见他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朝伙计指骂道:“王八蛋,你敢不回大爷问话,想是活得不耐烦了,看我不折了你的骨头!”

  说着转出来举掌劈,幸亏被他上首一人拉住,否则这一掌,伙计虽不致当场丧命,却也够他休养十天半月的。

  就这样伙计已吓得脸色苍白,颤声指着李玉琪那方道:“回大爷,马是那两位公子爷的!”

  此言一出,紫衣姑娘与那中年文士,都惊得“咦”了一声,似乎想不到这两个文秀的书生,会骑着这等宝马。

  紫衣姑娘更是关心,凤目滚转,注视着洪泽六恶,暗中决定,六恶如敢强迫买卖,必予痛惩!

  恶鹰谷骏此时,早将浓眉竖起,环眼圆睁,一掀布虬须的下巴,一指李玉琪,暴声喝道:“咦,那边两个娃娃过来,大爷问你,那黑马肯卖吗?”

  语气虽是商询,神气像煞拦路打劫的。

  苏玉玑气得粉面通红。

  李玉琪仍一动不动,只哈哈一笑,拱手答道:“只要银两合适,在下哪有不肯出让之理!”

  恶鹰谷骏“哼”了一声,说:“好,算你小子识相,要多少银子,你痛快地说吧!”

  紫衣姑娘见李玉琪竟肯将两匹龙驹出让,心中又奇怪又关心,可不便言,偷偷斜过一瞥关切的眼波,静听下文。

  李玉琪报以一笑,又说:“在下两匹黑马,俱是世上罕见的龙驹异种,又是一公一母,但能好生饲养,来年便生小驹,确是难得异常,如壮士确实喜爱,在下…”

  那恶鹰谷骏见他说个没完,早已不耐,喝道:“小子,你哪来的这么多的罗嗦,大爷看得起你,问问你的价钱,你就快点说吧!”

  面不耐凶相,竟离座走来。

  李玉琪并不起身,仍笑嘻嘻道地道:“壮士既然如此炔,在下也不再多言,两匹宝马,一共算二十万两银子吧!”

  这“二十万两”说得特别响亮,全楼酒客,皆被这一数目惊得目瞪口呆,原因当时物价极廉,一桌上等酒席,顶多不过一二两银子,这二十万两数目,不要说洪泽六恶没有,就是有也决不可能带在身边啊!

  洪泽六恶,一惊之后,悉数站了起来,向这边走来,恶鹰谷骏更是气得连声暴吼道:

  “小子,真不知你吃了什么熊心豹胆,竟敢拿你家大爷开心,我折了你的骨头,看你还要不要二十万两!”

  一伸手兜头抓下,一旁苏玉玑正立起,却见李玉琪不知怎的,头颈微晃,恶鹰谷骏一招落空。

  正再上,后来五恶中,一个鼠头獐目的汉子,赶上前一把抓住恶鹰谷骏的手腕,道:

  “老五且慢,待我问问再说。”

  说着,一指李玉琪,继道:“小子,招子放亮点,看看爷们可是好惹的人物,放着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脸不要,大爷真你可惜,哪,这儿是五十两银<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三章盖雪望月,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