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
义母小说网
义母小说网 架空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军事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玄幻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岁月欢歌 娇妻倩宜 山中小屋 儿媳秀婷 背负感情 豪门女佣 猎艳狂沙 爱与无限 替罪羔羊 群爱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义母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结连环套  作者:司马轩 书号:44070  时间:2017/11/19  字数:25189 
上一章   第一章 苍穹六宝    下一章 ( → )
大明成祖永乐十一年,五月己巳纯,百事不宜,山东历城县境内,一支泰山旁脉,名叫千佛山的深谷之中,独居着一处人家。

  中午,深谷里一条小溪上,出现了一个异常俊美的童子,悄悄地划出一艘小舟,顺溪而游,突然那小船驶进一个极大的漩涡,一阵摇,撞在溪尽头的谷崖上,碎成片片,那幼童没喊一声,便坠入了水中,瞬即失去了踪迹。

  下午,那家人发现幼童失踪,全家人一齐出动,虽然寻遍了谷,却未发现半点儿线索。

  入夜,晴空万里,蓦地渗出一片乌云,笼罩着这座山岭,顷刻间,暴雨骤然发,风声雷声,在闪电中猖狂肆,像是天地末日的光临。

  前山,散落的石雕巨佛,变成了一群落汤,面上雨水纵横,似在悲泣某个惨剧的发生。

  后山,除一座高拔入云的烟囱峰,其他各地,都逃不出风雨袭击的噩运,峰下,深谷里那处房舍附近,此时,在狂暴的风雨中,蓦地问起刀光剑影,阵阵凄厉绝望的吼叫,穿过墨黑的乌云,传出谷外,但瞬息间,一切又趋平静,连那狂暴的风雨也缓缓止住,随乌云散去。

  而谷中,那独一无二的一处人家,却在此时吐出火舌,片刻工夫,化成腾腾烈焰,升起一股浓墨黑烟,而那精致的房舍,随即变成一堆废墟砖。

  火光中,十多个竖眉横目,相貌凶恶的大汉聚拢一起,狂笑着商讨这一次空前的胜利,与处置那两个“战利品”的方法,在他们的身旁,横七竖八卧倒着七八具尸体,及两个咬牙切齿,不能言动的女童。

  火光中,那十几个大汉面前,不知何时走来一位慈眉祥目的老尼,手持云帚,双目中神光四

  十多个大汉一见老尼,为首一人发出一声喊叫,立即分头四散逃窜,老尼冷冷一笑,先救醒一对女童,再一一察看尸体,看是否有救治的可能。

  然而,老尼失望了,她心怀恻隐地看着伏在尸身上痛哭的一对女童,感慨地合十,默诵“阿弥陀怫”然后,老尼劝住了女童的悲泣,用掌力在崖边击出三个大坑,按照女童的指示,将众人分别埋葬。

  并树立起三座“石碑”运用指力写出“赵世逸之墓”、“李圣坤、孔维云夫妇之墓”

  及“义仆之墓”这样。

  然后,老怪挟起两个女童,足顿处,人化一溜轻烟,上高约三余丈的谷壁,稍顿晃身再起,接连着几个纵跃,便消失在幽暗的夜之中。

  然而,老尼的来去,全被那栖在枝头,一只白鸟看见。

  老尼走后,那鸟也一声清鸣,鼓翅向烟囱峰顶飞去,霎时只剩下一点银星,转折间,也没入峰头的暗影。

  第二天,夏日骄,炙热如故,千佛寺里的钟声,按时响出悠扬的声音,深谷里,除去那被火烧残的房舍,及新添的三座新坟外,并无任何变动。

  花却照样开放,溪水依然湍急着奔,只是,自今而后,却再也听不到旧人语笑声了。

  五年以后,一个冬季的夜晚,天上月明星稀,北风呼啸掠空正紧。

  谷中,一片荒凉,木叶多已调零过半,枯草、枯叶淹没了一切,此时除却那呼啸的风声之外,一切都失去了生机,连那一弯清也寂然无声,宛如一条死蛇,静静地倒卧一边。

  蓦地,千佛寺里的钟声,沉重发出三响,划破了夜的沉静,那高拔千仞,壁立如削的烟囱峰顶,也随着响起一阵清幽宏亮的长啸。

  啸声里,一团淡淡蓝影一点银星,自峰顶飘起,像被劲风吹落的枯叶,霎时间,一千丈,疾若电闪般降达谷底,显出一个身着一淡蓝的少年书生与一只苍鹰般大小,羽赛雪的鸟儿。

  那鸟儿,周身闪泛银光,铁喙钢爪,双睛中光四,栖息在一株枯树的枝头,剔翎羽,神俊异常。

  那书生,年约十八九岁,十月寒天,身上只芽着一领淡蓝儒衫,薄如蝉翼,奇而泛亮,即使在这深谷的暗影里,仍隐泛蓝光,连他足上的鞋袜,头戴的文士巾,与背上包袱,都是一样的泽质料。

  那根本不像是布、绢、丝、麻所制的衣服,而像是一团淡淡的烟罗,笼在少年的身上,轻飘飘,似拥人飞去。

  由于一淡蓝,更衬出那少年手、脸肤的洁白,洁白得如雪似玉,白中泛出一层粉红的宝光。

  那一双眼睛,又大又圆,乌油油似一谭水,蕴藏着无穷的情感与智慧,又像两盏孔明灯,在黑暗中,在长而弯的睫下,出两道尺余长骇人的光芒,除此之外,他那五官的配置与修长而稍显文弱的躯体,配合得无一个恰到好处,像一件完美无疵的艺术杰作。

  风倜傥,丰神绝世的书生神情,却决无一点江湖人物的特征,故而任谁见了也不能确定他是个身怀绝学的侠士。

  此时、那书生立坟前出神,忽然“吱”的一声,自谷顶上窜下一只火红小猱,只见它落地一纵,便攀上高有四丈的枯树,蹲踞枝头,瞪着一双红光闪闪的火眼,四处打量。

  那小猱,高不二尺,遍身柔细短,油光滑亮,赤红似火,头红发披肩,脊后腑下红特长,约有五寸,又又亮。两臂长垂,几与身等,蹲踞枝头,神态端是威猛。

  少年似被那叫声提醒,骤然从迷茫中惊醒过来,他踌躇着一行至墓碑前,缓缓伸出那白玉一般的双手,似拂开蔽住字迹的枯草,细审碑文。

  但是,他怕,他踌躇畏缩着,久久不敢探视,停顿半刻,终于下定了决心,急速而轻妙地近掌平削,未带出一丝儿风声,三座碑前半人多高的一片蔓草,便被齐削断“噗嗵”

  一声,跪倒在“李圣坤、孔维云夫妇之墓”前,失声号啕大哭起来。

  这一阵哭,哭得天地变,星月无光,足足有一个时辰,仍未停止。

  那栖息枝头的鸟儿与小猱,心似不忍,双双落在少年身畔,小猱急得抓耳搔腮“吱吱”叫,鸟儿竟口吐人言道:“玉儿哥呀,人死不能复生,哭有何益?你今武功大成,理该想法报仇,只是哭啼,效法妇人懦子,又有何用!”

  这鸟侃侃人言,不但字正腔圆,清脆好听,毫无鸟语的钩碟之处,更难得是句句成理。

  听得少年书生,幡然而悟。止住悲声,对墓碑依次跪拜,发誓道:“爹妈,赵伯父与各位大哥,泉下有知,保佑不孝孩儿,寻找琳姐、瑛妹,找出他人讨还血债,重建此谷,否则,孩儿誓不为人!”

  誓罢起身,游目四眺,俊目闪现凛芒,煞气毕现,威猛吓人,刹那间,哀伤又上心头,凛芒复为泪水所掩,呆立多时,反身信步行去。

  一会儿,来到小溪之畔,在一方青石板上坐下,反手取下包袱,放置一旁,呆呆凝视着水,默默出神。

  这时,天色已近五更,天色反较前更黑暗,但少年幼时曾服多种灵药界果,视黑暗亦如白昼。

  他环视岸边稀疏的枯竹与溪中的水,历历入目,不令他想起那充甜蜜愉快的童年——在这片深谷中消磨的童年。

  恍惚间,在他的脑海中,被岁月洪卷去的往事,重新聚拢过来,在溪中,他似乎又看到他的美好愉快的过去。

  但瞬息间,一切似都被无情的漩涡卷去,像五年前卷走他自己一样。

  而另一种可怕的现象,呈现眼底,他的亲爱的父母、家人与赵家伯父,被人残杀,他看不清行凶者的面目。

  因为他并未目睹此事,但这足够他痛心的了,他不愿去想,他毫无意义地在面前挥动手掌,将这一幕惨景驱开。

  于是,他面前又浮现了两个相同的身影,那是他的琳姐姐、瑛妹妹,是他的一对未过门的未婚室。

  那是一对孪生姐妹,曾与他同榻而眠,同桌而食,同室读书,同时练功,与他自孩提进代一直在一起消磨了十一二个年头。

  他与她们,有着非时所能磨灭的真挚感情,从青梅竹马的天真时代培养起来的感情,经过五年别离的考验,更加坚定‮实真‬。

  他渴望看见她们。

  但是,他初困境归来,接他的,却不是父母的抚爱、询问,也不是亲切的

  虽然在五年前,他已从那白鸟八哥“雪儿”口中,得知梗概,但目睹这一片凄凉景,断砖残垣,仍不伤悲逾恒。

  他只坐在那里,面上闪现着忧伤的表情,脑海中汇集了太多的问题,那灿烂的童年欢乐,那慈祥的父母抚育,那恩爱游伴情侣,那奇异的学艺生涯,甚至仇人的面目姓名,统统纠结在一起,形成了一块千斤巨石,伏在他的心上,使他觉得窒息,觉得这世界的残酷无情。

  他渴望报仇,他渴望发

  于是,他打开包裹,出一支蓝色晶玉长萧,幽暗中,立时显出光亮,原来那萧长有二尺,上面浮雕着一条苍龙,六只飞凤。

  龙凤眼中,嵌着十四颗宝石,闪泛着蓝、赤、橙、青、紫、黑六光华,龙口之前,也嵌着一颗巨形大珠,放出一团银光,照彻了一丈方圆的地面;笼罩着少年身上,更煞似天上金童一般。

  那少年,将萧凑近边,随心所地吹奏出一缕清馨的声音,一时间,像是瀑瀑的水,呜咽地低诉出无尽的哀愁,凄凉又婉转,显示着他自己正沉浸在无边的忧郁之中。

  倏然,他似乎忆起欢乐的童年,萧声也跟着变成无尽的欢乐短音,但那都是昙花一现,瞬即变为杀伐之声,如万马奔腾,若万鼓齐鸣,像有千军万马浴血奋战,声响高彻入云。

  空中似有鹤唳,八哥“雪儿”清鸣一声,鼓翅飞起,快似一缕银光,那少年虽有所觉,却无心理会,萧音一变,复化低沉哀悲之声。

  半响,天已微明,光自枯枝中透下,撒落在溪水上,闪泛出万点金星,使他回复了意识。

  他猛然停住,对着奔腾的溪水,喃喃自语:“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你要报什么仇呀?我…”

  一阵清脆柔细的语声,起自身后,起初,他以为那是“雪儿”说的,但瞬即又辨明其非。

  他急促地转过身去,对那人的轻灵轻功,感到十分的骇异,而更令他骇异的是他身后那人。

  那敢情是位姑娘。

  那姑娘年仅双十,生长得冰骨玉肌,明照人,剪水双眸,可异者竟呈蓝色,神光湛湛,在他面上一扫,忽地住口,而上陡现出两个晕梨涡。

  那姑娘端的美极,眉目之间,呈现一股秀逸之气,着一身蓝色轻装,给人弱不胜衣之感。

  少年似乎想不到,会在此地突然出现此等绝少女,心中也正一怔,随即起身一揖道:

  “姐姐尊姓?何故到此?可否见示小弟?”

  那姑娘莲步轻移,晃眼间便达少年身畔“啊”了一声,倩笑着道:“瞧你小嘴多甜,却怎的不答人家的话呢?小弟弟,你叫什么?”

  那姑娘仪态万方,语音柔美悦耳,使人听了不忍抗违,尤其是这时,两人几乎挨身站立。

  那清逸脱俗的容光,那沁人醉的幽香,令他有些儿神魂飘,目光一触,骤觉一阵心跳,不自主地低头避开,退后一步道:“小弟李玉琪,世居此谷,因事离开多年,今归来,不料已家破人亡,双亲等人不知为何人所害,姐姐到此何事?盼能见告为幸?”

  姑娘侧身坐在那李玉琪原先所坐的青石板上,嫣然一笑,伸出纤纤玉手,轻拍身侧道:

  “来,你坐在这儿,待我告诉你好吗?”

  李玉琪涉世未深,由于身世特殊,心中根本未存礼教之妨,这时虽觉得姑娘对她有点儿过份亲切,却并不十分惊奇,因而他毫不迟疑地坐下。

  姑娘妙目一转,说道:“我姓蓝名玉琼,随师铁面道婆,居于琼州五指山顶,今奉师命至长白山神医公孙先生处,讨还一物,途经此岭,被萧声引来,听你一人在此喃喃自语,一时好奇动问,你不会怪我多事吧?”

  李玉琪虽还不曾步入江湖,早年却听父母说过,铁面道婆远在一甲子前,便已威震江湖,只因为人冷癖,嫉恶太甚,功力高绝,练就玄门先天罡气功夫,生平未遇敌手,出手又从不留活口,故得“铁面道婆”尊号,与方壶神尼、大觉禅师,并称武林三仙。

  三十年前相继隐踪,江湖中人传三人已仙去,不料铁面道婆至今仍健在,并且有了传人,心中好生惊讶,闻言一揖道:“唔,原来姐姐竟是那铁面道婆的徒儿,失敬,失敬,怪不得你的轻功如此的高绝呢!”

  姑娘咯咯一笑,伸手抓住李玉琪左臂,道:“哟,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却这等酸法,我的功夫虽好,怎能及得你呢?快别客气了,来,坐下来告诉姐姐,你师父是谁?仇人是谁?姐姐虽然无能,却愿助你一臂之力!”

  李玉琪惨然一笑道:“小弟先谢谢姐姐的关怀,我不会特异高深的武学,除幼时家父教了一些浅武功之外,并无传艺师父,这叫我从何说起呢?”

  这一来,该是那姑娘惊异了,心想:“听他的声音,已然是功参化境,怎能说没有师父呢?”

  她因而撇道:“你这话谁信,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好姐姐,我怎敢骗你呢?你若不幸,我详细地说给你听好吗?”

  那姑娘回嗔作喜,一双蓝眸,闪出一抹喜悦的光辉,玉掌轻舒,握住他的双手,婉声道:“好弟弟,你快告诉我呀,我只有一个时辰,便要起程呢!”

  李玉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自己身世缓缓说出。

  原来,那李玉琪确无师父。

  其父李圣坤,母孔维云,均是鲁省有名的大侠,当年与赵世逸、孔淑云夫妇,并肩行道,获得鲁南四侠尊号,早年,李圣坤、赵世逸两人生好武,一同拜在泰山奇叟孔儒慕门下习艺。

  那泰山奇叟孔儒慕,为华北有名隐侠,世居泰山,生有两女,长女淑云,次女维云,与赵世逸、李圣坤年龄相若,深得父亲钟爱,孔儒慕将一身绝学倾授两徒两女,这师兄妹四人,朝夕相处,花前月下,自然生出感情。

  学成以后,在孔儒慕的主持下,结成夫妇,一同下山行道,不数年间,名声大震,四人之间,夫妇朋友之情更笃。

  四人中年以后,孔儒慕逝世,偶游千佛后山,发现这一片深谷,地势隐秘,风景佳美,便相偕在此建室隐居,一住数年,孔氏姐妹竟双双怀孕。

  古代男女婚姻多秉承父母之命而成,更盛行指腹为婚,不等女儿出世,便代为订下终身大事。

  这孔氏姐妹,自小到老,感情至佳,当然也愿意儿女辈们亲上加亲,互相结缡,故亦相约所生如非同,将来长大,即令结为夫妇。

  十个月后,孔氏姐妹一同生产,果然天从人愿,李夫人一举得男,赵夫人一举双雌。

  都生得冰雪可爱,粉妆玉琢,两姐妹决议,两女将来同嫁一男,以便承担两家香烟。

  两女名玉琳、玉瑛,生得一模一样,相差不过两个时辰,很难分出谁大谁小,幸有一痣,玉琳生于右耳之后,玉瑛却在左耳,才可识别。

  一男取名李玉琪,生辰不先不后,恰在两女之间。

  赵夫人孔淑云,年龄较大,多年未曾生育,而今一举得双雌,‮体身‬大受影响,产后又未加意调理,不久得病死去。

  赵世逸夫妇情深,自然哀痛不己,对二女心存厌恶,居不数月,竟而不别出走,将一双未两个月的女儿,留了下来。

  李夫人孔维云,本来就喜爱这一双女儿,如今赵夫人一死,赵世逸一走,留下二女,她自然非得照看不可。

  心中虽不免悲伤,却也正中下怀,喜悠悠,终为孩子操劳。

  只是李夫人,一人哺育三儿,初时确感困难,所幸李圣坤心疼爱,千方百计捕来三头麋鹿,每挤取鲜,以补不足。

  又在山中,采取了许多药草,熬成药汤,为三娃儿每洗涤‮子身‬,助之凝练筋骨髓气。

  果然此法甚妙,不数年间,三人皆已经长得身强体健,英俊秀慧,比常童高大出许多。

  才只三岁灵智便开,活像四五岁小孩一般,懂事听话。

  李圣坤,孔维云夫二人,自是心喜,倾全力培植三小,以期能成为将来武林中三朵奇葩。

  故而,三岁时开始教授初步坐功,调息练气凝神的内家诀要,一年以后,教授文事。

  六岁时内功薄具根基,便开始教授掌法拳术,轻功剑术暗器等,循序渐近,细心教导,严加督促,夫二人可说是费尽心机。

  这时,赵世逸在外倦游归来,一见两女一婿,这等灵慧可人,秉赋绝佳,厌恶之心顿时消失。

  因之也不再出走,与李圣坤夫二人,一同传授三人武学。

  李玉琪与玉瑛姐妹,一般的聪好学,天资高绝,无论文事,诗词歌赋,吹弹拉唱,武学内功,剑术掌法,都是一学即会,一点便通,又肯下苦功练习,故而至三人十二岁时,已然尽得真传。

  文事、武学俱具相当火候,除历练内功力,尚须培养外,其他方面,已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了。

  在这一晃十二年间,三人同室同而居,同堂学艺,同桌读书,真可说真梅竹马,寸步不离。

  三人也怪,似乎从小便知恩爱,虽然朝夕相处,却从不曾发生过争吵的事,李玉琪个性本来坚毅刚强,为人厚道,守正不阿,择善固执,却因受玉琳、玉瑛姐妹影响,外表温顺,了无一丝暴‮辣火‬脾气。

  玉琳虽然比两人只大一两个时辰,却自小以长姐自居,日常照顾着二人的衣食起居,活像个大姐姐一样,为李夫人分担了不少琐事。

  玉瑛子较娇,喜欢撒娇淘气,任谁不怕,独不敢违背“玉哥哥”玉琪,只要玉琪一说,她便百依百顺。

  玉琪、玉琳对这位可爱的“小妹妹”却也是百般爱护,不忍委屈她,这一来倒像是玉瑛真比两人小了许多似的。

  此时,三人从父母口中,得知三人还有一层夫关系。

  小心眼里,虽不了解夫之义何在,私下却更是亲爱异常,终里行影相偕,好得若似里调油无以复加。

  这年夏天,三人虽然仅只十二岁,长得却像是十三四岁的幼童一般,尤其是玉琳、玉瑛,女孩子发育教早,‮体身‬已然发生变化。

  李圣坤见了,与夫人孔维云商量,将三人分开,分房居住,以免三人少不更事,产生意外,耽误修为功力。

  孔维云自无异议,因而决定,让李玉琪一人,移居外间书房。

  这一着,本无不可,无奈三人情重,自小同居惯了,骤然分房,虽不能表示抗议,实非心愿,故而生出许多事来。

  这中午,李玉琪初次搬入书房,心中烦燥不堪,偏偏天气炎热,房内闷热得像火炉子一般,看皇历,正是五月己己时。

  他一人独处一房,尚是首次,心中无聊至极,一生气跑到屋前那条小溪岸边,在树荫下闲坐一刻,目触溪中,有一钓舟,一时童心大发,也未深思便自跳入舟中,解缆向下游划去。

  不多时,竟不用划,两岸树木便纷纷向后倒退。

  李玉琪正在得意,瞬间钓舟己进一处转弯处撞入暗漩涡之中,在溪中一个劲地打起转来。

  原来,那条溪,甚是怪异,鲁中四侠初迁入时,不明就理,见那小溪宽有二丈,横贯全谷,两岸翠竹垂扬,山花碧草,俱甚繁茂,风景幽雅自然,一时豪骤发,建此钓舟,预备暇时泛游之用。

  及至造好一试,发现溪中暗湍急,舟不易,水性奇寒,人如跌下,便有冻僵没顶之成。

  再至上下两游一看,溪水出于谷左山壁之间,蜿蜒全谷,又复没入谷底另一山壁。

  出入两口,似在水面之下,外观不易发现,因此舟虽造好,多年以来并未取用,对三个孩子虽未细说,却声音止入水用舟。

  那李玉琪不明所以,一时触发童心,竟自解缆泛舟,顺<双结连环套> WwW.YiMuXS.cOM 
上一章   双结连环套   下一章 ( → )
江湖怪胎镜花水月叱吒风云录少林英雄传龙虎山水寨鬼啊!师父神龙剑女赤胆红颜慾海神龙屠佛擒魔
义母小说网为您推荐好看的司马轩最新小说双结连环套,第一章苍穹六宝,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双结连环套司马轩免费阅读,义母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双结连环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